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有福的江湖 > 第二十六章 故经全藏在酒里

第二十六章 故经全藏在酒里


  独臂木脚的李老汉进门时,杨有福已经喝大了,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话也说的不利索,就连对面的张老头子也变成了两个。
  这全得怪银根叔,更得怪杨有福的爹娘。
  银根叔不喝酒,因为他每喝一次,铁匠铺就得关好几天门。
  至于杨有福的爹妈,从来就不沾酒,反而教他喝劳什子茶。冲、洗、烫、泡、倒,全得有讲究,喝到口里就那么一眉眼,简直是要了杨有福的老命。
  他们三个把啥都考虑周全了,唯独漏掉了喝酒,于是可怜的孩子中了老怪的招。
  “板子爷爷,你说说,你为啥叫板子啊!”杨有福大着舌头,涨红着脸,双眼迷蒙。
  “板子爷,来,福娃子再陪你喝几盅。”杨有福对着两个老爷子中的一个,晃了晃手里的酒盅。
  “唉!那抡大锤的老家伙坏得很,说板子爷不是好人,他才不是好人,你说是不是嘛?”杨有福摇摇晃晃的站着,红着眼喷着酒气。
  “板子爷,我想他们了,你带我去好不好,好不好啊?”杨有福脑袋抵在桌子上,闭着眼直哼哼。
  对面的胡板张端着酒盅,他喝的有些晕了,看着面前乱哼哼的傻小子,眼睛有些湿润。
  多少年没这么喝过了,真记不清了。唉,这傻小子啊,命还真是苦啊。
  他正想开口的时候,李老汉和宝哥儿走了进来。
  刚推开门,一股酒气就冲了出去。
  “老爷子,你,这是咋啦?”李根宝一脸疑惑,看看趴在桌上的杨有福又看看端着酒盅的张老爷子。
  “没咋!倒是这小子,酒量美的很,就是这酒品啊,不咋的。”张老爷子把酒盅凑到嘴角,看着对面的杨有福,一饮而尽。
  “李大脚,你不是说这小子不错么?你看看都成啥样子了?”他伸手指了指胡乱哼哼的杨有福,盯着刚坐定的李老汉说道。
  “大帅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料片子铁匠怕老婆吗?”李老汉夹了一口菜,又端起酒盅,抿了一小口。
  “就他老婆那臭脾气,只要敢喝酒,定会被扁一顿,哈哈,也不知道谣传说他每次铁匠铺都会关门好多天,是不是真的?”
  “好你个李大脚啊,这么大年纪了,还乱嚼舌头,小心哪天铁匠撕了你的嘴。”张老爷子夹了一口菜,笑着嚷道。
  “不会吧!铁匠不是那样的人,你这么一说,到让我浑身都不舒服。”李大脚用独手端起一盅酒,扭头看了看。
  “你还有害怕的时候?就连这小子,听说都把你吓得坐到地上了,是不是真的?真是没用,还好意思说。”张老爷子指了指睡着了的杨有福,哈哈大笑。
  “谁说的,我那里怕了,我是脚不好,脚不好,懂不?”李大脚红着脸站起来嚷道。
  “哈哈,还是那个臭脾气,一说就爆炸,我就说么,咋会有人让你李大脚栽跟头呢?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大帅,你就笑吧,我咋知道他是铁匠的徒弟呢?你可能也不知道吧,这小子还真有些能耐。”
  “咋的?”
  “唉,我扬刀一劈,杀势全出,他竟然啥事都没有,你说怪不怪?”
  “就你,还杀势,杀鸡倒是有。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到想起一件事。”张老爷子摸了摸短须,若有所思。
  “铁匠啊,他就不是个人,他的徒弟能是好惹的吗?你那杀势到他眼里可能还不如一只蚊子,说起来你的屠狗刀法还是他教的呢?这小子啊算起来是你的师弟呢?”
  “师弟,这师弟我可不敢认啊,更何况老铁匠前些年还留了一套剑法,叫什么逃命剑。说遇上认识屠狗刀的小子,就送给他,你看看。”李大脚从怀里摸出一本薄层子,递了过去。
  张老爷子拿在手里,仔细的翻了翻。
  “那你咋不给他啊?”
  “今个不是没弄清楚么,宝哥儿随后来找我,我就想想给,可又怕弄错了。又想着他一定会来找你,果不其然啊!”李大脚看了看李根宝,一副早就明白了的神情。
  “你就没练吗?”张老爷子把薄层子捧在手里,掂了掂。
  “练了,没啥用啊!更何况我是耍刀,还有这劳什子名字,太难听了。”
  “哦,我看看,还真是啊!奇了,这个老东西啊,弄得东西全都透着古怪。”
  李根宝凑上去,看了一眼,薄层子上果真写着几个大字,逃命剑法。
  “要不要,要了,你试试。”张老爷子把册子递了过去。
  李根宝慌忙摇着手,如同蜂蛰了般的摇着头,“嗯嗯,我不要,要啥要,我才不要逃命呢?”
  “唉!看来还真的好实了这小子啊!”李大脚,跺了跺那只木脚,发出哒哒的!清响。
  “好你个李大脚啊,铁匠真是认错了人,白给你了一套刀法。”张老爷子一脸温怒,瞪着眼,口水喷得老远。
  “大帅啊,这不怪我,谁让他不把事情说明白些呢?我觉得他这么一弄,我就如同提线的木偶,总是被他拉着。”李大脚叹息一声,自酌一盅。
  “拉着,谁不是被他拉着呢?可你看看他这么多年做的事,哪一件不是磊落光明的。更何况,没有他,哪有我俩的命呐。”张老爷子直起身,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
  “这东西啊,就得给那小子,你还别说,这小子挺图脾气的,虽然一副木讷像,可肚子里坏水不少啊!”他哈哈笑着,眯眼盯着杨有福,一脸的慈祥。
  “水、水……”杨有福流着口水,闭眼呢喃。
  “坏了,这小子还真不是个东西,还会装睡?”
  张老爷子走过来,拍了拍杨有福的脸,“还真睡了,吓我一跳,你不知道,这小东西,贼精、贼精的。”
  李根宝凑过来,看了看,一脸疑惑。
  “看啥看,你个瓜娃子,那天被他卖了都不知道,再瞅,还不帮把手,把他给我背回去。”张老爷子乐呵呵的看着李根宝,下了逐客令。
  “可,可你还没讲故经呢?他听不了,我还想听呢?”李根宝一脸不乐意。
  “有啥好听的,好你个宝哥儿,真是榆木脑袋,故经早就被这小子听去了,你想听,回去找他吧,再不走那就挨我两板子好了。”
  张老爷子作势要打,李根宝急忙背着杨有福溜出门去。
  “哈哈哈,这下好了,烦人的都走了,来来,咱俩喝几盅,听说你最近酒量见长啊!”
  “大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啊……”
  站在院子外的李根宝,望了眼背上熟睡的杨有福,叹了口气,可为啥自己总觉得不对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