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修仙称帝 > 第14章:巷中对峙

第14章:巷中对峙


  钱军也不跟对方废话,摆摆手,身后两名炼体三重左右的武者一左一右走了出列。
  “把他拿下,别伤了性命。”
  钱孙担心道:“大人,这个小子脑子好了之后,功夫变强不少,要不要多派几个人?”
  他上次被元穹好一顿猛揍,到现在都还有恢复伤势,一看到元穹,尤其是被对方那锐利的眼神一盯,就心惊不已。
  “哈哈哈!”
  旁边的一众家丁捧腹大笑,钱军不屑地看着钱孙道:“你好歹是武堂前五十的学员,怎会说出这么懦弱的话。
  那小子能有多少本事,就算恢复了神智,又能如何。”
  钱军继续道:“我身边这些兄弟都是常年经过严格操练的武者,在同等级中都是佼佼者。
  我记得元志远这儿子去年还是炼体一重,派两个炼体三重的武者抓他已经是给他面子了。
  倒是你,还有你另外两个兄弟,拿着府上的修炼资源,整天带着少爷去些烟花柳巷,不思进取。
  现在少爷出事,你们也有责任!”
  钱孙被骂得哑口无言,心中一阵窝火,好你个钱军,仗着有老太爷撑腰如此嚣张,等我以后掌权,定要你好看!
  他也不再提醒元穹修炼突破的事情,钱孙有种预感,那个元穹不可能那么简单束手就擒。
  事实上他的预感是对的,两个身穿“钱”字家丁服的武者,一人取出腰间黑铁锁链,一人冲向元穹。
  后者扑向对方,抬脚就要照着元穹脑袋踢去,想要一击打垮对方。
  元穹眼神一凝,气沉丹田,五指张开,使出虎技牢牢抓住对方的右脚,乘势踢在对方的左脚踝。
  钱氏这名武者惨叫一声倒地,左脚踝处凹陷下去几分,显然是踢断了骨头。
  元穹探出几步想要再补上几拳,那名拿着铁链的武者这时抛出黑色铁链缠住他的臂膀。
  元穹冷哼一声,区区炼体三重也想跟我比力气,纵使炼体四重也不敢在我面前角力!
  元穹很自信,这一路采灵草斗猛兽,他发现自己的力道远超自身炼体三重巅峰的修炼等级。
  那铁链武者憋红着脸拉拽,黑色铁链却纹丝不动,让他大骇。
  “过来吧你!”
  元穹猛然发力,那名武者被轻易拽到身边,一脚将其踹飞。
  元穹丢掉缠绕手臂的黑色铁链,朝远处树梢之上瞥了一眼。
  “姓名:苍南
  种族:人族
  战力:999
  状态:虚弱状态”
  随后他怡然不惧地望着钱军,沉声朗道:“难道你们钱府势大就能够为非作歹吗?
  这苍山乡好像不是你们钱氏的地盘吧,我辛辛苦苦带回偷袭狩猎队凶手的消息,你却无缘无故带人拿我,是不是太嚣张了!
  我倒是我所谓,只是气不过你们钱氏这种目中无人的人的态度,苍山乡是帝国的,是苍山乡政府的,你今天能在这里无故抓人,怕是改日敢在乡长头上拉……”
  “好了!”一声长呵传来,远处树梢之上越下一个人影,纵身五六步便已经来到众人面前。
  钱军定眼一看,来人正是乡长苍南,炼体十重巅峰强者,比老太爷还要高上几分的强者。
  钱军抱拳道:“乡长你怎么来了?”
  苍南瞥了一眼元穹,板着脸道:“再不来,乡里的房子就要被你们给拆了。钱军,不知道乡里民房附近禁止私斗吗!”
  “是我一时鲁莽,只是我家少爷莫名被杀,生前只有和元志远家那小子有过矛盾,这才想找他稳问问。”钱军指向对面的元穹。
  元穹一脸惊讶道:“死了?你刚刚还说钱奏只是失踪……
  哦~原来你是怀疑我杀的!”
  钱军冷哼道:“难道不是吗!就凭你现在身手,杀我家少爷也并非难事。
  你定是引我家少爷入天启大森林,再将其杀害抛尸!
  乡长,前几日你说过,定要给我家少爷讨回一个公道。不能因为元志远救了救援队,而姑息杀人犯啊!”
  猜的八九不离十,不过没证据又能奈我何!
  元穹怒道:“你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的?谁看见了吗?
  乡长,钱府太不把帝国律法当回事了,当街私自抓人,还诬陷无辜之人!你要给我做主啊!”
  苍南站在二人中间,看两人都情绪激动,不似作假,负手而立道:“此时先暂且阁下,先处理狩猎队遇袭……”
  “乡长!”钱军打断道:“我家老太爷最近可是很伤心,钱奏是他最疼爱的孙儿,现在不明不白死了,怕不好和他交代……”
  嘣!
  钱军整个人顿时被一股气浪震飞,撞在土石墙上,墙壁承受不了重击轰然倒塌,掀起一股尘烟。
  “军哥!”
  “乡长,你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吗!”
  “此事我们定会禀告老太爷!”
  ……
  其余的钱府家丁们顿时炸毛,纷纷声讨苍南,甚至还有一两个脾气暴躁的捋起袖子就要动手,却被身边的同伴拉住。
  元穹偷偷扫描了倒在土墙碎石中的钱军。
  “姓名:钱军
  种族:人族
  战力:855
  状态:90%”
  不愧是苍山乡第一人,一出手便将钱府的总教头打伤。
  苍南冷哼一声:“你们钱氏这几日在乡里搅风搅雨,惹得乡民们怨声载道。
  若不是看在你们家也死了亲人,将心比心,早将你们这些乌合之众通通抓进牢里!
  现在还敢拿钱老头的鸡毛当令箭!不知天高地厚!”
  说完他转身又对元穹道:“元家小子,我不想知道你这几日都干了什么,我只想要你回答我,你是不是知道偷袭狩猎队的凶手是谁?”
  苍南眼神凌厉地盯着元穹,元穹倒也并因此紧张,即使面对魔化后的左善人,都毫无畏惧,更何况一个炼体十重的强者。
  元穹不卑不亢,将左善人的事情一并告知,只是隐瞒自己是通过系统发现魔族的。
  “我一路跟踪那个魔族,岂料被对方发现,遭到追杀……”
  “控制如此多的野兽,那魔族修为定然不低,就算受到秘法反噬,你怎么可能逃脱得了!”
  钱军擦掉嘴角的血迹,起身插嘴道,他不敢对苍南不敬,毕竟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苍南瞥了一眼钱军,点头道:“元穹,你现在修为虽然突飞猛进,已然达到炼体四重,也不可能是实力堪比炼体十重的魔族对手。我劝你最好不要耍花招骗我!”
  元穹从怀中掏出风小小赠给他的大还丹,交给苍南。
  一旁的钱孙戏谑道:“他不会是想当重贿赂乡长吧!大还丹虽然珍贵……”
  嘣!
  话未说完,钱孙整个人便震飞出去,撞在土石墙上,昏死过去。
  钱军厌恶瞥了一眼被苍南打飞的钱孙,并未放在心上,其他家丁也都未说什么。
  元穹继续道:“这是浩然宗那位出手相救的仙子送给我的丹药,我也是因此捡回一条性命。”
  苍南眼前一亮,将药瓶仔细端详,在其底部刻有“浩然”二字。
  “错不了,这就是浩然宗的东西!当年有幸参观过一趟浩然宗,就是这个宗门标志!”苍南激动道:“元穹,这次你立下大功!老夫在此要谢谢你!”
  “乡长实在是太客气,我也只是侥幸罢了,一切都是那位浩然宗的仙子功劳。”元穹脑中不禁又想起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倩影。
  元穹看了看钱府众人,又道:“乡长你看我能回去了吗?”
  “不能让他走,他是杀我们少爷的嫌疑人!”钱军吼道,其余钱府家丁也都堵住巷子。
  苍南不怒自威,呵道:“你们有什么证据?无凭无据就要拿人,是真不把我这个乡长放在眼里了吗!
  你们家死了人又怎么样,我孙儿也死了!死在了魔族偷袭狩猎队中!”
  钱军瞳孔一缩:“乡长,你真要管定此事?”
  “钱军!你就是这般对乡长说话的吗!”钱军身后,一道浑厚的声音道
  钱军猛然回头:“元志远!”
  元志远不知何时过来了,他身上束有绷带,在和针狼群厮杀的时候,他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元穹哥哥!”在他的身后,李梅怯怯地探出头,冲着元穹挥了挥手。
  “李梅!父亲!”元穹心中温暖,这应该算是时隔十三年再一次和父亲相见。
  望着脸色略有苍白的父亲,心中一阵酸楚。
  元志远看着元穹,又惊又喜,回到乡里,听说儿子的失神之症已经痊愈,他一开始还是不信的。
  现在见到本人这才不得不信,元志远对着元穹点了点头:“儿子,放心,有父亲在,他们绝不敢拿你们怎么样!”
  钱军冷哼道:“自不量力,就凭你现在的残废样子也想拦我!”
  “手下败将还敢猖狂,忘了三个月前是怎么败的吗!”元志远不怒自威。
  钱军眼神闪过一丝凶狠,这戳到了他心里的痛处,握拳就要动手。
  “想打架可以,到武堂的武道台去打!你看这都把墙打塌了,钱军,等会到我那交10两银子维修费。”苍南沉声道。
  钱军一脸黑线,明明是你动的手,拼什么要我赔钱!这袒护也太过了吧!
  “苍老头,现在你都管到我钱氏的头上了!”又来了一人,只见他飞檐走壁地奔来,穿梭在各个房顶之间,最后稳稳立在土墙之上。
  元志远和苍南看着来人眉头一紧,钱府众人却惊喜不已。
  “钱老太爷!”一众钱府家丁跪地道。
  “老太爷!”钱军抱拳行礼道。
  元穹静静地看着对方,又用系统扫描众人,局势开始变得复杂。
  “姓名:钱深
  种族:人族
  战力:985”
  ……
  “姓名:元志远
  种族:人族
  战力:868
  状态:45%”
  ……
  钱深点点头,一眼扫过众人,最后停在元穹身上。。
  “你便是元穹?”钱深眼露寒光。
  元穹怡然不惧,凝然对视道:“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