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蜡笔小新里的懒散人生 > 第二章.孤儿院

第二章.孤儿院


  天已经黑了,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只有几个出去应酬的上班族醉醺醺的回家。
  这些个上班族中也有个别比较清醒的,当他们看到一个英俊的小哥站在垃圾桶旁边,手往里掏,脸上笑容灿烂,简直怪异至极。
  “这是哪里来的傻子?”不由放快脚步回家。
  这个傻笑的傻子就是泷泽悠,不久前听到系统的声音,给他高兴的现在都没有过劲,傻笑了一个多小时。
  “想不到我也有今天啊!哈哈哈!”越想越是开心,泷泽悠大笑出声,手翻动垃圾的速度也快了几分。
  本来有了条鱼,他不打算在翻垃圾桶了,可是他知道系统之后,决定今晚加餐,找点东西跟鱼配一下。
  “对了,不知道你有什么用呢。”泷泽悠对系统问道。
  “参与野原新之助的生活,可以获得奖金,根据参与的多少,发放奖金。”
  泷泽悠眼睛一亮,这么说自己一招跟着新之助,就可以吃喝不愁,懒懒散散过一辈子了?这种好事上一辈子也找不到啊。
  “那我的钱在哪里?”泷泽悠问出了最担心的问题。
  “小钱会自动出现在钱包里,至于大量钱会出现在系统赠送的银行卡里。”
  系统还是蛮靠谱的,泷泽悠笑意更浓,眼睛一亮,看到埋藏在众多垃圾深处的五百元,高兴的差点没有飞起来。
  “哈哈哈!五百元!发财了!”泷泽悠黑糊糊散发着恶臭的手不停的翻动着五百元硬币。
  “身上有一千五百元,该吃点好的犒劳一下自己,而且这身衣服是不是也该换换了,太臭了,自己还怎么睡觉。”
  于是乎,带着一千五百元的大款泷泽悠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孤儿院里,把钱甩在了院长的桌子前,不为别的,冲院长把自己赶出去这个丢脸的事,这个场子不管怎样也要找回来。
  “我挣到钱了!”泷泽悠黑糊糊的手狠狠地拍在桌子上,留下一个黑手印。
  带着眼镜的院长意外的看着泷泽悠,带着一点欣慰。
  他知道泷泽悠的性格,知道他懒散惯了,待在孤儿院里不会有什么出息,自己也曾出钱让他去上高中,可惜没几天就被开除了,作业不写,让他同坐的女孩子写。
  老师警告了好几次无效,把他弄到了一个人坐最后一排,还能跟别人搭上线,不写作业,考试的卷子都懒得写。
  被开除的泷泽悠回到了孤儿院,天天坐在老树下晒太阳,看的院长恨得牙痒痒。
  跟他同岁的人要么是勤工俭学上大学,要么去工作,还能拿点工资来孝敬一下他这个老人家。
  可他倒好,工作不找,学也不上,自己跟他聊了好几次,有人愿意资助他,让他上大学,不必为了钱发愁,这是多么好的事?
  院里好多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可泷泽悠还是不愿意,就想当个咸鱼,游手好闲。
  美其名曰:不吃软饭。
  本来他们同岁和小好几岁的许多小女孩都跟他玩得来,他也乐得自在,从小跟那些女孩玩扮家家酒,演个什么只用坐着、躺着的角色。
  男生的游戏都需要运动,太累了,不适合他,所以大部分男生都觉得泷泽悠是个娘娘腔,羞与他为伍。
  大部分女孩跟泷泽悠的关系都不错,喜欢他的就不少了,毕竟长相摆在那里,小时候有些可爱,长大了颜值就更加完美,所以被表白的次数不少。
  同意?不存在的。
  女朋友什么的最麻烦了。
  一起长大的那些青梅竹马,有些被收养,有些去上学,有些去工作,她们知道了泷泽悠的事,都表示愿意资助他上大学,这么多人资助一个泷泽悠还不是轻松。
  泷泽悠何许人也?上学?呵呵……
  于是就出现了不吃软饭的霸气宣言。
  现在的泷泽悠想想,当初有过几个女孩找过他,意思是她们赚钱供泷泽悠上学,等他毕业就结婚,这泷泽悠能忍?
  童养夫?这不得被笑死?我堂堂三尺男儿岂会如此厚颜无耻。
  于是就出现了院长实在忍受不了泷泽悠,把他扫地出门,让他知道一下社会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好混的。
  今天的泷泽悠虽然狼狈不堪,但是院长想起他辛苦赚钱的样子真的很迷人。
  院长平时针锋相对的语气变得平缓,有些不同寻常的温和,道:“小悠啊,院长当初赶你出去就是为了让你知道社会的不容易,你看看你现在,还是回来老老实实的上学吧。”
  泷泽悠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泷泽悠了,他知道院长是为了他好,但是还是不想上学。
  “院长,我已经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了,但是我这几天吃的好睡得好,根本不会挨饿!”说到这泷泽悠的肚子很不配合的叫了起来。
  “呃~”院长看了眼泷泽悠的肚子,然后用我看你表演的眼神看着他。
  “最近龙虾吃多了,拉肚子!”泷泽悠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院长轻笑一声,从自己桌子底下掏出来一个盒子,往泷泽悠一推。
  泷泽悠眼睛看着院长那张恐怖的脸,没错不是慈眉善目,而是恐怖的脸。
  院长脸上有一条疤,就像一只蜈蚣爬在上面,咧嘴一笑,能吓哭小孩,孤儿院里的小孩子都不怕他,反而很亲近他。
  也许是心地善良的人,不管长相如何,都能被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喜欢吧。
  “这盒子里有一套房子是租的,还有一张银行卡密码是123456,如果你执意不肯回来,那就去自己生活。”
  院长脸上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
  泷泽悠嘴一撇,不屑道:“我还需要你个老头子的钱?我看到这一千五百元没?”
  泷泽悠拿起钱在院长面前晃了晃,然后捡起地上的鱼,夹在腋下,也不嫌脏,背对着院长,一个挺拔又高尚的背影留给他。
  “还是留给那些弟弟妹妹们,让他们去读书吧!”
  头也不回,泷泽悠迈步离去,走的那叫一个坚决。
  泷泽悠远去,院长看着门口,一声叹息,“这孩子,还是那样好面子啊!”
  他却没有把盒子放下去,双手交叉撑着下巴,头微低思考着什么,这幅模样把进来的一个叫他吃饭的小朋友吓一跳,差点哭了。
  ……………………
  ……………………
  “啊!!!”孤儿院外,一个脏兮兮的身体用拳头轻击墙壁,然后蹲下去抱着头喊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好面子啊!我不想睡木板啊!”
  现在的泷泽悠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一套房子就这么跑了,自己又要去睡公园了。
  抱怨着自己的泷泽悠丝毫没注意一个人在靠近他。
  “你是……悠吗?”一个女生怯怯的传来。
  泷泽悠猛的抬头,看到一个扎着马尾辫,有斜刘海的面容俊秀,一看就很自强的女生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
  “我不是!”泷泽悠猛的窜起,奔跑的速度没有被鱼店老板追的那么快。
  因为被老板追的时候他还有些力气,现在没吃饭,已经饿的头昏,跑的速度自然就慢下来。。
  泷泽悠之所以要跑,就是因为那个女生他认识,是孤儿院里的一个孤儿。
  没有上学,而是年龄到了就去动感汉堡店打工的女生,曾经提出供自己上大学的女生,这个时候让他看见,还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