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有一本度人经 > 第053章 男儿泪

第053章 男儿泪


  此时韩美娘突然嘤咛了一声,父子俩不由都望了过去,徐涛因为背靠着对方,却是看不到韩美娘的情况,徐元清伸手把徐涛扶到一边坐下,与韩美娘相对而立。
  韩美娘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边上的徐涛和徐元清后,嘴角牵动了一下,“狗儿来了,真好,我最后的心愿也圆满了。”
  说着,伸手想抓住徐元清的手,可却因为缺少力气,抓了个空。
  徐元清伸手抓住韩美娘的右手,“娘,你不要说了,先休息一下。”
  “休息什么,我要多看你几眼,我怕闭上眼的话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示意徐元清帮忙,把自己的左手和韩涛的手抓到一起,三人双手艰难地相互握着,“最后能一家人团聚,就已经万分感谢老天,能够让我得偿所愿。狗儿啊,以后一定要快乐的生活下去,我们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韩美娘的话说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慢,徐元清的双眼早已经热泪盈眶,满怀凄怆地看着韩美娘渐渐没了气息。
  徐元清转头向徐涛望去,对方微笑地看着自己,“爹也要走了,没爹护着,你娘会不习惯的。狗儿啊,这世界如果没有诡异,没有什么邪神邪徒该有多好,那样子的话,我们一家人或许就可以一直活到自然老去。”
  “爹去了后,你就把我们葬在思过林吧,这里有保护我们的武卒,有我们自小生活的记忆,对我们来说,这里是个难得的好地方了。”
  徐涛再次伸手,想摸摸自己的儿子。
  手伸在空中,却有些无力地跌落。
  徐元清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重生后一直让自己有家人般温暖的爹娘去了,前身死亡之后依旧牵挂的爹娘去了,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失去了所有,人生从此变得孤独起来。
  这一哭足足哭了一个多时辰,他把重生清醒后和爹娘交谈相处的画面,都在脑海里想了一遍。
  越想越是痛苦,越想越是伤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天已经黑了,徐元清依旧坐在思过林内,长剑插在地上。
  这一夜几乎没什么东西来打扰,只有一个不长眼的白诡,形体是件女人的锦衣,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看到徐元清后就扑了过来,瞬间被百柄剑影给斩成一缕缕的衣片,让紫霞真气给杀死。
  杀掉锦衣诡异后,徐元清突然诵起经来,轻缓的诵经声,不知为何,却传遍了思过林,响彻在千灯乡周围十里内的区域。
  无数光点在空中汇聚,如河流一般流向徐元清。
  等他停止诵经的时候,发现脑海里度人经的第一页,已经有十分之一左右显示出来。
  依旧是神秘的道纹,徐元清有种奇妙的感觉,虽然第一页只显示了十分之一,但如果自己每天多看几遍的话,会有想象不到的收获。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一名武卒带着一位军卒,来思过林找徐元清。
  见徐元清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坐在父母尸体边,两人相视一眼,由武卒开口说道:“徐队长,沈大人命令你集合剩余的武卒,协助军卒们把乡亲们的尸体都给挖出来,能分清是一家的就放到一起,到时候统一处理后一起安葬。”
  听到沈大人三个字时,徐元清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在武卒说完后,他开口问道:“沈大人在哪里?”
  武卒听后没有回答,目光望向军卒,后者看了徐元清一眼:“你家沈大人硬捍三境之上的高手一击,受了重伤,被军队里的医师救下,在军营中疗伤。昨晚醒来时交待了几句,现在又昏迷过去。不过按医师的说法,命是保下来了,至于能恢复到何程度,那就看他自己造化。”
  徐元清听到后站了起来,望向武卒,“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叫蒋先植,跟随我去西柳村的武卒中的一员。”
  蒋先植有些高兴的答道:“是的,徐大人和我只照过几面,就能记住小人名字,不愧是沈大人倚重的队长。”
  “你先替我传达沈大人的命令,武卒也有自己的亲人朋友,等他们把自己的家人都找出来后,再帮助军爷们辨认尸体。我先把我爹娘安置好,下午我会过来。”
  “是,徐队长。”
  等两人走后,徐元清在思过林找了处风水地势好的小山坡,把自己爹娘安葬好。
  因为爹娘都是被邪尸给杀死,徐元清为了能让爹娘尸体保持原样,直接费了两个多时辰,用紫霞真气把两老尸体内的邪气给清除的一干二净,处理好后又加了一道镇符,这才放心让他们入土为安。
  静坐了半个时辰恢复用掉的紫霞真气,此时已经下午,徐元清再次回到千灯乡内。
  司马鹰重伤逃遁,青凤将军带着精锐部队紧追不放,留在千灯乡处理事务的是青凤军的副将李小曼。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徐元清还想这青凤军主将是女的,连她的副将也是个女人。
  因为想去军营看望沈剑心,需要李小曼的手令才能进入军营,徐元清就去找李小曼,看到人后才知道,李小曼竟然是名满脸胡腮的大汉。
  从李小曼那里,徐元清知道沈剑心在中午的时候,被某个神秘人给接走了。
  据李小曼说,神秘人身份不凡,在徐元清再三坚持下,他才透露了一点消息。
  神秘人和沈剑心祖上有关系,是某个大派的长老级人物,这次过来也是因为沈剑心在承受司马鹰攻击的时候,用掉了祖上传下来的一件宝物。
  神秘人本来在周围处理事情,宝物激活时特殊的波动被他感知到,就过来查看,从而发现沈剑心。
  沈剑心受的伤太重了,虽然在军中医师的努力下,没有生命危险,但其他后果却不能做保证,比如苏醒后可能失去武功,或者再也不能学武之类的后遗症。
  神秘人决定把沈剑心带入大派养伤,并说要收沈剑心为弟子,从李小曼的口气中可以推测出,只要沈剑心去了那个门派,那他的伤势就再也不是问题。
  徐元清知道这一点后,自然也就放下心来。
  沈剑心在临走前,给徐元清留了一封信,里面除了告别之外,竟然还有一封郡里泰安书院的推荐信。按沈剑心的说法,这封推荐信是他向那个神秘人要来的,让徐元清修为达到一定阶段后,再去书院学习。
  把推荐信放好后,徐元清开始帮军队辩认尸体。
  白天帮助军队处理千灯乡尸体,晚上回到思过林陪伴自己的爹娘。
  在徐涛和韩美娘的坟墓前,他特意盖了一座茅草屋,七天后军队已经处理好千灯乡的尸体,徐元清就开始在此替父母守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