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无敌从成为NPC开始 > 第八十五章 海皇亲临

第八十五章 海皇亲临


  森林中,一道身影快速掠过,速度极快,卷起阵阵劲风,令枝叶分离,簌簌作响。
  陈清全力奔跑,直至觉得自己应该安全,方才回头望去,结果看到妮娜手持利剑在后方紧追不舍,杀意凛然,丝毫没有罢休的想法。
  “我去!”
  他骂骂咧咧的吐出两个字,刚想停下的脚步又加快几分。
  “海皇之女,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和你无冤无仇,放我一条生路如何?”陈清一边跑着,一边喝道。
  妮娜紧绷着俏脸,脚步生风,几乎在地面轻飘飘的一点即过:“杀我海族子民,你必须付出代价!”
  她偷偷跑出来,没点战绩怎么能堵住父亲的嘴?
  所以,这个从简介来看挺有价值的人头她要定了!
  “那你现在追我,就不怕他们遭遇不测吗?”陈清差点没背过气去,“正面战场,你海族子民每时每刻都有生命逝去,去那里帮忙总比追我来得好吧?”
  “没有人能从我的手底下逃脱,你想活命,绝无可能!”妮娜冷笑。
  “这你逼我的!”
  陡然,陈清停在步伐,运用元素掌握于手间,回身全力丢出三道物品阻止她逼近:“看我的绝杀之术,九天神魔灭!”
  “轰!”
  物品犹如红色流光,飞驰掠出,看不真切,难以分辨是何等强大的道具。
  九天神魔灭?
  好霸道的名字!
  妮娜心头一震,连忙朝着旁边避开,甚至于不敢接触,以免接触中发生爆炸。
  “嘭!嘭!嘭!”
  三样物品砸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干上,结果雷声大雨点小,什么事也没发生,默默的滚落地面。
  当包裹物品的火元素能量消失,露出真容。
  三颗小石子?
  妮娜一怔,表情凝固,随即俏脸涌起红晕,怒意在胸口无法遏制的涌动,对着陈清逃跑的方向发了疯似的追过去:“畜生,今天你必死无疑!”
  ……
  陈清再次回头,结果看到远处的海皇之女极速逼近,速度竟然超越了身为兽类化形的自己,手中的利剑更是激荡着水元素能量,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海皇之女,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差点无语凝噎。
  妮娜挥剑,一道冰蓝色的剑气飙射而出:“给我死!”
  对方的一再戏弄,已经彻底引起了她的杀意。
  放弃?
  不可能!
  “嗤啦……”
  剑气冲杀将至,锋芒毕露,所过之处留下宛若匹练的能量,撕裂空气的呼啸声不绝于耳。
  忽的,陈清心有所感,转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神色挑衅:“忘记告诉你了,我上面有人!”
  “蓬!”
  剑气尚未靠近陈清,半空中莫名其妙的分散、崩溃,重新化为天地间的能量尽数消弭。
  仿佛看到什么恐怖的事,妮娜的脸蛋上涌起一丝惧意。
  正如陈清所言,他的上面,真的有人……
  一身白袍的黛妮手持巨大的黑色镰刀,威压降临,令她在原地无法连移动都极为困难。
  她缓缓下落,来到陈清身边,不由轻笑:“不错啊,居然能引来海皇之女!”
  “我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敌营,为的,就是特意将海皇之女引至此处,期间危机重重,我数次死里逃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陈清如释重负,继而苦笑道,“还请黛妮大人一定要记我头等功!”
  黛妮:“……”
  妮娜:“……”
  “你,无耻!”
  妮娜浑身颤抖,眼中差点冒出火来。
  真的,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什么叫特意引过来?
  脸呢?
  脸都不要了?
  陈清一副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模样,脸上带着淡笑:“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陈清做事向来条理清晰,谋划得当,一直有安远城智多星之称,只是你孤陋寡闻而已。”
  被强行追了这么久,他心里可是相当憋屈,现在有机会恶心对方,他当然不会错过。
  闻言,黛妮无语的看了眼陈清。
  安远城智多星?
  整个安远城就你、我、胡安三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其他都是亡灵生物,谁给你取的称呼?
  “你!你!”
  妮娜气得咬牙切齿,心里早已将陈清千刀万剐:“你给我等着,下一次再被我遇到,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下一次?没有下一次了!”黛妮镰刀一挥,森然剑气飞出,令这方空间都似乎震荡了一下,携带着无可匹敌的威能袭杀妮娜。
  “嘶啦……”
  妮娜扛着威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卷轴,撕碎。
  骤然,一道护罩出现在她的周遭,庇护着他。
  “嘭!”
  护罩同剑气对撞,爆开强大的气浪,直接把她掀飞出去,狼狈倒地,随即她连忙起身,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面对黑暗阵营的前十强者,就算她是海皇之女,也掀不起多大浪花,差距太多,唯一的活命机会就是逃。
  “逃得了吗?”
  黛妮闪身来到她的面前,镰刀挥起,黑雾滚滚涌出。
  海皇之女面露绝望:“父亲,我真应该听你的话!”
  “唰!”
  就在她准备迎接死亡之时,镰刀在她的头顶停止,硬是没有落下。
  下一刻,黛妮消失在她的眼前。
  妮娜一愣。
  什么情况?
  “女儿,知道错了?”一位蓝发的中年男子面容冰冷,出声询问。
  不知何时,男子出现在妮娜的身后,其身穿蓝色长袍,体态瘦削,眉宇间满是威严,强大的气场难以言喻,只是一眼,便让人无法忽视。
  “父亲?”妮娜大喜过望,转身抱住男子的手臂,“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男子点头,宠溺的摸摸她的脑袋,随即偏头看向黛妮和陈清,目绽冷电,“敢对我的女儿出手,好胆!”
  黛妮脸色不太好看:“你居然亲自进入星云大陆?”
  “否则等着我女儿的死讯吗?”男子杀意在蓝色的眸中涌动,地面突然有一层寒霜向四周蔓延,温度迅速大减,直至零下。
  这是无形中的能量释放,也是澎湃的杀意。
  陈清打了个冷颤,低声问:“黛妮大人,您打得过海皇吗?”
  “哼,有趣的问题。”
  黛妮尚未开口,海皇便已听到,目露不屑,淡淡道:“就她这种神级低阶的水准,我能打十个!”
  陈清:“……”
  黛妮并未否认,只是平静道:“告辞!”
  说完,抓住陈清的肩膀飞速逃离。
  正如海皇所言,十个她也不是对手,纵然皆是神级,也存在异常悬殊的差距。
  “父亲,别放过那头牛!”
  空中狂风呼啸,但被黛妮带着跑的陈清隐约间还是听到妮娜说得话。
  顿时,他的脸一黑,后悔至极。
  早知如此,刚刚那个逼,我就不该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