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深海入侵 > 第九十九章 四级元液

第九十九章 四级元液


  磷铁街。
  “累死了。”走在称不上平整的街道上,娄潇潇握着拳头锤打着自己的肩膀。
  张欣妍轻笑道:“不就拖了几个房间的地,这就累了。你啊,这样还说要跟亚飞哥去从军。”
  娄潇潇听到朱亚飞的名字,眼睛就亮起来,叫道:“那怎么一样,从军可是为了打海灵族,可比打扫卫生有趣多了。”
  张欣妍捏了捏她的脸颊说:“就你还要去打海灵族,怕是去了直接让那些鱼魔一口吃了。”
  娄潇潇拿开张欣妍的手,不以为意地说:“怕什么,亚飞哥会保护我的。”
  边说边走,转眼就到家了。
  娄潇潇咦了声,就在家门口不远处,一辆白色的轿车停了下来。
  娄潇潇兴奋道:“你看那,欣妍姐。好漂亮的车子,我要能上去坐坐就好了。”
  张欣妍微笑道:“走吧,咱们还得回家做饭呢。汪淼哥和亚飞哥估计快回来了,你得帮我洗菜。”
  娄潇潇不乐意道:“咱们白天要去曲家干活,晚上还得回来做饭给他们吃,累死得了。”
  张欣妍摇摇头道:“我们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啊,你看汪淼哥买了这房子,咱们才有地方住。亚飞哥要赚钱养家,也是很辛苦的,难道让他们回来还做饭不成?再说了,他们做的饭,你会吃吗?”
  娄潇潇想想道:“也是,他们哪里会做饭,还是欣妍姐烧的菜好吃。”
  这时,那辆轿车的车门打开,有人钻了下来。夕阳下,他用手挡了挡阳光,正是汪淼。
  娄潇潇顿时叫了起来:“欣妍姐,那不是汪淼吗?他怎么从车里出来,那是刘家的汽车?”
  张欣妍刚想开口叫唤,却见汽车里钻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上穿着做工考究,用料上乘的衣物。夕阳下,她如同一个高贵的公主般,让人不敢直视。张欣妍顿时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拉起娄潇潇低头朝门里走。
  娄潇潇不满道:“欣妍姐,你慢点,那么急干什么。”
  张欣妍眼只闪过几分慌乱,小声道:“汪淼哥回来了,咱们得快点做饭才行。”
  娄潇潇嘀咕道:“回来就回来呗,急什么,让他先等一等,又饿不死他!”
  轿车旁边,刘逸雪看了不远处的院子一眼:“这就是你住的地方?”
  汪淼颌首:“刚搬过来,里面比较乱,就不请小姐进去坐了。”
  刘逸雪笑了笑,不以为意道:“无妨,今天下午你的表现很好。呐,这是咱们说好的,五百金币你数下。”
  她丢给汪淼一个做工精细,上面还绣着金色稻穗图案的钱袋。
  汪淼接住,淡然道:“不用了,多谢小姐。”
  刘逸雪摇头:“这是你应得的,快点回去洗澡,呆会我再叫人来接你。爸已经在龙凤楼设宴,庆祝你下午大捷!”
  汪淼答应了声,转身便走。
  刘逸雪钻回汽车里,冷淡道:“走吧,回去。”
  她又朝窗外看了眼,正好看见汪淼钻进家门,刘逸雪哼了声道:“小小年纪,性格就这么阴沉,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汪淼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下午打败谢威后,徐亦风遵守承诺,要奖赏他一千金币。不过汪淼要求换成药剂,于是便得到了一瓶四级元液。元液这种药剂,可以帮助武者加快修炼速度,特别是四级以上的元液,效果更加理想。
  汪淼已经开始修炼繁星篇,不过繁星篇里中宫四象的境界,中宫虽已奠定,东方苍龙的天象却迟迟未曾建好。如今有这瓶元液在手,汪淼便有希望在短时间内完成苍龙天象。届时星力大增之外,还能够使用降星秘术,那便又多了一张王牌。
  换好衣服,汪淼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院子,正好撞上了张欣妍。
  张欣妍抹了下额头汗珠,她刚从厨房里出来,小脸让灶炉的火烤得红通通的。
  看见汪淼,她连忙道:“快可以吃饭了。”
  汪淼摇摇头,说:“晚上刘家设宴,我不回来吃饭了。你们吃吧。”
  他将换下来的软甲拿到工房里,看他走进工房,张欣妍眼神黯然。
  工房里,小胖子林昆还抱着汪淼给他的书在啃着。汪淼把软甲交给他道:“上面缺了一块,你看看找些合适的材料,帮我补上吧。”
  林昆拿过来一看,抬头笑道:“小事,汪淼哥,交给我。保管你明天就可以穿上!”
  汪淼拍拍他的肩膀,去里间拿出一根红暴君的甲刺,放到机床上说:“明天给你个活干,把它给我打磨成合适的长度,我要做一把剑用用。”
  林昆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放大镜,绕着甲刺打转道:“汪淼哥,这好东西啊。看上去不像铜,也不像铁。你看它的材质这么紧密,你从哪里弄到的?”
  汪淼道:“这你就别管了,我先走了。”
  走出家门的时候,汪淼便看到一辆马车早停在巷口。他走了过去,车夫便替他拉开了侧门,堆笑道:“汪爷,您请。”
  汪淼脸色有些古怪,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叫爷。想起以前在黑水台,他跟朱亚飞两人都是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何曾像现在这般,出行有马车代步,还有人管你叫爷,这日子是大不一样了。
  他点点头,坐上了马车,任由马车载着他朝内岛方向而去。
  抵达龙凤酒楼时已经是晚上,夜幕降临,内岛城区华灯闪亮。
  汪淼走进酒楼,来到刘家设宴的包间。推开门,包间曲逸春、顾正堂以及唐士杰父子早就到了。另外,还有三个人,则是粮行的大小掌柜,以及帐房先生。
  看到汪淼进来,曲逸春朝旁边的座位指了指,示意汪淼入座。
  汪淼入座后,曲逸春才道:“各位,知不知道今晚东家请咱们吃饭,是为了什么事啊?”
  顾正堂摇头道:“我想不出来,估计是有要紧的事宣布吧?”
  汪淼这才知道,原来刘百江还没跟他们说今晚设宴的目的,想来他们都不知道,下午在徐府的护卫比斗。
  这时房门再开,刘百江领着刘逸雪来了,众人连忙起身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