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东晋唐王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眼红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眼红

其实李信想要改的地方有很多,但是,这个时候的他还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心中许多的想法,因为种种现实的原因,也只能够暂时的隐藏起来了。否则的话,一些太过于超前的想法,一旦用出来的话,恐怕反而是会将自己和华山军给玩死了。李信可不想作茧自缚,反过来害了自己,还是一步一步的来比较好。
  
  在大将军府的统率之下,六部以及各地驻军们都各司其职,一项项制定好的政策,都在有条不紊的展开之中。
  
  从年初一直到八月之时,天下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发生,大家都在修养之中。趁着这个难得的时机,华山军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发展,之前制定好的一些目标,正在慢慢实现之中。
  
  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是一件非常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为此,李信还少见的抽~出时间,好好在家陪着自己老婆去长安城外游玩了一天。
  
  不过,他高兴的时候,江左的桓温却是不怎么高兴了。
  
  “混账,本公为朝廷尽心尽力,多年来南征北讨,大小战争不计其数。朝廷居然如此待我,这与背后捅刀有何差别!”江陵城内,桓温在大将军府内正在大发雷霆。
  
  事情的起因乃是前些日子豫州刺史谢弈死了,此人乃是谢氏家族的人,而且还是谢安的兄长。本来执掌朝堂的司徒司马昱是打算让桓云接掌这个位子的,而桓云就是桓温的亲弟弟。
  
  但这件事情在司马昱问过了仆射王彪之之后,便又改变了。
  
  王彪之劝司马昱的时候说得非常的直白,说桓云不是没有才能,但是他是桓温的弟弟。而桓温已经是执掌了长江上游的兵权了,如果再让桓云接掌此位的话,到时候兵权就集中在一家手中,恐怕对朝廷会非常不利的。
  
  这话在司马氏听来当然是很中听的了。所以,之后任命的人依旧是谢氏的族人,名叫谢万,此前他乃是吴兴太守。
  
  但这其中的隐情很快便被桓温探知了,而且,还知道了王彪之是怎么劝司马昱的。所以,桓温才会如此的愤怒。
  
  “大将军息怒,朝廷对大将军的忌惮已不是一天两天了!若不是大将军战功赫赫的话,只怕他们早已经是对大将军下手了!如今的话,只不过是桓云将军的任命而已,倒也无伤大雅,想必他们不敢再做其他对大将军不利之事!”郗超在一旁劝道。
  
  桓温其实早就有不臣之心了,他想学的乃是晋武帝司马炎那一套。而郗超对此是洞若观火,而且还十分的支持他,曾经便多次向他进言,让他将现在的皇帝给废掉,自己去干!
  
  不过,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桓温那优柔寡断的毛病便又犯了。他是想要当皇帝,但又不想背上骂名,所以,总是犹犹豫豫之中不敢动手。
  
  “朝廷中的那些人,总不忘记算计于我!前有招降李汉唐,欲引外援与我作对之事,如今又弃桓云而用谢氏子弟,想要借助谢氏之力来抗衡于我!真是孰不可忍!”桓温怒气犹未平,恨恨的说道。
  
  “朝堂诸公皆是营营苟苟之辈,大将军不必与他们计较,唯今之计,还是得让咱们手中的力量更加强大才是。只要咱们兵权在握,自然无人敢对大将军怎么样的!”郗超再劝道。
  
  听到这话之后,桓温不由的点了点头,想了想之后,吩咐道:“传令下去,尽快将各营兵卒补充到位,加紧训练。如能早日消灭胡虏,恢复中原的话,又有何人还能与我抗衡!”
  
  就在桓温那边得到了消息之后几天时间,李信也得到了这一个消息。
  
  “桓温是不是气得要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李信对屠七问道。
  
  “据探子打听的消息来看,似乎的确是这样!而且,自他得到消息之后,好像便加快了整军的速度,如今正训练大军之中!”
  
  “这一定是郗超劝他的,让他强根固本,壮大自身的实力。毕竟,明眼人都知道,只要桓温手中的实力一直保持强大的话,朝廷便拿他没有办法。”李信想了一下之后,笑道。
  
  “若真是如此的话,对于咱们来说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到时候,上洛郡那边的压力怕是会增加许多!”屠七听了,有些忧心的说道。
  
  “无妨,他壮大他的,咱们发展咱们的!之前说的道理,对于咱们来说也是一样!再说了,如今这天下真正对江左有威胁的,可不是咱们,而是燕国。因此,只要燕国还在的话,桓温就算是不想与咱们保持友好也不行了!”相比之下,李信却是对这个事情不太担忧的。
  
  “倒也是!”屠七点头道。
  
  李信这边忙着发展壮大之时,他周围的那些的势力也都没有闲着。燕国与桓温都各有侧重,而乱了一年多塞上草原,此时也终于是恢复了平静。
  
  刘卫辰终于是将各部族给重新统一到了匈奴的大旗之下,但相比起刘阏头南下之前,如今的匈奴势力可谓是缩水不少了。
  
  其中的关键原因,除了是因为之前的内战,造成了匈奴族人的大量死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由于各附庸小族离散了。
  
  原本许多团结在匈奴旗帜之下的胡族部落,有的直接北上,依附代国去了。还有的要么是直接南下,前往眴卷一带生活,要么就是向东进如同之前的贺赖头一样,投靠燕国去了。
  
  到了最后,还依然留下的那些部族,已经是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了。如此一来,打到最后的刘卫辰接手了一个烂摊子,几乎是欲哭无泪。
  
  “可恨呐!我们打来打去这么久,反而是让其他人得了利!该死的刘阏头,若不是他背叛了长生天,残杀长生天子民的话,伟大的匈奴岂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单于帐内,刘卫辰将所有的罪责都归根到了刘阏头的身上。
  
  反正他现在是败军之将了,按照成王败寇的法则,自然是得背负起所有一切的罪名了。如果是在中原王朝的话,可能还会说得含糊一点,至少表面上显得大义凛然,但在草原胡族这边,说得可就是直白许多了。
  
  毕竟,这里的法则便是如此,一切都是那么残酷,都是那么明白与赤~裸裸的。
  
  “单于,如今咱们的部民大大减少,牛羊马匹也都因为战乱而损失重大。未来若是有强敌侵犯的话,恐怕咱们便无法抵挡了,还请单于早做准备才是!”一个部落的首领说道。
  
  “如今咱们形势不妙啊!南面乃是新近强大起来的华山军,上一次咱们与之交战之时,他们的情况大家也都见到了。至于北面,代国势力强大,铁骑无双,咱们恐怕难以抗衡。处于这两个势力夹击之中,实在是憋屈得很!”刘卫辰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呢,只是现实残酷啊!他也只能无奈的叹气了。
  
  “依咱们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还是依附于代国为好!反正咱们之前便一直是依附于代国,此时继续依附也不算是什么坏事!而且,有了代国的保护的话,相信那些华山军应该不敢再打过来了!”底下有人又提议道。
  
  “就是啊!只要给咱们一些时间,等到咱们恢复了实力的话,到时候先将华山军给收拾了,再回头来解决代国的问题。若是能够将这两个强敌都给解决的话,咱们一定能够恢复单于王庭的兴盛,使长生天的荣光永远照耀草原之上!”刘卫辰的一个兄弟,此时激动的说道。
  
  “嗯,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咱们长生天的儿女,向来是只服强者!暂时臣服代国也没有什么可耻的!伟大的冒顿单于不也曾经向东胡低头过吗?后来怎么样?还不是将东胡给一举消灭,从此建立起了强大的匈奴王朝吗?”听到众人所说,刘卫辰顿时是恢复了不少的信心。
  
  “单于,小的前些日子悄悄潜入了华山军的眴卷县内去查探敌情。只见到那眴卷县如今好生兴旺,每日里来往于此县城之中的各方商旅络绎不绝,车马塞于道间。据说,眴卷县内光是金银之物便是数以十万计,更不要说是其他各种等待售卖的货物了!若是咱们能够将这些东西都给抢过来的话,只怕之前的损失便通通都恢复过来了!”此时,底下有一个小头目突然间开口道。。
  
  “哦?你所说可是真的?那眴卷县建立不过才短短两年时间而已,居然就有如此兴旺?”听到这话,刘卫辰不由的惊讶道。
  
  “小人岂敢欺骗单于您呢?的确是这样,不信的话您可以再派人前去查探。如今的眴卷县城早已经是商旅云集之所,而且,因为华山军只开放了这一个榷场,所以,大家都只能够在那里进行交易呢!之前依附咱们的那些小族杂胡,有许多如今都受到这城池的吸引,纷纷依附华山军去了。若是任期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只怕剩下的部落也都将会被慢慢吸引过去的!长此以往下去,咱们大匈奴岂不得分崩离析了?”那人连忙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