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强国快递 > 005 生米煮成夹生饭

005 生米煮成夹生饭


  “我是这样想的,先找各班组把材料领出来,明天请各位师傅辛苦一下,一会儿下班我去打酒,邀请各位师傅一起到您老那儿,辛苦冬梅妹子一下……明天大家一起加个班,先粗加工了,明晚热处理开炉一起,免得浪费能源……”
  材料只要进了热处理炉子,再拿出来,基本上就很难用其他地方用得上了。
  “行,也别等下班了。既然要请大家帮忙,就别小家子气,这十块钱你拿着,骑我的自行车去找二麻子买只老母鸡,先去让你师娘炖着,其他的我来安排……”
  接过刘跃手中的领料单,老王头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把最外面一张大团结递给刘跃。
  刘跃急忙拒绝,“师父,为我的事儿让您操心,我就非常不好意思了,哪能让您破费!”
  老王头眉毛倒竖,“你那点工资够什么?留着娶媳妇儿吧。”
  反正娶自己闺女不是?
  刘跃无奈,左右为难。
  “师父,要不咱们先跟其他的师傅们商量一下,看看大家有没有安排?”刘跃退了一步。“这事儿吧,我怕夜长梦多,万一到时候老赵反悔了……”
  “你老实说,真的是老赵同意了?”老王头皱眉看着刘跃,总觉得哪里不对。
  事情再急,也到不了这样的程度。
  “赵主任的字迹您老又不是不认识,鲜红的公章盖着呢……再说了,调度室都签字了,我胆子再肥,也不敢一路伪造不是?”刘跃急忙辩解。
  老王头这些虽然只是技术工人,活了半辈子,什么没有经历过?
  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糊弄的主儿。
  老王头虽然怀疑,想着刘跃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也不急着让他去买老母鸡,先问问其他人的安排,晚上再邀请他们喝酒也不迟。
  当即带着刘跃去找机加工车间的几个老师傅。
  “老王头,你为了你这女婿,够卖力啊。得亏我没闺女……”
  铣工师傅杜成国是跟老王头一起进厂的,关系一直都铁,一个车工八级,一个铣工九级。
  “瞎说啥,我这是为实现现代化国防在努力!”老王头翻着白眼说道,“行不行,一句话。反正干活没加班费……”
  “我敢说不么?”杜成国问老王头。
  “有啥你杜大爷不敢的?当初连厂长的脑门你都敢拍……不干也没啥问题,最多我们老死不相往来而已,你家老三跟我二闺女的亲事也黄了……”
  老王头一脸平静。
  杜成国这是脸皮跳了跳,想要反驳,最终还是忍了,这老家伙,生四个闺女,还都水灵得不得了,跟他怎么都不像。
  没奈何,杜成国只能受了他的威胁,谁叫自己三儿子从小就盯上了老王家的闺女呢?
  “得,得,你是大爷,我一个堂堂九级工,受你个八级工威胁……”
  刘跃也不理会两大师傅扯皮,很有眼力见儿,急忙给两人一人递了一支烟。
  车间里本不允许吸烟,这些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老师傅,连总部机关领导来了都捧着,自然也没有谁上来说啥,厂纪检部门的,看着了,直接转身走开。
  “小子,你可别辜负了你老丈杆子的苦心。说说你那图纸吧,哪些需要注意……”杜成国接过烟,凑到老王头的火柴上点燃,对刘跃说道。
  不想去跟老王头掰扯。
  娃小,生闺女的被人歧视;大了,一家有女百家求,低人一等啊!
  刘跃直接忽视了老丈杆子的说法,拿出铣工需要加工零部件图纸,“杜师,其实这里面也没啥复杂的,对您来说,都是信手牵来的事儿,唯独就是有几个异形件……”
  “干脆这样,也别等明天了,领料单给我,一会儿让徒弟去把料领出来,今晚开始弄。”
  杜成国看了图纸,见没有多少活,问了几个细节问题,开口说道。
  刘跃巴不得。
  最好是今晚开始动手,明天晚上丢入热处理炉子,后天精加工,哪怕被发现了,要么就处理自己,要么就只能继续下去……
  “杜师,能行不?”
  “男人,说啥不行?”杜成国问刘跃,“你要这样说,老王头可不乐意了……”
  关系到老王头闺女性福呢。
  老王头也不吭声。
  搞定铣工师傅,其他几个工种只是一些小活,都没什么问题。
  厂里几位大师傅约着明天公休日一起去旁边的小河里钓鱼,一合计,索性就今天晚上一起弄了。
  于是乎,刘跃也不用去买老母鸡,更不用去跟尚未成年的小师妹尴尬四眼相对。
  当天晚上,没有加班任务的39车间,灯火通明。
  一帮子顶级老师傅们主动加班,不知道的还以为又有了什么需要攻关的型号任务,倒也没有人说什么。
  库房里的材料被领出来,快速按照图纸展开粗加工,一切,都在有序进行。
  即使被上面查着了,生米也煮成了夹生饭,不继续煮,就浪费了这把米。
  “加工这种管材,一定得注意车刀锋利程度,一旦刀钝,就容易引起振动,出现振纹,表面粗糙度达不到,同时也会影响整个产品质量;同时,也容易引起栽刀现象……”
  老王头亲自操作CA6140车床,动作很快,装夹、找正零件,随后调整参数,开始加工。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人跟机床宛若一体。
  这就是人形控制系统!
  刘跃最喜欢看这些老师傅们亲手加工零部件。
  所有的动作,自然,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多余动作,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老王头一边干活,一边对刘跃讲述车床加工长轴套类零件的注意事项。
  刘跃在一边,不停地在工作笔记本上记录着。
  还不时地看着车床主轴箱外各个手柄的位置,记录转速,切削量,进给速度等……
  “你别记录那些参数,没用,这得根据材料的情况,刀具材料,机床性能等来选择,不是一成不变的。尽信书不如无书,理论知识是死的,经验这东西,是需要积累的。”
  老王头看着刘跃,也没有阻止他。
  刘跃点了点头,“师父,都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只懂理论,没有实际操作,记录下来,以后有机会就实践不是……”
  他总不能告诉老王头,再等几年,数控机床出来,这些参数将会决定数控机床的加工效率。
  平时积累起来,到时候只管往数控系统中输入参数就好了,不用再耽搁时间专门来采样,调整参数设置。
  现在这是用笔头来建立数据库。
  这是刘跃这几个月在机械加工车间里面一直干的事情。
  “你实践个屁!要是读了几年大学,再来车间一线当技术工人,那不是浪费国家资源嘛!你看车间的工人,高中生都没有几个,你一个堂堂研究生,应该去研究最先进的导弹跟火箭,为国家航天事业做贡献!来玩机床,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么?”
  老王头板着脸教训刘跃。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婿放着研究所的工作不干,跑来当个一线工人。
  “哟,老王头,又教训女婿呢?”
  满眼血丝的杜成国走了过来。
  “有本事你生个闺女跟我抢啊!”老王头很嘚瑟。
  自己四个闺女,一个比一个水灵,全基地都排得上号。
  “算了,生个闺女也赶不上了。”杜成国摇头,随后对刘跃说道,“你的活,都干完了,剩下的精加工,等热处理后,再找我。”
  “杜师,辛苦您了……昨晚弄得您都没有休息……您先回去休息,中午一起喝两杯?”
  刘跃一点不怀疑,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为了生米煮成夹生饭,昨晚所有帮忙的人都是通宵加班。
  “没空,老子钓鱼去了。搞完了,拿到奖金了,再请咱们喝酒……”
  杜成国说完就转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