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不当冥帝 > 第五百零九章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第五百零九章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第二天,换了个地方,玉剑山庄后山一处空地,武林大会再开。
  
  仍是那一群人挨个坐了,唯一不同的,只是陈一凡换了个位置。
  
  陈霄麒还在下边儿第一排第一座,代表陈家。
  
  而陈一凡,则被独孤庄主安排到了贵宾席中间位置,昨日坐这个位置的纪家家主,也只有退居一边。
  
  至于落败的上官惊鸿,今日便干脆没来。
  
  武林大会接昨日进程,继续举行。
  
  各大门派哪里还敢多看两个陈家后人一眼,陈家虽不复昔日威名,也自然而然的融入武林当中,仅凭陈一凡,而落得前排坐席一位。
  
  开场的拘谨之后,今日的论武进入正轨,独孤庄主常看向他,请他点评。
  
  陈一凡往往只抬眼一看,做出两三字的评语。
  
  “不错!”
  
  “还行!”
  
  ……
  
  独孤庄主对此也只能讪讪一笑,自己随之一旁继续补全评价。
  
  就这样,武林大会连开三日,终到散场之时。
  
  这一日,大宴开席,摆尽山中珍馐野味,也算是显了一把玉剑山庄的实力。
  
  宴席吃到一半,陈一凡却是忽觉不妙,左右环顾,却见没有一人察觉到什么不妥。
  
  也难怪,在生死簿记载当中,会死那么多人了。
  
  陈一凡胡乱扒了两口饭,拍了一下旁边陈霄麒肩膀:“那什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啊?小曾祖你……”
  
  “啊什么啊?地址你都记住了,有事儿来找我就是!”陈一凡不由分说道。
  
  随即,自己一人便起身离开。
  
  他倒是走得利落潇洒,却不知这宴席上至少好几百人都明里暗里的关注着他。
  
  他这么一走,便全都向陈霄麒打探起来,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走了?
  
  陈霄麒在众人“围攻”之下瑟瑟发抖,他只是一个初入江湖的黄毛小子,有这么个亲戚,压力很大啊!
  
  陈一凡离开了玉剑山庄,其实并没有走,反而往山中去。
  
  只是,没走几步,他便察觉到身后的动静,有人在跟着自己。
  
  陈一凡眉头一挑,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想跟自己试试身手?
  
  当即眼珠一转,也不转身,脚下生风,身如幻影,躲入林间,这才藏在树影间转身看去。
  
  只见是好几个结伴而行的女人,陈一凡这么一走,她们急了起来,纷纷奔跑追来,还有个笨手笨脚的跌倒了。
  
  但其他人并不理会她,只顾着在林中寻找陈一凡的身影。
  
  陈一凡转了出来,挡住了她们去路。
  
  “你们这是在跟踪我?”虽然对方过于笨拙,陈一凡还是不悦的问道。
  
  谁知道,这一开口,只引得众女娇羞连连,垂头柔声道:“陈公子误会了,我们只是……”
  
  见状,陈一凡摇了摇头,也算看出怎么回事儿了。
  
  果然,都怪他这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正好趁这些女孩儿们低头,赶紧溜之大吉。
  
  似乎察觉到风动,众女连忙抬头,却早已不见了陈一凡的身影。
  
  “哎!陈公子……陈……”
  
  陈一凡跑得飞快,以至于差点跑过了他的目的地。
  
  这是一处幽深的山林,一进入这处山林范围,鸟不鸣,虫不叫。
  
  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脚边稚嫩的草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黄。
  
  有人在这里行不轨邪祀。
  
  他可以察觉到,那阴暗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四周群山的阴气都在往这里汇聚,以至于山中的小妖也开始外逃。
  
  然而,这却是玉剑山庄所在的山!
  
  玉剑山庄靠山前,隐于一峰林中,后面有相连的大片连绵峰头,都在这一山中。
  
  而此时阴气汇聚之地,距离玉剑山庄不足十里,可以说是相当的近。
  
  然而,至少是自己走的时候,那些所谓各大门派的高手,都还未察觉到任何异常。
  
  陈一凡不想让他们死,否则他这次的武林大会就白参加了。
  
  陈家要重出江湖,就指望着他们将陈家的名气再传出去,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就等着他们向其他武林同道传达这个重磅消息。
  
  这哪儿能让人把他们给自己弄死了?
  
  所以,陈一凡来了。
  
  又行不到一百米,身边已经尽是枯枝败叶,脚下的枯枝一踩便化作粉末。
  
  周围阴气之浓厚,宛如地府临世。
  
  耳边渐渐传来铜铃声,风幡声,以及有人吟唱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陈一凡心中一动,有些好奇。
  
  这吟唱声倒有些像上次见识过的巫师,莫非也是那类人。
  
  等走近了再看,却发现似乎是自己想岔了。
  
  武林中人?
  
  陈一凡有些意外,他其实没想到,搞出这么大动静的竟然是武林中人。
  
  场中一共十人,有九人围圆,手中拿着各种法器,对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棺材做法,一人站在圈外指挥。
  
  虽然他们此时做法,像是修道之人,但陈一凡明显察觉到他们都只会武功,体内的力量是内力。
  
  带着些许阴暗的内力。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邪道?
  
  只有站在场外指挥的那个戴鬼王面具的人,体内有着修炼道法的痕迹。
  
  陈一凡目光一扫,最终落在那个戴面具的人身上。
  
  一身玄色道袍,大袖在阴风吹拂下猎猎作响,而他完全隐藏在金属面具下的脸上,或许已经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唯一露出的双眼,紧紧盯着九人围绕做法的棺材。
  
  棺材上提前刻画好了各种符文,此时所有线条都微微散发着暗紫色的光芒。
  
  而棺材上空,已经被阴风卷起巨大的龙卷风。
  
  龙卷风凝而不散,也不移动,丝毫不影响周围做法的人,只是百米之外,以此处为圆心,往外开去的所有树木花草,宛如狂风过境,全都被摧毁。
  
  看样子,他们是想搞个大动作。
  
  这样的深山老林中,一群怪人在这里做这种事,着实怪渗人的。
  
  陈一凡一脸单纯迷蒙的闯入这里,像是登山迷路的学生仔。
  
  就在他一扫而过面前的场景,目光在面具男身上定格的时候,面具男也被惊醒,看向了他。
  
  一时,四目相对。
  
  “是你!”陈一凡有些意外,那面具男看到他,像是既惊讶,又在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