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逆天大武宗 > 第二十三章 庄主的大寿

第二十三章 庄主的大寿


  洛凡尘面带忧色,刘仁昨天夜里还跟自己喝酒来着,转眼便成了死囚,真是命运弄人。
  “刘师弟,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杀害卢有才的人,是本庄的直系弟子。卢有才临死的时候,留下了那人身上的黄色线头...”
  蔚天点点头,对洛凡尘又添了不少好感:
  “卢兄在临死之前,说出那人姓马,我就知道,杀他的人,就是马兆德父子...马兆德品性自不用多说,在演武场上输给了卢有才已经是奇耻大辱,而我又拒绝了他的招揽,不找上我二人头上才怪。只是可惜了卢兄弟,没听我的话,如果早一点离开这里,就不会...”
  蔚天说道此处,叹了口气。卢有才毕竟和自己相处多日,早就成了兄弟,如今阴阳两隔,难免悲伤。
  而洛凡尘除了对卢有才的死可惜之外,更是觉得对不住“刘仁”。本来证据确凿,“刘仁”本可即刻释放,但碍于凶手的身份,他十有八九是要被暗中处理掉了。
  “刘兄,是我御神山庄对不住你...”
  蔚天从洛凡尘的眼中看出了些什么,笑着说:
  “少庄主不必多说,这件事自始至终跟你都没半点干系。我料想不错得话,即使有了证据,庄主还是不能把那马氏父子怎么样的,对吧?”
  洛凡尘一愣,对蔚天多了一丝钦佩,虽然身处死牢之中,但对整件事还是了解得很透彻。
  “刘师弟,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就实话说吧...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是直系弟子杀了卢有才,不过,包括我爹在内,没有人敢再去追究此事。二当家这些年来,在庄里积攒了不少权势,除了直系,还有一大批弟子甘于驱使,杀了马兆德,就等于是对他宣战,到时候,御神山庄未等敌人出招,自己就先败了...”
  蔚天神色一紧,“庄主不该将自己的权力分化,二当家如今野心昭彰,恐怕有变...”
  “我爹怎能不知他的野心?但如今木已成舟,只能先稳住对方,再求其他...这事也怪我,平日里不关心庄内事务,才让他们有机可乘...”洛凡尘恨恨地说道。
  “少庄主不必自责,以少庄主的剑法,不闯荡江湖,是有些浪费了...”
  洛凡尘听到此言,恍惚间仿佛是另外一个人在对自己说话,吃了一惊。
  “刘师弟说话的语气,好像一个人...”
  “哦?是么?是谁...”蔚天努力保持着镇定,不让洛凡尘看出端倪来。
  “算了,你们两个长得不一样,肤色又差得远,是凡尘唐突了...”洛凡尘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古怪念头,“刘师弟,我洛凡尘不会让你有任何闪失的,一定会救你出去,你可要坚持住...”
  “多谢少庄主了,不过,你还是多顾及一下庄内的事情,下月初八...”
  蔚天眼中带着些庄重,洛凡尘会意,轻轻点头。
  “我爹下定了主意要金盆洗手,二当家如果要造次,也要看看场合的...”
  看着洛凡尘眼中现出的自信,蔚天总觉得有些担忧。这个少庄主跟自己很投机,他可不想这人跟卢有才一样的下场。
  “刘师弟,凡尘告辞了,你可要保重自己...”
  “好...”
  洛凡尘朝“刘仁”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蔚天目送着洛凡尘走远,缓缓闭上了眼睛,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养精蓄锐,恢复伤势。
  *************
  十日后,六月初八,是庄主六十大寿的日子,整个御神山庄里洋溢着欢快的氛围,早早准备好了一切。
  山门大开,迎接各路贵客。
  各地戏班涌入山庄,准备为期十天的大戏。
  豫州有名的门派,几乎都来祝寿,一是为了给足“鹰王”面子,二是为了见证新任庄主的诞生。
  而此时最忙碌的人,莫过于大管家了,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忙碌了半个月。
  “快快快...你们这些杂役,都没吃饱饭是么?”
  大管家亲自上阵,安排宴会的会场。整个会场能容纳三百多人同时进食,而且会场正中安排戏台,到时候会有很多拜寿的大戏上演。
  不少杂役弟子忙得不可开交,这可以算是他们在御神山庄最忙碌的日子了。
  庄主房间内,洛封披上了大红的披风,整个人精神抖擞,竟然年轻了许多。
  今天,他就要金盆洗手,将自己的位子传于唯一的“儿子”:洛凡尘。
  对他来说,了却这一桩心事之后,就可以安心的渡过自己人生最后的岁月了。
  人过六十,还未突破武圣级别,基本就不可能了,对习武者而言,就等于宣告自己的顶峰马上就要过去。
  在这个时间点上,金盆洗手,是最佳的选择。将整个御神山庄全盘交给洛凡尘,也是自己的执念。
  “父亲,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孩儿给您祝寿...”
  洛凡尘恭敬地跪了下来,给自己的父亲祝寿。
  洛封欣慰不已,赶紧扶起洛凡尘,上下打量一番,竟是越看越满意:
  “尘儿,今日不仅仅是我洛封的大日子,同时也是你的大日子,御神山庄以后就要靠你了...”
  洛凡尘眉头轻轻一皱,不过随后马上舒展开来:
  “爹,我一定...一定不负重托...”
  洛封得意地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重重点头:
  “本来我想留下刘仁和卢有才这两个身手不错的弟子为你保驾,但如今卢有才身死,刘仁入死牢,还是出乎父亲的意料啊...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暗示马雄志,放刘仁一马,趁我大寿的日子,顺便将死牢的人全部赦免,你看怎么样?”
  洛凡尘心头一喜,禁不住眼睛一亮:
  “父亲的话可当真?”
  “为父一向是一言九鼎,岂有不作数的道理?这样,你即刻传我庄主之令,去死牢接出刘仁,让他下山去罢...”
  洛封说着,将手中的令牌交到了洛凡尘手中。
  “多谢庄主!”
  洛凡尘拿过令牌,急急地转身去了。
  “唉...尘儿,你做事还是太凭心情,以后要多加磨炼才是...”
  洛封暗暗摇头,迈出了房门。
  “庄主,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各路英雄豪杰都已经入场,就差您了...”
  屋子外,大管家已经等候多时了。
  “办得好,随我去会场吧...”
  “是,庄主...”。
  洛封大步向前,两队一等弟子紧紧尾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