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重生九八:逆天国民女神 > 第14章 鉴定风波

第14章 鉴定风波


  “师傅啊,就这三个破玩意儿,你不会真以为能出个古董吧?”文化城的鉴定交易大厅里,瞎子打着哈欠说道。
  这里是由政府出资成立,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若鉴定为假货不收取任何费用,真品的话,才收少许的鉴定费。
  所以,大厅里挤满了碰运气的人,沐夏排了二十多分钟,前面依旧是人头攒动。
  至今为止,一个鉴定出真品的都没有。
  至于沐夏,她当然不是为了鉴定,这枚扳指到底是真是假,她心中已经肯定了。
  她的目的,是为了把东西卖掉变现!
  “下一个。”
  终于到了沐夏,避免引起怀疑,她把三个物件一起放到了台子上。
  那鉴定师一看她的年纪和穿着,表情就有些不耐烦,随手拿起鼻烟壶来用布擦净,试了试手感,便放到一旁去。
  “假的。”语气不怎么好,又拿起了指甲套。
  “假的。”一样的流程,语气更差了。
  到了那枚扳指,鉴定师连擦都没擦,拿起来做了个样子便放下。
  “还是假的,下一个!”把三样东西往前一推,鉴定师出声喊道。
  只是他的动作,却被一只小手拦住了。
  “劳烦再看看。”沐夏站在原地没动,伸手阻隔了他前推的手。
  “再看也是假的!什么穷酸也指望能鉴定出古董了!让开让开!”那鉴定师不耐烦地斥道,眼里满是嫌弃和鄙夷,见多了这种人,以为多鉴定个几次,假的还能变成真的了?
  “如果有真的呢?”沐夏皱眉道。
  “哪来的什么如果,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要是真的我把这台子给吞咯!快让开!下一个!”
  后面的客人想推开沐夏上前,但一对上她冷冽的杏眼,立刻不敢动了。明明是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怎么感觉跟见了自己领导一样?
  沐夏冷笑着看向鉴定师:“把你们负责人叫来。”
  原本她还不动气,毕竟坐上这么一天,换了谁心情都好不了。
  但这鉴定师一再的口出恶言,她却不准备体谅了。
  “叫什么叫,你以为自己是……哦,好。”鉴定师张狂地语气,忽然一变,乖乖坐下打了内线电话,仿佛提线木偶一样,竟把刚才的事原原本本在电话里说了一遍。
  沐夏后面的客人眼珠子都快瞪掉了,这鉴定师要早这么好的态度,哪还有这事儿啊?!
  这不神经病么!
  瞎子更是汗毛倒竖,看看乖乖坐着等负责人来的鉴定师,再看看脸色忽然变得苍白的沐夏,缩了缩脖子,没敢吱声。
  乖乖,他不会是碰见了个真大师吧?
  沐夏闭上眼睛,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忽然旁边传来一道刺耳的女声。
  “沐夏?!你怎么在这?!”程一菲不高兴地瞪着她,又转头朝旁边一个高个儿男生哼了一声。
  “刘新,你不说她爸爸下岗了吗,怎么有钱来逛文化城啊!”
  “我……我就是说着玩的。”被点了名的刘新有些尴尬,挠挠头朝沐夏道。
  沐夏知道这个刘新,班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妈妈也在糕点厂上班。
  谈不上坏,但嘴碎的很,爱传话爱吹牛。
  沐夏没搭理他,转头朝后面的贺川点了点头,他依旧的黑色鸭舌帽,一身长到小腿的黑色羽绒服,酷帅酷帅的劲儿。
  “沐夏,我代刘新给你道个歉。”贺川说道,下巴朝另外几个男生一扬:“都是学校篮球队的,出来聚个会,没想到这么巧。”
  “有什么好道歉的,她爸下岗了还不让人说啊!”程一菲一听立刻急了,跑过来挎着贺川的胳膊:“贺川,你别理她,穷酸就是穷酸,还跑到文化城来,以为自己能买得起古董呢!”
  贺川往旁边一让,冷淡道:“程一菲,我和你不熟。”
  沐夏差点儿笑出声来。
  这情况明显就是神女有意,襄王无心啊。
  只是这个襄王同学也太狠了点儿,一点面子没给神女留。
  程一菲的脸一下子僵了,一阵红一阵白的,一转脸看见沐夏笑盈盈的模样,顿时又羞又恼:“你得意什么,不要脸的穷酸货,还不是整天倒贴我哥!你那套欲擒故纵的把戏我哥都看出来了!”
  骂完,一下子红了眼睛:“贺川!敢拒绝我,你给我等着!”
  推开上前安慰的刘新等人,程一菲怒冲冲跑走了。
  沐夏这次是真的笑出了声。
  欲擒故纵?程家这对兄妹别是脑子有毛病!
  “贺川,怎么把人给气跑了啊!那可是程大校花,主动让我们制造机会出来玩的。你……哎,你小心点儿吧,她家有权有势的……”刘新担心地说道。
  贺川无所谓地耸耸肩,没说什么。
  刘新叹口气:“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也回去吧,这边没什么好玩的。”
  贺川点头,又问沐夏:“你走吗,可以一起坐车回去。”
  “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回吧。”沐夏笑着婉拒,看见一个戴眼镜的老人和一个斯文的中年人一起从楼梯上下来,直奔自己这边来。
  “你好,小姑娘,敝姓齐,是中心的负责人。”中年男人走到近前,自我介绍。
  他和身边的老人长的有些像,看样子是父子。
  沐夏和他握了手,又对老人点点头:“相信事情的经过在电话里已经说清楚了。”
  齐姓中年人诧异地看着沐夏,几乎要以为正和他打交道的是一个成年人。这样的气度让他不敢轻视,立刻道了歉,又厉声责问向柜台后的鉴定师:“小刘,你如果不想干了,就趁早说,哪来的给我回哪去!”
  “领导?”那鉴定师仿佛大梦初醒一般,震惊地望着中年人,再看向满头花白的那位老人后,表情更似山崩地裂:“齐老?!”
  他记得刚才是怎么打的电话,却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打电话。
  更不明白,齐老怎么会跟着领导一起下来了?
  这位,可是鉴定行业里,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
  “齐先生,我希望有其他的鉴定师再给我鉴定一次。”沐夏说道,从鉴定师如丧考妣的表情,大概猜到这位齐老的身份应该不低。
  但是高是低她无所谓,有人解决问题就行。
  “这是当然。”齐姓负责人应道,正要从其他柜台点一位鉴定师来,他身边的齐老先一步笑了。
  “老头子给你鉴定。”
  “爸?这怎么行!您的眼睛……”
  “无妨,手痒咯。”齐老摆摆手,走到了鉴定台后。
  鉴定师魂不守舍地让出座位,齐老摘下眼镜,又从胸前口袋里取出另一副眼镜戴上,面对沐夏那三件看起来就很假的小物件,擦拭的动作依旧仔细虔诚。
  柜台后的许多鉴定师不自觉挺直了腰板儿,眼神不住往齐老这边飘。
  这样的异状引起了一些客人的注意,纷纷好奇地围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