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 第410章 太平日子好啊~ 第二章

第410章 太平日子好啊~ 第二章


  愤怒暴吼让小丫头一愣,端起的茶水缓缓放下,抬头死死看着二楼紧闭的房门……
  “砰——”
  房门被跌跌撞撞周文撞开,门板的撞击让搀扶着的杨柳儿想要呼痛,却又死死咬住嘴唇,几名亲卫摇摇晃晃想要搀扶,却连同周文、杨柳儿一同摔倒在阁廊过道。
  “滚开……”
  “滚开——”
  “老子要杀了那谄媚小儿——”
  周云奋力推开想要搀扶他起身的杨柳儿,刚站起身的他再次摔倒在地。
  小丫头面无表情,默默抽出后背短枪,默默上了子弹,默默拉开扳机,默默去掉保险,冷漠抬头看了一眼乱成一团数人……
  脚步抬起,一脚踏在二楼楼梯……
  “妞妞!”
  二楼异状引起翠娘与妇人们注意,听到周文醉酒话语,又看到小丫头刘英儿抽出短枪,大惊失色,一把推开一群正低声窃语调笑女子,快步跑到小丫头面前张开双臂。
  “那人……那人喝……喝多了,算……算不得数,算不得数啊……”
  “走开!”
  “妞妞……”
  “走开——”
  小丫头一矮身从翠娘腋下穿过,等翠娘反应过来想要伸手去抓,刚伸出就愣愣看着小丫头“登登”一溜烟来到了二楼。
  “杀……老子要……要杀了狗贼……”
  ……
  “咯……”
  “娘地,还他娘地让不让人好好玩女……”
  小丫头三下两下来到二楼,暴戾的小脸让人恐怖,周文还在无意识嘟囔着“杀人”话语,出离愤怒的小丫头端着枪就要开火。
  就在这时……
  过道的房门突然打开,赵八赤裸着上身骂骂咧咧走出房门,或许小丫头也未曾料到他突然挡在周文面前,端着的枪口下意识偏离。
  “砰——”
  震耳欲聋爆炸声瞬间响彻整个邀月楼。
  “炮……炮击——”
  一名亲卫突然疯狂大叫钻进屋内……
  “哗哗……”
  小丫头在开火后,没有理会眼前人的反应,最快速度从背后拔出第二支短枪,她很听话,真的很听话,刘卫民告诉过她,当与人近距离对战的时候,不是开过枪后装填子弹,而是第一时间抽出第二支枪……
  当她抽出第二支火枪,迅速拉开扳机,迅速去掉保险,端着枪再次指向……
  小丫头一脸错愕低头,低头看着赤裸着上身赵八脚下水渍,看着他裤裆不住滴下淡黄色液体……
  死寂……
  看着墙壁拳头大的破洞,赵八双腿不住打颤,一脸呆滞转头看向一仅仅只是他胸口小丫头,看着她再次端着怪异火铳指着自己。
  “妈……妈呀……”
  赵八很想冲入房内躲藏,双腿却无论如何也不听使唤,整个人更是无力瘫在地上,嘴里无意识大吼大叫。
  “闭嘴!”
  赵八根本不受控制惊恐大叫,冷漠、无情、暴戾低声轻喝却死死扼住了他的喉咙。
  “滚!”
  赵八双手死死捂住张开着的大口,看着端着怪异火铳突然指向自己,无形的爆发让他连滚带爬钻入一旁房间。
  小丫头没有理会整个邀月楼惊恐混乱,更没注意到一群人的身影出现在一楼大门处,暴戾、残忍眼睛里只有躺在地上一脸错愕的周文。
  小脚移动,双手却不动如山。
  “再说一次,再说一次……你要杀谁?”
  剧烈爆炸声让周文头脑稍微清醒,无意识看向不远处墙壁上拳头大小孔洞,脑中有些奇怪,奇怪一个小小短铳怎么会有如此强大杀伤力……
  “说!”
  “你要杀谁!”
  小丫头再次踏出一步,紧握的小手就要扣动扳机。
  “小丫头,你会不会用……用火铳啊?”
  “没有火折子、火绳点火,你打的响吗?”
  周文摇摇晃晃扶着栏杆站起身来,他们江浙振威营就是玩火铳的祖宗,手里连火折子都没有,在如此距离用火铳指着他,在他眼里是如此可笑,如此短的距离,就算自己脚步不稳,那也绝对不是一个小姑娘可以抵挡的。
  可周文却忘了刚刚那一击是如何打响的,也或许是赵八突然的冒出,意外的挡在了周文他们面前,根本没看到小丫头是如何开的火。
  周文的话语让身边亲卫家将顿时恼怒了起来,纷纷起身就要上前抓住小丫头。
  “谁他娘地这么大胆啊——”
  就在小丫头狰狞准备开火时,一声暴吼突然在半空中炸响。
  熟悉的声音让小丫头微微扣动扳机的小手一顿,不由转头看向楼下。
  不是刘卫民是谁?
  已经与余总兵谈妥,今日就算是开工了,如此庞大的工程自然需要精密的人员安排,刘卫民先决定修建城内瓮城,围着辽阳城转了一圈后,决定在城南三里处开挖泥土,根据他的探查,在此处开挖会将辽阳城外护城河多余水流引导到城南外低洼处,就算将来不能耕种麦子,栽种些水稻还是可以的,泥土制造的土坯方砖可以通过水道直接运送到城里使用。
  一部分制造土坯方砖,一部分人拉运树木。土坯方砖制造容易,只要在泥土中加入枯草搅拌匀了晒干即可,拉运树木却有些困难,需要的人员更多,为了加快进度,三千人分成数十个小队,这一忙就忙了一个大上午,众多将领提议找个像样的酒楼饮一杯,算是庆祝了一下好了,而辽阳城最好的酒楼也只有余丛升名下的邀月楼了。
  一群人本来只想着热热闹闹喝酒,没想到还没踏入邀月楼就被一声爆炸巨响镇住。
  刘卫民本想抱着双臂看戏,看看小丫头能否解决此等之事,尽管他还不知道发生了情况,可看到是前几日见到的周都司,心下大致也猜到点原委来。
  见周文一脸不在意,见蠢蠢欲动的一干亲卫家将欲要动手,见小丫头就要扣动扳机杀人,刘卫民也只能开口阻止。
  见是刘卫民,小丫头松开了扳机,但双手纹丝不动持着火枪指着周文。
  老鸨早就吓傻了瘫软在楼梯口,在发生变故时,她很想上楼阻拦劝解,火药炸响的那一刻,整个人也瘫软如泥,刘卫民以及一干军将根本没理会瘫软在地的老鸨。
  “噔噔……”
  一阵登楼脚步声传遍整个邀月楼,马云鹏在越过翠娘时微微瞪了她一眼。
  刘卫民上了二楼,来到小丫头背后,伸手握住正指着周文的枪支,小丫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了手,低头默默站在他的身后。
  “真是的,你一小丫头又不是江湖大侠,记住了,你是兵,可不是无脑的大侠,你背后可是站着数千兄弟呢,别无脑的想要一个人解决了所有事情。”
  刘卫民随意检查着枪支弹药,嘴里说道:“前几日在余总兵那里见到了周都司,小弟自信还算礼貌先行抱拳行礼来着,远无仇、近无怨,都司大人怎么会与我军一小女娃起了争执?”
  “他要杀小旗大人!”小丫头指着周文怒哼。
  “哦?周都司……”
  ……
  “刘老三——”
  “你这混蛋!老子要杀了你——”
  “杀……呃……”
  就在刘卫民刚想开口询问周文,一旁房屋里传来撕心裂肺暴吼。
  赵八听到是刘卫民声音,知道了是他的手下差点没把他轰死了,再也无法抑制的暴怒冲昏了头脑,还未等他再次暴吼冲到刘卫民眼前,黑洞洞的枪口瞬间抵在了他的额头。
  刘卫民甚至连偏头去看抖如筛糠的赵八都无,眼睛只是看着周文,轻笑道:“都司大人要杀小将?”
  “远无仇、近无怨的,为何啊?”
  不听这话语,周文还不暴怒,一听这话语,亲卫孙三只觉后背猛然一震,等他反应过来,都司大人已经站在了身前,指着刘卫民鼻子暴吼。
  “为何?”
  “你一该死的小旗,你问老子为何?”
  “那一万两本是老子的——”
  刘卫民一巴掌拍掉指着自己的手臂,轻笑道:“老子从小就不喜别人指着老子的鼻子大吼大叫,还有啊……”
  “都司大人是不是弄错了啊,那一万两是余总兵自己的私财,可不是朝廷押送前来的军饷,是余总兵预付给兄弟们的粮饷和工钱,可不是你周都司的私人财物。”
  “无耻……无耻谄媚小儿,无耻至极!”
  听着耳边愤怒暴吼,刘卫民突然很想一枪崩了眼前无脑蠢货,可有些事情又不能在人前述说,胸中郁闷憋火很想让他动手打人。
  抵在赵八额头的黑洞移开,刘卫民拿着火枪在周文面前晃了晃,轻笑道:“刚才老子在楼下时,怎么听着什么没火折子,没有火绳,什么不能响,是吧?”
  “老子手里没火折子吧?”
  “也没火绳吧?”
  双手摊开,向所有人展示双手的确没有火折子、火绳。
  “兄弟们,都司大人说,没火折子,没火绳,火铳不能响啊……”
  刘卫山、刘卫海、邢烈、马云鹏……一干将领不由一阵苦笑。
  刘卫民回头向身后一干兄弟展颜一笑,笑的是如此春光灿烂……
  “砰——”
  谁也没想到,就在刘卫民咧嘴一笑时,手臂骤然抬起,一道尺余火光在周文耳边肆意喷吐着炽烈,巨大的冲击波将一旁的杨柳儿重重撞在横栏上。
  刘卫民收起火枪,随意吹了吹枪口缓缓冒出的烟气,身子微微向前倾斜,盯着周文的脸更是无尽讥讽。
  “响了没?”
  “有火折子没?”
  “有火绳没?”
  “小丫头……杀不杀得你?”
  手指每一次轻点着吓傻了的周文,嘴里的讥讽愈发重上一分。
  刘卫民身体挺直,转身看向赵八,脸上哪里还有丁点讥讽之意,向赵八拱手笑道:“百户大人大量,想来也不会与一小丫头的冒失怪罪,今日算是小将的不是,有时间小将定会亲自给百户大人赔个不是。”
  刘卫民再次向赵八拱手,又狠狠瞪了一眼小丫头。
  “早就跟你说过,不许用枪对着人,就是不听,若是伤了百户大人,百户大人一家老小,你一小丫头养活啊?”
  “还不给百户大人鞠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