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 第404章 刺杀进行时 上

第404章 刺杀进行时 上


      “两位大人如此清闲啊!”
  
      刘卫民微笑上前,也不客气,直接端起酒壶为自己倒酒,大大饮了口酒水,还没等他吐酒气呢,余丛升就笑了起来。
  
      “刚刚听说你小子入宫救驾了?”
  
      刘卫民放下酒盏,笑道:“为了些许小事,算不得救驾这么夸张,反倒是两位大人,辽东去不了,可家人还在辽东啊,就没想过将他们接回北京城?”
  
      余广虽是刘卫民曾经的千户,如今却是大大的不同,人也不敢随意开口,只是默默听着两人闲聊,但听了这话语,还是没忍住。
  
      “驸马认为沈阳、辽阳守不住吗?”
  
      刘卫民看向余丛升,轻轻一叹。
  
      “指挥使大人都将家小迁到了广宁,千户大人以为沈阳、辽阳还可以守得住?”
  
      余广低头沉默不语,余丛升也是轻声叹息,他们余家世代居住在辽阳,那里就是他们的根,若有可能,谁也不愿意舍弃一切基业远走他乡。
  
      刘卫民轻声叹息,说道:“小将已经让人去了辽阳,小将自界凡城一战,所剩之卒也就数百,可三千将士还有不少家眷,他人也就罢了,战亡兄弟的家眷小将不能不管啊……”
  
      余丛升皱眉,沉默片刻,微微摇头。
  
      “重建那三个营可不是什么好的决定。”
  
      刘卫民苦笑一声,他当然知道余丛升话语所指,端起酒杯向两人微微示意,一口饮下,吐着酒水无奈叹息。
  
      “说实话……”
  
      “小将的三个营真的算不得什么精锐,小将最后被迫离开界凡城,很大的缘故也是因为小将已经很难掌控了他们。”
  
      “这……这怎么可能?
  
      ”余丛升、余广大惊,一脸不可思议看向刘卫民,却得到的只是无奈叹息。
  
      “这是真的……当然了,也不怪他们,都到了那一步,坚守界凡城也再没了任何意义。”
  
      “说说,怎么回事。”
  
      余丛升沉默片刻,还是问了出来。刘卫民只得将当时情形说了一遍。
  
      “城内已无粮食,小将以代善作要挟,本以为杨镐就算没有准备好、考虑清楚,要挟获得的粮食也还可以撑过三两月,杨镐老儿也该准备妥当了,就算爬也该爬到了地方,遗憾的是并没一人前去救援。”
  
      “数月的坚守,内无粮,外无援,建州贼又都走了个干干净净,城内军卒还能剩下什么?”
  
      “除了怀疑、不信任,还能存下什么?”
  
      刘卫民双手使劲搓着脸颊,深深吸了口气。
  
      “大人也知,一支打不垮的军队,最重要的就是那口气,没了那口气,军队也就废了,而那些人如今也只是些废人而已。”
  
      “废人是不能在此基础上重新建军的,就算大人不提醒,小将也绝不会这么做,小将只是有些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将士,他们的家眷小将也必须照顾,孩子小将养,老人小将给养老送终,小将……能让死了的兄弟戳咱的脊梁骨。”
  
      余丛升无奈叹息,沉默良久也只能默默点头,对辽东的未来也有了些担忧。
  
      “你觉得……广宁守不住?”
  
      “难!”
  
      “理由,说说你的理由。”
  
      “大人觉得此次朝廷遣派的两位大员如何?”
  
      “辽东经略使熊廷弼,辽东巡抚袁应泰?”
  
      “嗯。”
  
      “……”
  
      余丛升沉默良久,微微摇头,说道:“这两人都没怎么打过交道,还不得而知能力如何。”
  
      刘卫民微微摇头,叹息道:“且不言两人能力如何,此次都是大败的结局,十万精锐的丧失就已经决定了结果,原本还都是穿着破烂衣物的建贼,如今不仅仅有了火炮,更是战马衣甲不缺,怎么着都是失败。”
  
      “如此情况下,朝廷还在内斗不断,小将只希望不要败得太惨。”
  
      余丛升点了点头,在刘卫民跟他说过萨尔浒会大败后,他就已经断定沈阳、辽阳是守不住了,辽阳距离后方太远,就算想要支持也难,一旦敌军围困,辽阳就很难坚守,余丛升知道这些,所以才会将家人转移到了广宁,可他还是有些没弄明白。
  
      “小子,沈阳、辽阳军卒不足,最后丢失也无可避免,只是这与朝廷又有多大关系?”
  
      “大人……您老怎么还弄没明白啊?”
  
      “杨镐是不是五党之人?”
  
      “是。”
  
      “杨镐是不是兵败被陛下关入了死牢?”
  
      “……是。”
  
      刘卫民双手一摊,说道:“这就是了,杨镐兵败,这就意味着五党兵败,若是十年前,陛下尚未病重如此之时,纵然五党兵败,此次无论是辽东经略使,还是辽地巡抚,所用之人依然还是五党之人。”
  
      “同为一个阵营之人,就算再如何,朝廷上占据绝对优势的五党都会强迫他们步伐一致,无论主守也好,主攻也罢,情况都不会太糟。”
  
      “怕就怕步调不一致,相互扯后退,在辽东,如今情形本就是我军势弱,再加上两个人相互扯后腿,大人,您老自己说说,能有丁点赢的希望吗?”
  
      刘卫民掰着手指,低头一一计算起来。
  
      “陛下病重,之前一直是五党压着东林党拳打脚踢,现在陛下不行了,眼看着太子就要登基了,若我是东林党,你是五党,此时此刻,五党兵败在前,陛下病危在后,你会如何选择?”
  
      余丛升算是听明白了,深深无奈叹息。
  
      “辽东两个督师……也只能与了你一个……”
  
      “至少……稳妥些。”
  
      刘卫民点头说道:“正是如此,虽然兵败的可能更大,但政治上是比较稳妥的,一者缓和与太子间以往的恩怨,不至于太子刚登基就拿五党开刀,二者……胜也好……败也罢,怎么着都是功过参半,了不起再打口水仗。”
  
      “五党已经败了一次,若全力争夺辽东两督师全是自己党系之人,再败,五党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失败的后果,所以……只有让出去一人,政治上才够稳妥,只是……辽东军事上会更加严峻。”
  
      刘卫民手指沾了点酒水,大致画了张辽东地图,点着地图。
  
      “大人尽管此时挺尴尬,但大人也应知晓,熊廷弼为辽东经略使,袁应泰为辽东巡抚,两人此时正打口水仗紧着呢,但是,无论怎么打口水仗,这个结果其实早就已经决定了下来。”
  
      “杨镐的失败,这就意味着五党绝对不能再冒天大风险主战,十万大明精锐丢了,辽东此时已经实质性处于弱势,大人不会以为朝廷上那些混蛋都是蠢货,都看不出这点端倪吧?”
  
      余丛升微微点头,神色也郑重了起来,他绝不会轻视眼前小子对战局的判断。
  
      刘卫民又说道:“现今局势已经表明,主攻的一方要承担更加严重的后果,陛下病重之时,东林党支持的太子即将登基时,在加上杨镐事前战败的事实,熊廷弼只能主守,只能老老实实留在山海关主内防之事。”
  
      “东林党又有不同,东林党被陛下压制的太久,被五党压的太久,太子即将登位,野心勃勃的东林党若想在朝堂上彻底站稳脚跟,彻底将五党驱除朝堂,他们只有全力以赴进攻,彻底击败建贼,所以袁应泰绝对是主攻的一方,主外的一方。”
  
      只听不言的余广突然问道:“驸马也是说了,此时辽东正值虚弱之时,势弱之时,难道东林党就看不到失败的后果吗?”
  
      刘卫民轻轻叹气一声,说道:“东林党当然也不是蠢货,他们不是看不到,他们只是心存侥幸,陛下病重,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频繁,如此情形,陛下能撑了多久?”
  
      “太子登基,支持太子的东林党,就算战败了,可那又如何?”
  
      “太子还能真的使劲打压东林党?”
  
      “太子会愿意让欺负他的五党掌握朝政?”
  
      “当然了,也还有向天下标榜自己些许原因。”
  
      余丛升一阵苦笑,正如那小子所言,到了那个时候,与今日五党杨镐兵败萨尔浒又有何区别?
  
      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太子会千方百计维护东林党吧?
  
      刘卫民心下叹息不止,这他娘地还真是军事是政治的延续,只不过,这里的政治不是大明与后金的政治,而是大明朝廷上自己的政治争斗。
  
      熊廷弼注定只能老老实实守在山海关,袁应泰也只能前去冲杀送死,两人此时在辽东正争吵的激烈着呢,可结果早就已经出来了,唯独他们谁都没在乎大明军卒的生死,没在乎大明百姓的存亡。
  
      “大人如何选择,小将不知道,此次沈阳辽阳一定会丢,努尔哈赤绝对会趁辽东虚弱之时重重一击。此时的辽东会很危险,小将不能让三千将士家眷身处如此绝境之地。”
  
      余丛升沉默许久……
  
      “既然如此,那就都调回北京城吧,留在辽东的确太过危险。”
  
      “不过……你小子告诉老子,建州贼会不会破了山海关?”
  
      刘卫民不由一笑,说道:“这个可以放心,至少暂时是不可能,没个一二十年是别想,而小子觉得……小子也不需要这么久。”
  
      盯着年轻的有些过分面孔,余丛升猛然抬手抓向酒壶,长长灌了口。
  
      “我余家,从此以你小子唯命是从,老子没太多要求,只要你小子帮我余家夺回辽阳城!”
  
      四目对视,刘卫民伸手抓向余丛升手中酒壶,同样狂饮不已。
  
      “大人安心家中修养,小将可以许诺,将来大人必为山东督师!必会杀回辽阳!”
  
      “什么?”
  
      余广大惊,整个人已经站了起来。
  
      “坐下!不许插嘴!”
  
      余丛升嘴里冷哼训斥,双手却猛然握紧。
  
      “为何?”
  
      刘卫民抬起酒壶,轻轻摇了摇,将仅剩丁点酒水一口饮尽,起身扔下。
  
      “还请大人见谅,小将也不能与大人透露太多,大人若信小将,只需在家中多加操练孩儿们。”
  
      刘卫民双手一抱,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