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半身人绊生魂 > 第二十八章赌场

第二十八章赌场


  清晨时分
  此时的秦云霄对如家镇也是较为熟悉,足以避免熟面孔的偷摸进了泷家宅邸。
  白樱发自内心得疑惑道“你以前是做贼的吗?”
  一句话说的秦云霄踉踉跄跄险些摔倒“冤枉啊!只不过是熟悉这里的地形罢了。”
  正说着便将泷家后门打开,先是探头大量,这才放心的将门打开放进一人一狼后小心得将门关闭。
  自从秦云霄离开如家镇也有些时间,但说不上太长,可眼前宅邸内就像年久未有人居住一般。
  甚至随手一抹都是灰尘。
  喃喃嘀咕道“泷氏也应当不会如此懒散。”
  白樱却是说了个坏猜想“会不会你离开的那一夜,她便被人带走了?”
  秦云霄心中也是一阵犯怵便不再应当。
  继续向泷氏房间走去。
  叮!铛!
  脚像是踢到什么金属碰撞在在一起发生响声。
  下意识俯身查看“剑?”
  拿起地面上掉落的两柄长剑,上面有着不规整的血渍,而从正门到堂屋这条路上同样有着未被清理的血痕。
  秦云霄的心瞬间被揪到了嗓子眼,紧握着手中两柄武器,自责道“是我害了她!我若不走,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白樱拍了拍其肩膀安慰道“错并不在你,而是惦记此地的人。”
  话音刚落,从前方逐渐走出几人,而秦云霄二人自然是注意到。
  纷纷握住了自己的武器,而白牙极为配合的龇牙咧嘴。
  陆陆续续的从屋内走出的黑袍人数量至少有着十人左右。
  而令秦云霄讶异的并非是人数,而是他们脸上虽佩戴的面具,这种狐狸面具只有在烟街之主魁齐三身上看过。
  只不过这些人佩戴的面具略显粗糙,而身上的黑袍也像是仿照魁齐三的穿着。
  不由得将二者相联系,白樱附耳轻声道“据线人所说,影教之人,皆会佩戴狐狸面具以及穿着黑色长袍,由此应该不会有错。”
  秦云霄握刀柄的手愈发的紧实,而白樱更是早早做出了迎战的动作。
  黑袍人中为首之人,站了出来先是打量了眼秦云霄二人随后视线落在了白牙身上
  口中呢喃着道“这小狼还真有点相像。”
  秦云霄不顾这话,喝道“来者何人?”
  向前踏出的一步,引得其余九人纷纷亮出兵器。
  一时间剑拔弩张。
  为首之人负手沉声道“尔等若就此退去,我等当未曾见过尔等。”
  秦云霄可不管对方的忠告,狼刃即将出鞘,而对方显然也正等待着。
  这时白樱伸手拉住秦云霄
  阻止道“等等...”
  此时秦云霄满是自责内疚,甚至脑子里全是泷氏被混混侮辱的画面。
  面露铁青的看着白樱,沉声道“你怕了?”
  怕?
  白樱自问不曾有过,只是碍于形式,恐怕先走才是上策。
  劝道“人多势众,我们不一定是对手,况且泷氏也不一定是他们抓的。”
  闻言,秦云霄回头看向为首的黑袍人
  锵!
  长刀拔出指着对方,怒道“此宅邸主人,在你们手上吗?”
  后者丝毫不畏惧,淡淡摇头道“吾等来时便已空无一人。”
  秦云霄轻微点头道“好。”
  随后立刻收刀带着白樱与白牙出了宅邸。
  而为首的黑袍人确实回头看向身后的一名黑袍人,轻声道“若是知道,成了这幅样子,该会做何种表情。”
  面具后面的脸逐渐露出一抹奸笑,而在他视线当中的面具人,双眼无神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
  出了宅邸后便是去了之前泷氏摆摊的地方,自然而然此时这位置是空着的,而周围的小商贩照旧的营业。
  秦云霄当即找着了卖水果的张姨。
  见来者张姨着实被吓了一跳“哎呦,这是云霄嘛?你没事吧?”
  后者关心的拉过秦云霄仔细打量着。
  “自打那刀疤脸来闹事后,不但连你就是泷夫人也不见了踪影啊!”
  秦云霄频频点头,随后问道“张姨,那刀疤脸现在人在何处你知道吗?”
  张姨担忧道“怎么?你要找他麻烦?那可千万别去啊!他们就是我们如家镇的蛀虫惹不得!惹不得。”
  秦云霄毅然决然的摁住了张姨的双手道“泷夫人待我不薄,她现已失踪多日,若有差池,我真是百死莫赎啊!张姨!况且我还带了朝廷之人。不会有事的!”
  后者也被秦云霄这番真情流露惊住的,打量了眼秦云霄指着的白樱。
  后者早已换成男装,头发也是竖在脑后,俨然一副男子样。
  半响后缓缓开口道“那刀疤脸仗着有县太爷撑腰,正日混迹于过两条街的一家赌场内。”
  随即微微欠身作揖道“谢张姨!”
  而后便转身离去,这时张姨又开口道“云霄啊!”
  “怎么了?”
  张姨哽咽得说道“为我们出口气!”
  这时周围摆摊的小贩都纷纷站了出来,他们也是清楚这次也许就是他们反抗地头蛇的最好机会。
  纷纷投来求助的目光。
  秦云霄也不再应话,上马迅速的赶往张姨所说的那家赌场。
  而这路上白樱情不自禁的多看了眼一旁容易感情用事的男人。
  “也许这才是他的魅力。”又是自嘲的笑了笑。
  ...虽说是清晨,但赌场内,赌徒的络绎不绝确确实实超出了想象。
  人多了反而不容易找,当即让白樱守在外头,注意来往的人。并且吩咐白牙绕道去了后门。
  身上的佩刀着实碍眼,哪怕进了拥挤的赌场,也会被让出一条道,显然没人愿意招惹。
  当然也只有入口是这样的情形,越往里面越显得宽敞,整间屋子里坐落有序的摆放着各种桌子。
  秦云霄眼睛虽然在上头飘忽不定,让人误以为他是在琢磨该在哪下注,不过事实是他仔细的打量着每一个人。
  这时,一穿戴整齐的男子走上前来笑道“这位仁兄不压吗?”
  闻言,下意识看了眼其身后的两名壮如牛的大汉。
  心里嘀咕道“应该是这赌场的人。”。
  秦云霄也不恼怒客气道“呵呵呵,第一次来玩,不知道改下何处。”
  “难怪,从刚才就见阁下有些眼生,来我领阁下转一转,不急着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