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易经之释龙指归 > 第八十七章:包大仙施法镇太婆 费不同错失断石刀 1

第八十七章:包大仙施法镇太婆 费不同错失断石刀 1

第八十七章:包大仙施法镇太婆
  
  费不同错失断石刀
  
  书接上回。
  
  话说余雄躲在马车里,假装被一睡十日散所迷住,还发出响亮的鼾声。余雄这故意的行动骗过了三位姑娘,甚至也骗过了莫乱叫包几斗他们几个。坐在马车里,余雄得以窥探到这帮洛阳来客的秘密,也把心里很多疑惑打开了。
  
  一夜奔波,到了荒村地界。村外山坡上响起野狗带着哭音的长啸。余雄心里咯噔一下,狗哭戴孝。意味着这里将会有人死去。就在余雄心里惴惴不安的时候,前方的村口出现了一位拄着拐杖的漫步行走的瞎眼太婆,在他们后面的村口也出现了七位拄着拐杖的瞎眼太婆。
  
  事情变得诡异起来,莫乱叫吩咐大伙进入旁边的一户屋内,没想到那座屋子顿时大火熊熊,逼得他们退出来。费不同拔地而起,穿越屋脊查看,却发现这村里所有的房屋都被一种黑油倾倒过一遍。这种黑油遇火即燃,看来这里的所有屋子都不能进去。
  
  前有一位太婆,后有七位太婆。她们手中的拐杖拄地的声音十分有节奏地传到每位的耳朵里。坐在马车里的荷花、杜鹃、芙蓉三位姑娘都瞪着即将靠近的太婆,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的恐惧。
  
  莫乱叫吩咐大家闯过去,但怎么努力,前面的太婆始终在马头前面,不管你往左走还是右走,这太婆始终在你眼前。蒋文明和游礼貌趋步上前,两人在太婆身边左右一站,各自抓着太婆的左右两条胳膊,想把太婆抬起来扔到路边。
  
  太婆双臂被抓住,脸色却不变。原本一双瞎眼睛这个时候却精光四射,射出一道光芒罩着莫乱叫。莫乱叫大喊道:“不可以鲁莽。”但莫乱叫喊声已晚,只见蒋文明和游礼貌身体瞬间被抛在空中,他们的四只手还紧紧地抓住太婆的胳膊。只是这个时候,他们想脱手已然不可能了。
  
  蒋文明和游礼貌在半空中突然旋转起来,犹如旋转的风车再也停不下来。更让余雄看得目瞪口呆的是蒋文明和游礼貌这个时候的身材变化极快,先前的还是瘦弱的体型,现在越来越变得蓬松巨大了。就像被放进密封容器里的米粒,在高温加热的过程中不断膨胀起来,眼看就要爆炸开来。
  
  原本眯缝着眼睛的余雄不敢再看,闭上眼睛等着蒋文明和游礼貌粉身碎骨,四散开来。耳听荷花姑娘说道:“两位妹妹都闭了眼,这两位叔叔恐怕命已不保了。”说话间,只听莫乱叫说道:“太婆手下留情!”
  
  余雄诧异,微微睁开眼睛。莫乱叫已跳下马背,走到太婆身边,拱手施礼。这太婆依然举着蒋文明和游礼貌在半空中,只是旋转的速度慢下来。太婆诧异地看着莫乱叫,说道:“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姓莫,别号莫不穷”莫乱叫很有礼貌地说道:“太婆手中这两位乃在下两位兄弟,还请太婆手下留情。”太婆说道:“可以,只要把马车里的那位小哥交给我们,顺便把费先生背上布袋也给我们,我们就放你们走,不然的话,我们这些老太婆反正都活腻歪了,手中多几个亡魂也没什么不妥的。”
  
  “这?”莫乱叫迟疑起来。
  
  太婆说道:“我们耐心有限,你们卑鄙到使用一睡十日散,我们原本不想跟你们讲什么江湖道义的,答应与否痛快一点,拖拖拉拉的还是不是男人!”莫乱叫看着眼前的太婆,又转头看着后面跟上来的七位太婆,知道若不答应,这村口是过不去了。只是这样一来,包大仙向皇上请功的东西没有了,这赶往洛阳还有什么意义?
  
  最重要的事若是让包大仙知道了,自己焉有命在?莫乱叫犹豫不决,费不同上前厉声说道:“你这老太婆不要欺人太甚,我且向你领教领教。”这费不同心存侥幸,以为这太婆双手擎着蒋文明和游礼貌有空子可钻,这样的便宜不占还等何时?也不顾莫乱叫此时忧虑,一上来就施展辣手的摧金断玉道法。
  
  只见费不同左掌朝天,右掌朝地,两厢交叉。费不同嘴里朝着朝上的左掌喷出一口浊气。这浊气遇掌即燃,很快在左掌上燃起熊熊火焰。余雄看得惊呆了,不知道费不同手掌疼痛与否,诧异间。就见费不同右掌反切上来,这道熊熊燃烧的大火突然一变,成为一道锋利的火刀。
  
  太婆眼见费不同施展火刀道法。知道这人道法还有点,心中一凛。这个时候,若放弃手中擎着的两个人还有救,若不放弃,这火刀有可能刺穿身体。想到这里,太婆脸色变得狰狞可怖起来。
  
  费不同极为得意,眼见太婆脸现恐怖神色,也不怠慢。这把火刀火候已到位,就等着费不同朝着太婆胸膛上刺过去。费不同掌风浓烈,驱使火刀快速地刺过去。太婆要想自保,必须扔掉擎着的蒋文明和游礼貌。
  
  此刻,蒋文明和游礼貌已然膨胀到犹如两个大大皮球,甚至都能够看到皮球内部的构造了。他们身上的服饰早已崩裂开来,纷纷往地上掉落。费不同火刀刺过去,太婆必然放手,蒋文明和游礼貌也就救了下来。
  
  后面跟上来的七位太婆也已经不再假装瞎眼太婆了,而是速度极快奔过来。她们也已经看到了这位太婆的危险处境,急忙赶上来搭救。只是在她们赶上来的刹那间,费不同的火刀已经刺了出去,短短的距离,也许就是阴阳两隔。
  
  余雄突然瞪大眼睛,看着费不同手中的火刀,来不及细想此时自己的处境,急忙站起来,蹬蹬的跳下马车朝着费不同跑过去,嘴里大声地喊道:“费先生手下留情,这火刀万万不可刺过去。”
  
  费不同火刀已然刺到太婆胸前,被余雄这么一吼,脸色突然大变。原本这火刀刺入敌人胸膛就要讲究快速、准确、狠辣。也才致敌人于死地,也才解自己于危难之际。没想到余雄突然从马车里跳下来大吼大叫的,费不同心里惊恐,而且感到不可以思议的是这余雄不是服用一睡十日散还在沉睡吗?怎么可能跳下马车还跑着过来。费不同这一惊吓,手中的火刀已然慢了一点点。
  
  道家高手,在斗法的时候,成败往往就在刹那间。太婆擎着蒋文明和游礼貌,将地下浑厚的力量吸附在身上,这才把两人高高地擎着,犹如风车似的转动起来。费不同施展火刀道法,太婆初始不知道他的用意,等到明白过来时已然晚了,火刀已成型,在快准狠的费不同手中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