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蜀师 > 第037章 斩首行动

第037章 斩首行动


  张苞带队跟着陈恪前行半个时辰后,来到距离官道不远处的一个很大的天然山洞里:“少将军,这里非常安全。”
  张苞满意地点点头:“兄弟们,大家先在山洞里随便找地歇息歇息。”
  张苞说完便和庞宏、法邈、张南一起来到一块平坦的大石上的坐下,而后大家纷纷拿出干粮和水吃了起来。
  吃完干粮后,张苞看着三人苦笑道:“没想到张鲁会在汉昌城,大家都说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张南凝眉道:“师傅,张鲁既然在汉昌城,那这里情况就不是咱们能够把控的了,不如把这边的情况先上报给主公?”
  张苞微微摇头:“主公的目标是汉中,而不是张鲁。现在主公忙着在汉中抵挡曹操的进攻,哪里会分身管张鲁。
  而且我们不能一碰到困难就上报给主公,那样我们巡查的意义就没有了。主公只是让我们不要随意杀人,可没说让我们事事都上报。”
  张南闻言低头不再说话,张南觉得张苞教训地很对!
  庞宏接着道:“兴国哥,那你作何打算?难道你想凭借咱们这点力量对付朴胡和张鲁?”
  张苞点点头瞪眼道:“不然呢?”
  法邈眨眨眼睛:“兴国哥,我反对,那样做太危险!咱们的任务是巡查,不是对敌!既然巴西郡境内的朴胡和杜濩二人有反意,而且张鲁也在巴西郡境内,那我们就应当把巴西郡的情况上报给主公,而后绕道到其他郡巡查。”
  张苞看着庞统和法邈不由地微微一笑:“二位,你们想多了!你们说,我们现在在汉昌城附近,朴胡和张鲁能知道吗?”
  庞宏和法邈都微微摇头。
  张苞见状大笑:“这不就对了吗?如果我们今夜奇袭汉昌城,而后杀了朴胡和张鲁,你们说这巴西郡是不是就轻易回到主公麾下了?”
  庞宏凝眉看着张苞:“兴国哥,他们二人有那么容易被杀死吗?汉昌城可是人家的老窝,咱们能在汉昌杀死朴胡和张鲁?”
  张苞点点头肯定道:“能!而且一定能!一来我们是奇袭汉昌城,他们没有一点防备。二来我们麾下这六百兄弟可都不是庸手,突袭汉昌城杀死朴胡和张鲁没有任何问题。”
  “不行!”张南突然抬头看向张苞。
  张苞也看向张南:“还有哪里不对?”
  张南正色道:“张鲁麾下的阎圃可是一名会火法的仙师,我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张苞闻言微微一笑:“原来你是担心这个。我手中还有仙宠飞天,足以对付阎圃。“
  庞宏不由地双眼一亮:“对!还有飞天!我都把它给忘记了!飞天可是非常厉害的!”
  法邈也兴奋地点点头:“对!有飞天在,我们这任务就完成了一半。”
  张南见庞宏和法邈都对飞天非常认可,便不再说话。
  张苞见状正色道:“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我们事不宜迟,今晚就行动。大家现在就歇息,今晚亥时准时出发。”
  “遵命!”众人齐齐领命。
  张苞虽然做了这个决定,但是张苞却很清楚,今晚他们能不能成功,全看行动的速度。
  如果他们能够快速解决遇到的敌人,那行动自然会成功,否则就玩完了。
  不过张苞知道一旦他们杀了朴胡和张鲁,那朴胡和张鲁的部下便群龙无首,自然也就对他们形不成威胁。
  时间就在等待中缓慢流失,张苞却一点也无困意,这必定是他第一次指挥战役,而且是斩首行动。
  当晚亥时一到,张苞便带着五百五十名兄弟拿着武器和绳索步行前往汉昌城。庞宏和法邈带着五十人留下看护马匹。
  子时四刻,张苞带队悄悄来到汉昌城下。
  此时是二月初,子时的天非常黑,但是汉昌城头却依然能看到明亮的火把附近有少数士卒在来回巡城。
  张苞见状叫出飞天,而后让张南乘骑飞天凌空向汉昌城头飞去。
  张苞看到张南跃到汉昌城头后,很轻松便和飞天一起解决了游走的士卒。
  张苞见状直接右手一挥,所有的监察使便悄悄向汉昌城下靠近。
  兄弟们来到汉昌城下后纷纷向城头抛出飞钩,而后一个个快速向汉昌城头攀爬。
  飞天这时飞到张苞身前,张苞直接跃到飞天背部,而后由飞天载着飞到城头。
  张苞来到汉昌城头一刻钟后,兄弟们也全部上来了。
  张苞于是一挥手,大家便纷纷向汉昌城内奔去。
  “敌袭!”突然,一声嘹亮的喊声划破寂静的夜空,而喊声就是从张苞的监察使队伍中发出。
  “敌袭!”再次伴随着一声喊声,张苞看清了是投降的陈恪:“快杀掉他!”
  陈恪身边的监察使得令后纷纷出刀捅死了陈恪。
  陈恪死后,张苞沉声道:“快!迅速前往城主府。”
  张苞说完便乘骑飞天冲上天空,而后指挥下面的兄弟急速向城主府奔去。
  张苞带队来到城主府大门外时,城主府大门出已经有百多名士卒在严阵以待,张苞见状直接命飞天冲了过去。
  有了飞天打头阵,众监察使也纷纷冲上前。
  张苞本以为己方的兄弟很威猛,没想到城主府一边的护卫也不弱,战斗迟迟不能胜利。
  张苞也不得不出手助战。
  “快!快!保护大人!……”
  城主府门前的战斗眼看要胜利,张苞却听到远处出来了急急的脚步声,却是敌人的援军到了。
  张苞见状大声道:“张南,你带二百人留下拖住来敌,其余兄弟随我进城主府!”
  张苞喊完便冲向城主府内,身后何大和何二带着二百来名监察使连忙跟上。
  张苞冲进城主府后,却见阎圃带着二十人挡住了前路。
  阎圃看到张苞冷笑道:“刘备真是越来越活回去了,竟然派个小娃娃来这里夜袭!”
  张苞不容阎圃再说下去,而是沉声道:“飞天,给我上!杀了他!”
  张苞喊完,一旁的飞天便朝阎圃扑了过去。
  阎圃如临大敌般迎战飞天。
  张苞接着一挥手,身后的二百监察使便向阎圃身后的护卫冲了过去。
  张苞带着何大和何二绕过战斗的人群,直接冲向阎圃身后的房屋。
  “啪!”地一声,张苞一脚踹开房门,看到了端坐在屋里的张鲁。
  “张鲁!看你往哪里逃!拿命来!”张苞喊完便亲自持剑向张鲁刺去。
  然而,张苞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剑却在张鲁胸前一米处被一道气漩挡下,张苞怎么也刺不穿。
  “给我刺!”张苞不信邪,再次对着张鲁的胸刺出一剑,却依然被一道气漩挡下。
  张苞看着惊讶的张鲁,知道这道气漩肯定不是张鲁释放的。
  张苞收回剑后怒视四方:“什么人?有种你出来!”
  “小家伙怒气很大吗!你师祖也没你这么大火气!”一道虚影在张苞身前浮现。
  张苞二话不说直接持剑刺出:“去死吧你!”
  张苞连刺五剑,却奈何不了虚影,张苞气得接连不断刺出:“去死!去死!去死!……。”
  张苞真的想手刃张鲁,完成他对他师傅张任的承诺,然而这道虚影却在阻拦他,张苞岂能不愤怒!
  “你小子疯了!既然如此,那本道爷就送你一程!”虚影怒道。
  “你敢!”
  虚影向张苞刺出的一道青色光亮被另一道金色光亮给拦下。
  “童渊,你真的要护他?”虚影被挡下后看着张苞身后正色道。
  张苞闻言连忙向身后看去,却见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男子沉声道:“张道陵,你还有脸问我?”
  虚影闻言怒道:“童渊,你是想跟我比试高低吗?”
  童渊冷声道:“比试就比试,谁怕谁?”
  虚影冷笑道:“童渊,你这烈徒杀死了我们教内那么多教众,我今日不想跟你计较,带着他们离开吧!不要把我惹怒了!”
  “哼!”童渊冷哼一声,而后看向张苞:“苞儿,走吧,今日事不可为,来日再说。”
  张苞看着童渊,双眼的泪水唰地就滚落:“师祖!我答应我师傅要手刃张鲁的!”
  童渊长叹声,而后右手对着张苞的脑袋前一挥,张苞便昏迷了。
  “少主!少主!”何大和何二见状关切地看向张苞。
  童渊微微一笑:“苞儿没事,你们快走吧。回汉中去。”
  童渊说完便走出屋,而后脚踏飞天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