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荣耀的华娱 > 第二百四十章 很崩

第二百四十章 很崩


  “什么事啊这么急……”
  当容耀第二天感到横惦黎若婼酒店的时候。
  她今天居然白天没拍戏。听玲玲说特地找了导演调换场次。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问她为什么也不说。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也不理。就自己关在那。只是表示容耀来了,就带他进来。
  玲玲将门关上,知道估计事还不小,不参与。
  而容耀刚进门,就看到屋子有点乱,这也是很少有的。
  关键是,目光一凝。她最喜欢的那个小熊玩偶,居然在地上的角落。还有点脏。
  “怎么了?”
  容耀过去捡起,发现上面还有脚印。
  惊讶看着坐在沙发背身看着窗外的黎若婼:“出什么事了?拿小熊发脾气?”
  黎若婼还是不理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指指桌上的东西。
  容耀不解过去拿起一看……
  “我靠。”
  容耀下意识站起,看看资料,看看照片,又看看黎若婼。
  深呼吸片刻,轻笑坐下:“我以为什么呢。”
  看着黎若婼:“至于这样吗?就这么不信任我?”
  黎若婼冷笑,语气有点沙哑,干咳一声,看着容耀:“你瞬间就能想到我是因为什么不信任你?”
  容耀皱眉:“你这态度不对啊。都没问我呢,就直接下定论了?”
  将小熊凑过去:“还踩它?你踩它还是踩我?”
  黎若婼点头:“那你说吧。”
  容耀沉吟片刻,示意黎若婼:“是这样的。记得那时候琅琊榜和孔琛扯皮……”
  “你去找了韩糖我知道。探班的名义,但之后你说你还是没讲出口。我也劝你要志气不要什么都求她。”
  直视容耀:“这些我都知道。你说说不知道的事。”
  容耀一顿:“你还不知道什么?”
  黎若婼转过身,指着照片和资料:“你俩是开了两个房间,但是却在一个房间住了一晚。一整晚。是不是真的?”
  容耀揉揉头发,摇头开口:“不是。”
  询问黎若婼:“谁看见了?”
  黎若婼轻笑:“你知道因为人家不敢爆韩糖任何信息,所以就没有普通艺人做事那么严密严谨。查了好几次,已经确认了。你如果一定死咬着不承认,容耀,我看不起你。”
  容耀没说话,突然烦躁起身:“这特么谁有病啊?!查这个干什么?!”
  突然看着黎若婼:“谁给你的?乘天娱乐?章橙还是不死心?”
  黎若婼好奇:“谁给的重要吗?如果不是真的,编我也不信。现在我问你,你俩是不是在一个房间整整呆了一个晚上?”
  打断要说话的容耀:“别骗我。不要让我最后从别人那里知道,我想你至少亲口告诉我。背叛也好,无辜也好。”
  容耀坐下沉默,半响无奈:“是,但不是你想的……”
  “那就行了。”
  黎若婼摆手背对他:“我知道这个就行了。”
  容耀失笑:“喂你挖坑给我跳啊?!你又说背叛也好无辜也好和你说实话的。现在你这态度?”
  黎若婼转头,大眼睛看着他:“我态度怎么了?”
  指着自己:“我应该暴跳如雷,在你承认的时候。而不该这么冷静淡定理智?”
  笑着点头:“是啊。你总怪我不把你当男人,不在乎你。你要求我的时候总是那么多。又是舔狗又是各种为我什么都好,自己无所谓。”
  指着照片:“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
  “喂!”
  容耀皱眉打断:“能不能听人说话?”
  黎若婼开口:“能。但你就别说了。”
  容耀笑:“骂我?我不是人?”
  黎若婼起身朝着卧室过去:“自己想吧。”
  关门之际容耀要抢着进去,但这次黎若婼用力给门关上差点撞到容耀。很显然和以前半推半就的时候真的区别好大。
  容耀靠在门口,敲敲门:“那么实际上没有任何拍到我俩到底在房间做什么对吧?都说捉奸捉双,拿贼拿赃。我特么和韩糖还都生活在地球上呢,谁传我俩有事就都认啊?”
  里面没说话。
  容耀靠在一边:“也好。隔着门说能有个缓冲。当天是这样,本来只是聊天。那不可能在酒店开两个房间,时间很早就各自呆着。毕竟我是探班,她是带我玩。然后时间晚了我说让她,但是她就开完笑,当时也喝了点酒,说没人能赶她走。之后就不知道聊什么喝多了,可我没喝,就不知道怎么早上醒来她也住这。就没什么了啊。”
  里面不说话。
  容耀无奈:“这就是个信任问题。”
  随即不耐捶着房门:“再说了。当时咱俩还没确定关系啊。你别说没什么,就是有什么也不算背叛吧?”
  突然门打开,黎若婼指着门口:“你走。赶紧走。”
  容耀皱眉:“那你是接受不了我有前女友吗?我就当我承认我俩那时候是有恋爱关系。后来分手了,没告诉你。我又追了你。怎么呢?你有畜男情结?”
  黎若婼摇头:“我不想听了。行吗?就当你说的对,我曾经说我没有理由就不想和你一起,你不听啊。现在我也不需要理由了,咱俩分手。你和你前女友好去吧。”
  容耀无奈:“亲你冷静一点好吗?”
  黎若婼指着门口:“你不走我走。”
  容耀揽住她抱着:“先别闹,好好谈……”
  “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
  容耀哭笑不得要捂着她嘴,正好玲玲进来看到。
  “咱俩谁小孩啊?!”
  容耀还是退开:“你确定……哎。”
  黎若婼推着他就直接出去。
  容耀很是无语,玲玲也跟出来将门锁上,防备看着容耀。
  “看屁看?!”
  容耀瞪眼:“你当我是贼啊?!”
  玲玲不说话,看着容耀:“你先走吧。这里人多,别闹出事你还心疼。”
  容耀看看门口,用力揉着头发走了几步。
  走廊有人看过来,容耀深呼吸,对着玲玲:“那看着她吧。我之后再来。”
  玲玲没说话,目送他离开,才小心开门进去。
  黎若婼自己躺在卧室房间背对门口,一动不动。
  玲玲也不懂到底怎么了,毕竟那天梁媚来是背着她和黎若婼单独谈的。只是感觉这一次,问题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