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战帝行 > 第085章 戳穿阴谋

第085章 戳穿阴谋


  这位不速之客,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还没有等他诡计得逞,却被人扣住了脉门。
  在电光火石间被人制住了,这一点大出他的意料。
  李俊用的是灵凤身法,所以这位不速之客在骤然间是防不胜防,让一个战之意七段的人制住了。
  对一个战之意七段者,根本就没有重视,疏于防范,本来以为自己是五星战者,出手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结果因为轻敌在阴沟里翻船,这才是始料不及的事情。
  灵凤身法,还是李俊在凤栖山秘境,经过灵凤八卦阵后,他在石像群中来回穿梭时,幡然醒悟。
  他把先后的动作连贯起来,就发现了这种玄妙的身法,因为是凤栖山秘境所得,李俊就取名“灵凤身法”。
  所以瞬间李俊用灵凤身法就制住了对方。
  不速之客并不是泛泛之辈,相反实力还是不错的,但徒然间就失手被制住了,这一点是他没有想到的,虽然是自己不小心脉门被人锁住,但内心并不是很恐惧、害怕。
  只不过是自己没有防备,一不小心,这才着道的,再说他自己又没有做什么,有什么好害怕的,这会,他反而让自己平静下来,让他自己变得坦然起来。
  此人,不愧是个狡猾之辈,在瞬间卸去自己的功力,全身显得很平静,就和常人无异。
  在就在扣住对方的命脉之时,李俊已经察觉到,此人的实力至少在五星战者左右,现在刻意隐瞒,反而有点欲盖弥彰。
  “李公子,用不着吓唬我,我老老实实的一介良民,还害怕去什么官府?”来人很坦然道。
  “你是良民?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你身上有一股血腥味。”李俊冷笑道。
  “我,山里打猎的猎户,有血腥气不是很正常的吗?”来人压根就没有这当回事。
  “你身上的血腥味,不是动物的血腥气,是人的血腥气。”李俊的魄力感知度早就闻出此人的不对劲。
  闻言,来人稍微停顿了一会,然后解释道:“我兄弟被在山上打猎,不小心让野兽给咬了,我帮忙抬他,可能是粘了他的血吧?”
  “既然你抬他,你前面的衣服,肯定有血迹,可你的衣服上并没有血迹呀?”李俊反问。
  “就是身上有血迹,我才另换了一件衣服。”来客振振有词,一看就知道是位很有心机之人。
  “你都急着来请医生,还有时间去换衣服?说来鬼都不信。”李俊当场就戳穿对方的谎言。
  “就是要请神医,所以才要换件干净的衣服,以免唐突神医,让人觉得草率。”来人还在狡辩。
  “说起唐突,那就更奇怪了,既然你是急急忙忙来请神医,情况危急,为什么还要在外面静静地等着?而不是慌慌张张进来,急急忙忙闯进去,有这个时间等,不怕耽误了伤者的病情……”李俊一针见血指出对方的漏洞。
  “怕……惊扰了古大师。”来人有点惊慌,但还是急智道。
  “如果是急忙赶路,人和马都应该出汗,有灰尘,谁像你这么干净?”
  “还是怕……唐突了神医。”闻言,来人额头开始渗出汗来。
  “你我见过面吗?”李俊继续问道。
  “李公子,本人是第一次有幸见到你。”来客回道,并没有第一次见面的惊喜。
  “既然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你看到我走来?在抬头的一瞬间,眼神为什么兴奋?”李俊早就发现问题。
  “看到神医,来了,怎么会不兴奋?受伤之人有救了。”来客勉强笑了笑。
  “问题是兴奋中又有一股煞气。”李俊毫不客气道。
  “不会吧,你肯定是吓唬我的,我这么善良,怎么会有煞气?”来客心中一惊,但嘴上还在敷衍。
  “天又不冷戴毡帽,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面目。”李俊冷不丁的问道。
  “我有什么好掩盖的?”来客就像被人踩到尾巴一样差点崩了起来,停顿了一小会儿,然后解释道:“戴毡帽是习惯了。”
  “一个山中的猎户,常年在外跑,皮肤怎么还没有晒黑?你是不是想说你们那里山高林密?”李俊突然又问道,东一枪西一棒,就是要打乱对方的阵脚。
  “对,山高林密……不,我不经常打猎。”来人刚想说山高林密马上又改口。
  来人不知道李俊究竟有什么用意?回答起来很被动。
  “不经常打猎,就知道是野兽咬伤的?这么晚还敢独自一人驾马车?谁信呀?”李蓝儿在旁边插话,都有点鄙视此人,漏洞这么多。
  “咳咳,这路…都习惯。”来人干笑道,额头的汗越来越多。
  “你说你是车夫?”李俊问道。
  “是……”来人应了声。
  “对马的态度不好,这不是一般赶马车夫作为?”李俊冷冷道。
  “……”来人无话可说。
  “一个急救之人,哪有不知道人参的功效?”李俊继续谈论。
  “我知道呀,我们山里也有人参……”来人试图解释一下。
  “那你说怎么鉴别人参的好坏?”
  “……”
  “受伤者是打猎的?”
  “是的。”
  “这么晚,还有打猎?是不是太好笑了?”李俊冷笑道。
  “是下午被咬伤的?”来人连忙解释道。
  “下午咬伤,现在才来求医,那人的血岂不是要流光?”蓝儿快人快语道。
  “……”
  “如果是山里的,就应该把病人送出来,而不是大老远来请医生去山里看病,这完全是浪费时间,对受伤者是很危险的。”李俊指出这基本有悖常理的地方。
  “……”
  来人不再解释什么,干脆闭上嘴,越说越被动,自己露出的马脚很多。
  “算了,你不要再解释什么了,你解释得越多漏洞越多,撒了一个谎,后面就得用十个谎言去弥补,去圆谎。”李俊打断对方的思路。
  “……”
  “一个五星战者,在哪里都可以混口饭做,没必要还窝在山里吧?”李俊冷冷道。
  “五星战者,李公子,你是在说我吗?怎么会呢?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山里人。”来人试图掩饰自己的实力。
  “你以为隐藏自己的实力我就不知道了,在我扣住你脉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实力。”李俊轻笑道。
  毕竟和五星战者交过手,并且还大大地戏耍了对方一顿,差点让对方暴走!对这种实力还是很熟悉的,同为五星战者,但功法还是有区别的。
  “……”对方干脆不做声,看来是自己轻敌了。
  都没有想到自己五星战者的实力,竟然输在战之意七段的小子手里,情以何堪?
  “你身上的漏洞,就像筛子一样。”李俊揶揄道。
  “小弟,发生什么事情了?”
  穆铁军赶来,人未到,声音就传来。
  “穆大哥,在这里,抓住一个不开眼的五星战者。”李俊喊了一声。
  他手上的力道,并没有松懈,毕竟对方是一位五星战者,不能大意。
  看到穆铁军来了,李俊顺手施展‘行炁’的法术,定身术,把对方定住。
  “哈哈,什么人这么不开眼?敢在小弟面前装神弄鬼。”穆铁军觉得好笑。
  “就是这个人!”李俊指了指装扮马车夫的这人。
  然后李俊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穆铁军听了都吃惊不小,乖乖呀!这么严密的推理、这么敏锐的观察、这么睿智的头脑……哪里像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分明就是一个老江湖。
  “说吧,老老实实把你的目的交代一下,不然我就带到州府大堂,用刑讯。”穆铁军逼问道。
  “穆头,我真的没有什么目的,就是到了州府大堂,我也是这样说。”来人还是嘴硬,死不认账。
  “你叫什么名字?”穆铁军问道。
  “阿三!”
  “阿三?”李俊轻轻念叨了一句。
  对方没有明显的反应,少许,才回答:“嗯,对,就是阿三。”
  “很明显,你在说谎,你对阿三这两个字没有明显的好感和熟悉,也没有正常人自然的一种反应。”李俊说道。
  “我就是叫阿三。”
  “不管你叫阿三,还是阿猫、阿狗,我会有办法让你说实话的,我这里有几种肆虐的手段,万蚁噬骨、万蟥啃肤、万蝎撕筋……你随便选一种。”李俊皮笑肉不笑道,让人觉得瘆的慌。
  “你才阿猫、阿狗……”
  “这就对了,这才是正常的反应,说吗?”李俊催道。
  “没有什么好说的。”所谓的“阿三”还在嘴硬,心里却发虚。
  “穆大哥,帮我把此人弄到马车,我要施展手段了……蓝儿,就守在外面。”李俊微笑道。
  “好咧!”穆铁军抓起被定身的“阿三”,就塞进马车,然后和蓝儿站在马车车厢外。
  马车内,李俊顺手就解了阿三的定身术,这样施展手段的时候才有感觉,就在对方还没有注意时,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时,李俊“啪啪”两掌就拍在阿三背上,然后用手凌空一挥。
  阿三马上就觉得浑身如同万蚁噬骨,开始时,阿三还能强忍着,硬撑着。
  但是这种坚持很快就毫无意义,越是忍耐,到了最后越是痛苦。
  很快阿三就受不了。
  马车里传来阿三的惨叫,虽然声音屏蔽了一些,但这种痛苦站在马车外面的人都能感觉的出来。
  ……
  PS:如果觉得《战帝行》很好看,不妨加入书架收藏,在看过的章节上加入书签,以便下次接着阅读。
  ……。
  本书急需你们的大力支持!投票、收藏、推荐、评论都可以。
  拜托各位了,别忘了伸出你们友爱的手,点击左侧的“加入上架”。举手之劳,成人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