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无敌从成为NPC开始 > 第八十六章 智多星

第八十六章 智多星


  狂风呼啸而过,两道流光一前一后,一黑一蓝,快得超越肉眼捕捉,他们之间的距离更是在不断缩减。
  黛妮面色凝重:“海皇,你要入侵陆地还只是小打小闹,莫非真要和我黑暗阵营动真格?届时,你觉得你能承受得住魔罗大人的怒火?”
  此刻,若海皇真的铁了心要杀她,她能活命的概率微乎其微,毕竟一时半会其他强者也赶不过来,所以她唯有用黑暗阵营第一强者的名讳震慑对方。
  “哼,少拿魔罗压我。”海皇冷哼一声,眼中闪烁着别人看不懂的神采,“你可以走,那头畜生留下!”
  闻言,陈清心中一沉。
  显然,海皇非要为自己的女儿出气!
  “不可能!”
  黛妮断然拒绝:“陈清被我黑暗阵营看重,你身为前辈,难道还要舍下脸面跟小辈过不去?”
  陈清是她培养出来的人才,甚至请动了封魔老人来传授其技艺,可以说耗费了不少心力,怎么可以轻易交出。
  “废话少说,想活命,就给我交出来!”海皇速度陡然暴增一截,阻拦在黛妮身前,逼得她不得不停下身形。
  下一刻,他悍然出手,一直蓝色犹如水流形成的遮天大手成形,浩浩荡荡,裹挟惊涛骇浪般的气势铺涌过去。
  黛妮咬牙,右手的黑色镰刀劈出,形如残月的剑气足足百米有余,散溢出的剑气铺天盖地,陈清的身上多处数道划痕,这还是在黛妮有所保护的情况下,否则单是余威,便可能令他的身躯四分五裂。
  “嗤啦……”
  剑气飙射出去的时候,空间都在微微颤抖,同大手狠狠撞击在一起,黑蓝混合,元素能量仿佛核弹爆炸,气浪滚滚,乱流激荡,犹如汹涌的长江大河,崩散无数云朵。
  陈清深吸一口气,看着两人招式对碰的画面,连呼吸都感觉喘不过来,空气凝滞得比铁还要沉重。
  这就是星云大陆顶尖强者的实力吗?
  未免太过骇人!
  “咻!”
  蓦然,混乱的爆炸中心,一道蓝色的线快速闪过,陈清便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四周的罡风刮在脸上,仿佛在撕裂他的血肉。
  “-45681!”
  “-48920!”
  ……
  一大堆的伤害每时每刻都在跳出。
  “唰!”
  蓝色的护罩笼罩住陈清,他方才好受许多,勉强睁开眼,便看见海皇面无表情的抓着自己的肩膀在云层中穿梭,往下俯瞰,连大地都在不断的往后移动,难以想象速度达到何种水准。
  黛妮脸色微微苍白,握着拳头,气得全身蒸腾黑色雾气。
  “可恶!”她恨恨吐出两个字,却又无可奈何。
  ……
  短短一分钟不到,陈清又回到原先的地方。
  海皇之女抬头,眼中带着几分冷意盯着被海皇挟持回来的陈清:“报应不爽,没想到你的报应来得这么快!”
  陈清沉默,给予她冷漠的眼神。
  “现在知道害怕了,连说话都不敢了?”妮娜顿感快意,心里别提多爽了,“刚刚的神气拿去了,安远城智多星?”
  被陈清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她心里可是憋着一股恶气,不吐不快。
  海皇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淡淡道:“人,我给你带来了,女儿,你想怎么处置他?”
  “当然要就地正法!”妮娜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就凭你自身的实力说话吧。”陈清取出海魂枪,指着她,无喜无悲,“我避让你,你真以为我是怕你?我不过是忌惮你的背景而已,别觉得自己太了不起,你是不是觉得你被我戏弄很难受?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会被我戏弄?说到底,一个字,蠢!”
  事到如今,他确实没能力从海皇的眼皮子底下逃命,唯一的生机,反而在妮娜身上。
  “你!”
  妮娜试图反驳,却又哑然,气得胸口起伏,握拳粉拳,利剑一甩:“死到临头,还敢挑衅我?”
  “凭实力说话,和我一对一决斗,你敢吗?”陈清决定激她一激。
  “有何不敢?”
  她恨得牙痒痒:“看我不把你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海皇身影一闪,出现在十米开外,笑道:“那就不需要为父出手了吗?”
  说着,他的目光饶有深意的看着陈清,似乎陈清的计划在他眼中无所遁形。
  不过如今这一幕,倒正是他想看见的,倒也没有阻止。
  “对付他,哪里用得着父亲您出手,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妮娜自信满满。
  陈清轻笑:“那就试试。”
  “蓬!”
  一簇青色火焰汇聚在海魂枪的枪尖,温度极高,使得附近的空气变得燥热。
  对付妮娜,他没想过保留,必须全力以赴。
  “有点意思。”
  妮娜从系统信息中得到元素掌握的详情,不由面色一凝。
  攻击速度加成100%,附带高额灼烧伤害,拥有这种效果的技能,绝对不简单!
  陈清手持海魂枪冲杀上去,也不敢用麒麟之庇给自己添加护盾,因为他觉得以海皇的实力,绝对看得出技能的出处来自圣兽之珠,恐怕到时自己最后的一点活命机会被扼杀。
  “锵!”
  枪剑对撞,火星四溅。
  陈清手臂发麻,被震得差点握不住海魂枪。
  天阶强者,基础属性终究强他太多,他想获胜很难。
  “海皇之女,可敢与我一赌?”陈清沉声道。
  妮娜荡开他的长枪,迅速逼近,剑刃挥扫,但却被陈清利用海魂枪的枪身格挡,暂时回避一段距离。
  “赌?”妮娜蹙眉想了想,发问,“赌什么?”
  “赌这场比斗谁能赢!如果我赢了,放我离去,也请海皇大人宽宏大量,饶我一命。”陈清转身对着海皇弯腰躬身,把姿态做足。
  “可以。”海皇轻轻颔首。
  妮娜倒也不以为意,反正她觉得自己不可能输给一个暗金级的弱者:“那你输了呢?”
  “输了,任你处置。”陈清道。
  妮娜摇头:“你本来就没有选择的权利,这赌注对我不公平!”
  “你最多杀了我,我输了,可以成为你的奴隶,任你处置,到时候你想怎么折磨我都可以。”陈清决定说得清楚一点,“还是说,你觉得杀了我最痛快?”
  “……折磨人没意思!”妮娜犹豫着摇头,“放心吧,虽然我瞧不起你,但还是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陈清:“……”
  这突然的“好心”,还真让他无所适从。
  “你若赢了,我赠你一件神器,陈清的命也随你处置!”远处,黛妮走近,添加赌注。
  “神器?”
  妮娜眼睛一亮,点头:“好,我答应了!”
  神器,那可不是随处可见的东西,即便她是海皇之女,也不曾得到过神器那种品阶的宝物。
  “海皇,你呢?”黛妮谨慎的看向海皇。
  海皇摇头:“你肯拿出神器,我当然没有异议,但你身上唯一的神器,应该也就那把镰刀了吧?你真舍得?”
  “你就布劳你操心了。”黛妮面不改色。
  陈清会输吗?
  她觉得应该不会。
  要知道,他可是安远城智多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