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玖先生 > 第一百四十章 谁给你的勇气

第一百四十章 谁给你的勇气


  田大福出手轰击被流极圣地老者铜镜封住的入口,林阳则是在舟上稳固肉身,他现在的肉身层次其实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了融道层次,只不过还没有将道融入肉身,这是极为关键的一步。
  “咣!”
  一道碎裂之声传来,流极圣地老者布下的禁制被打破了,田大福一头冲出大殿。
  第五殿中亦有许多修者,他们是后面赶来的小势力的修者,还有一些实力低下,认为可以进来捡漏的散修,第六殿中的异象他们自然看到,所以都停留在第五殿。
  此行对于他们来说就算一无所获,但是日后也算是一件可以向别人吹嘘的资本。
  此时见田大福带着林阳出来。,立马围了上去,
  “道友,里面情况怎么样了!?”
  围上来的这些人表面和善,但是实际上已经将林阳还有田大福的退路全都围住,这两人只身从第六殿,帝者安息之地出来,很有可能得到了什么,已经满足,准备离去。
  看这两人的模样不像是圣地和古族中人,实力也不是很高的样子。
  “你们刚才的那个舟是什么宝贝,不知道能不能让道友我见识一下。”
  一个实力稍高的修者走上前,他觉得可以吃定这两人。
  田大福面色一冷,里面的大人物都搞定了,没想到被眼前的这些杂鱼拦了下来,真是让人聒噪。
  “将舟留下!否则今天就别想走了!”
  忽然人群之中挤出人喝道,语气之中杀机毕露,他不像之前这人伪善。
  “就凭你能够抢到手么?”
  田大福大笑,扫了他一眼,这人不过是一个归元境初期的修者,灵力最多淬炼了一两次,虽然看年纪已经算是不错,但是要分和谁比!
  第六殿中那些各个大族的天才,这个年纪,哪一个不是归元境巅峰,甚至有数人已经晋升求道境,田大福亦是求道境,而林阳则是归元境巅峰之中的巅峰,灵力淬炼十八次。
  “我是北地狼神宫的人,今天你们要是不交出那舟来,我便要你生不如死!”
  这青年道。
  这些人赶到此处后,在第五殿观望第六殿,明白里面似乎发生了一些异变,那些大族子弟被困,而这两人却能够逃脱,大家都将注意放在那舟上,先前有人有人试图进入,可是失败,他们觉得得到那小舟后,便可以进入第六殿。
  “狼神宫?没听说过!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抢夺,看来平日里恐怕就教风不正,今天本真人就替天行道,帮你们正一正教风!”
  田大福冷笑道,从来都是他阴人,他坑人,没想到今天有人敢抢他!
  “就怕你风大闪了舌头!”
  那狼神宫的弟子身形一闪,忽然消失,与他一起的几个弟子也一同出手,他们狼神宫以速度见长,幻狼身法诡异,让人难以捉摸。
  不仅有身影袭向田大福,还有几道身影袭向林阳,看的出来,这两人是一起的,只要拿下其中一个,说不定可以以此要挟另一个人乖乖就范。
  他们都是归元境弟子,其中有一个的气息甚至有归元境灵力锤炼七次,他们觉得吃定两人。
  “现在求饶还来得及,交出小舟,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
  其中一人已经出手,但是还在游说,似乎居心叵测,有意扰乱视听。
  “交出小舟都要杀,你们真是霸道!”
  林阳神色自若,他知道这些人杀不了他,但是看他们十分自信的样子,真是有些搞笑。
  “哧!”
  冲在最前面那人拳上伸出利爪,寒芒点点,朝着林阳心窝而来。
  那利爪直接将林阳扎了个对穿,这人嘴角勾起邪笑,立马反手一挽,想要将林阳的心直接掏出来,震慑在场所有人。
  但是他随即色变,他扎中的竟然只是一道残影,并不是林阳的真身!
  可想而知,林阳的速度,在身体被锤炼蜕变之后有多快,他就像是一道闪电。
  “啪!啪!啪!”
  几道沉闷的响声连在一起,就像是一道声音一样,三个袭向林阳的身影如遭雷击,全部被打了一拳。
  “噗!”
  有人被打在胸口,直接胸腔凹陷,喷出一口鲜血,被打在脑袋上的则是当场暴毙,还有一个被林阳打在肋下,直接晕死了过去。
  周围众人色变,这个少年好强!
  另一边,袭杀向田大福的三人也被田大福一击斩尽,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狼神宫?不过如此罢了!”
  “我狼神宫年轻一代杰出弟子在闭关,没有前来,不然你早就被吊着打了!”
  在场的剩余狼神宫弟子嘴硬道,输人不输仗。
  “你们两个跳梁小丑也敢在这里卖弄?将那舟交出来,然后跪下求我,我还可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人群中缓缓走出一人,他似乎十分自信沉稳,看了看田大福,又看了看林阳冷冷道。
  这个人的语气十分居高临下,让人听了便极其不爽,他的狂妄甚至超过了洛族的洛飞。
  林阳将目光移向这人,心头一跳,这个人年纪比他们大了许多,境界似乎在求道境,以林阳目前的修为还看不出他的具体实力,但是毋庸置疑,这个人很强。
  “你又是谁!?”
  田大福问道。
  “北地流火教弟子宫正!”
  他直视田大福,十分的镇定从容。
  流火教是流极圣地的附属宗门,没想到这人没有和流极圣地的人一起进入第六殿。
  “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见么?交出小舟,跪下向我求饶!”
  宫正双手负在身后,神色平淡,似乎在说着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田大福笑了,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两条线,他露出洁白的牙齿,似乎听到了世间最有趣的笑话。
  “你在笑什么?我给你们活命的机会,难道不珍惜么?”
  宫正一步步向着田大福走去,他要先对田大福出手。
  “我在笑是谁给你的勇气,一个求道境的修者却好像摆出自己是巨擘境一样的姿态,不装你会死啊!”
  田大福收起微笑,摇了摇头道。
  宫正不再言语,他一步跨来,探出一只巨大的火手,烈焰燃烧,气息灼热!
  田大福御出一枚纤细如发丝的金针,直接冲了过去,宫正都没有看清,依旧在往前压来。
  “啊!”
  宫正一声惨叫,手扶眉心,踉跄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