小说酒吧 > 异界之狙击之神 > 第七十章炮火宣告的到来

第七十章炮火宣告的到来


  科摩联邦的两个侦查兵镇定从容地接近了一营据点五百米左右的高地处,将一营暴露在外面的守卫和火力点完全记录下来。
  一个小时过去,连同战争堡垒在内的所有显处信息都在精确的地图上标注了下来。
  然后他们滑下小山坡,隐蔽身形,向第十二团驻地跑去。
  溥志专看着军事地图上精确到米的标注信息,泛起一丝狠戾的冷笑,他现在已经确认,二十台机甲在没有后背部队跟上保障的情况下,已经全军覆没。
  这对于第十二团绝对是个重创,对溥志专本人更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当初是他力排众议让机甲营深入敌腹,争夺军事堡垒这一战略要塞。
  然而鹰三师的底气就在于此,哪怕我失去了机甲营,以他们的火力配备也自信能够将这些人吃下,何况溥志专已经做好了长期战役的准备,物资支援从新科摩联邦(原阿鲁巴联邦)源源不断地提供着支持。
  眼前的叛军,溥志专立志要将他们的消灭干净。
  他对通讯员说:“给我通知炮兵营,十分钟后,给他们来一阵天降惊喜!”
  第十二团有24门300mm的火箭炮和12门155mm的榴弹炮,而炮弹消耗问题从来不在鹰三师的考虑范围内。
  他们的师长有一句话很出名:“我只关心目标有没有倒下!”
  而此时三连的一个排长皱着眉头问道:“江航,熊辉这两个人还没有回来吗?”
  一个士兵回答道:“没有,他们可能今天走得远了一些,连长要求向东北方向侦查五十千米。”
  洛尘忽然听到天空有一阵不平常的轰鸣声,然后他的瞳孔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炮弹黑影。
  “全体注意!”洛尘惊惧吼道。
  轰轰轰轰!
  一排排火箭炮和榴弹炮呼啸着向营地轰炸开来。
  只是一个瞬间,一营的营地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一营单薄的防空炮台在一个照面便被敌方精确摧毁,剩下的便是肆无忌惮的狂轰滥炸。
  一枚榴弹刚好落在洛尘身旁,他迅速卧倒,然而其他战士并没有他那么灵敏的反应速度,被四射开来的弹片炸得倒下一大片。
  纵然如此,洛尘也被炸弹掀起的气浪震得飞出一米左右的距离。
  他猛地站起来,声嘶力竭地喊着:“所有人进入防空工事!”
  胡莱还趴在地上,洛尘一脚将他踹起来,拉着他飞奔进入了一营的地下防空洞,沙石不断乱飞,地面的震动从来没有停过,洛尘带着胡莱一下冲进了防空洞的入口,此后陆陆续续有人狂冲进来。
  防空洞被震得不断颤抖,爆炸声一直响彻耳际
  洛尘数了一下,防空洞里面目前仅有五十多人,而三个连队一共三百人左右,大部分人还在外面。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一连的人数,孙明义,胡莱,尹禹,杨勇……
  二连三连的连长都在,营长和营参呢?
  洛尘面色难看地喊道:“营长在哪儿?”
  喊声在外面持续不停的猛烈爆炸声中显得微弱无比,军事炮弹每一声炸响都仿若天雷,洛尘再次确认营长不在。
  冯纬听了脸色一变,“糟糕,营长还在楼里!”
  他环顾四周就要往外冲,孙明义和胡莱一把拉住他,吼道:“你疯啦!这么密集的炮火连他么机甲都要喝上一壶!”
  洛尘看着一连一大半人都不在这儿,心里也不好受,对面突然轰炸,一定是有备而来,己方的哨兵绝对被干掉了,他怒吼一声说:“今天哪个连负责侦查的,敌人都他妈轰上家了才知道!”
  三连连长姜广面色铁青,江航和熊辉已经凶多吉少了,今天的责任绝对要算到他们三连的头上,他看着不断有伤员进入防空洞,眼睛通红。
  这边的动静立刻被通报到军事堡垒,军事堡垒中的三个团长立即下达指令:“快速定位对方炮营地点,轨道炮准备,同时己方炮兵营狠狠地打回去!”
  只经过半分钟的密集轰炸,军事堡垒外三个营的驻地已经被彻底夷为平地,对方在这次轰炸中展现出了半分钟至少200枚榴弹和50枚火箭弹的火力。
  然而这死亡三十秒已经将3个营的驻地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
  军事堡垒的那边准备了整整一分钟的轨道炮发出一道耀眼的白色光线,横跨天际而来,第十二团的炮兵营虽然早就撤离了原来的位置,但仍旧被轨道炮的惊天威力给狠狠刺激了一下。
  麦积山脉的一处山梁上出现了一个前后中空的大洞,花岗岩在一瞬间被极高温融成了液体又在空气中缓缓冷却,导致外表光滑无比。
  溥志专欣赏着轨道炮的完美杀伤力,说道:“这是我们的轨道炮!”然后他下达命令说:“所有人注意,我们已经向对方通报了我们第十二团的到来。平叛战役,正式打响!”
  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缓冲,洛尘等人才敢从防空洞里面出来,只见周围地面一片焦黑,弹坑无比密集,导致地面就像狂风吹皱的湖泊。
  房屋完全化为了细碎沙石,血肉混杂在其中,形成一个驳杂而妖艳的颜色。
  仔细看去还能看到各处的残肢断腿,然而已经模糊焦黑,分辨不出来谁和谁。
  第一次看到这种炼狱场景的沈涛目光呆滞地往地上一坐,一个排就自己一个人跑到了防空洞,剩下十九人连同班长在内全部牺牲了。他的耳边仍然有着炸弹的轰鸣声,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即使是那些老兵也沉默不语,只是默默收集着在战火中融化或焦卷的铭牌。
  冯纬疯狂地到原连长指挥室的废墟上扒拉着,然而除了碎屑还是碎屑,夹杂着钢筋混凝土,嘴中怒吼道:“班长!班长!”
  他是一营营长一手带出来的兵,从新兵开始,一营的营长就是冯纬的班长,冯纬原本是要调到星空级战舰上服役的,就是为了能继续跟营长并肩作战才强烈要求要留在东南战区。
  他手指头已经挖出了红色,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四层楼高的建筑被轰得堆叠在一起,他的班长被深深埋在地下。
  姜广则是坐在一处残垣上,双手抱着头,这些人,全死了。今天是他们连负责侦查工作,江航和熊辉都是跟着他一路走来的战士,而江航今年才二十岁,熊辉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他又能责怪什么呢,除了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他什么都做不了。
  洛尘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四周,心头非常压抑。
  像今天这样的场景,洛尘也极少见到,最后一次是在亚马逊丛林那场暗无天日的轰炸中。没时间伤痛,现在说不定自己仍然在敌军的视野之中,他强行压下心中的悲伤和愤怒,沉声说道:“所有幸存者立即前往军事堡垒汇合!”
  一些人跟着他行动了,还有一些人只是我行我素地呆坐在地上。
  洛尘见状怒吼道:“看什么看,这就是战争,你他娘在这儿等着被别人炸成肉泥吗?我们能做的,只有继续战斗,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直到最后一滴血流尽,全他妈给我起来!”
  洛尘用力在地上一跺,一个肉眼可见的震荡波从地面处传开,战将全力一击终于将那些坐在地上的士兵震得回过神来,有的人抹了一把眼泪,拍拍屁股列队在洛尘的面前。
  洛尘喝道:“跑步前进!有行动能力的人照顾好伤员!”
  一队人马离开仍然燃烧着战火的废墟,快速跑向军事堡垒。
  军事堡垒的大门轰隆打开,站着袁文和三位团长沉默迎接。
  军事堡垒的大门轰隆关闭,外面是自由联邦战士们的埋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