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道证黄庭 > 第三十七章 上古秘闻

第三十七章 上古秘闻


  于后……
  道士又有些咬牙切齿,娓娓讲起了万佛堂的来历。
  据他所言:万佛堂最初本是座破落庙宇,泥墙破瓦,门不掩户,窗帷残缺,唯一的佛祖金身还是陶土所铸,好不凄惨…别说油灯香火日夜供奉,就连僧侣都不曾拥有,被世人足足忘却在深山老林长达数百载,就要泯灭于岁月的长河之中。
  然,时也命也——
  或许是苦尽甘来,这座泥土半掩的庙宇终于在坍塌之际迎来了第一个落脚户……
  来人是个苦行僧。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是佛还是魔。只知道他身生浓疮,面容丑陋…左腿僵而不化,走起路来一起一伏。头顶更是有乌鸦在不间断的盘旋徘徊,像是一片乌云,带有阴森森的啼叫,被人视为不详!
  凡是所过之处,树梢皆是向西弯伏,走兽避让,山神土地和村中祭灵更是一夜消失。
  丝毫没有存在过的痕迹。
  为此还惊动了数方宗门,甚至引得神坻下凡查探,结果却无一所获。
  久而久之,此事也逐渐被人忘却,沦为天庭众多悬案中的一桩,直到六千年后的三族大战才重新浮出水面——
  那天众生在哀嚎,神佛在陨落,整个世界都化为了血与泪的海洋…即便人妖二族合力抵抗魔族,也是独木难支,寸寸溃败。天帝被魔族三皇堵在了凌霄殿外出不得,佛祖气运金莲被破,妖帝被人偷袭斩碎了道基,仅余缕残魂飘飞不见踪迹。
  九州大地,灭亡的宗门更是不计其数。
  放眼望去,九州、仙界、妖界全是倒在血泊中的尸首,视野一片血色!
  异度空间内的封印也随着血祭越来越弱。屏障更是寸寸崩裂,阵基摇曳不定,裂痕像蜘蛛网般布满了天空,一只狰狞的巨手也慢慢从中探了出来——触之必死!
  那紧随而来的滚滚魔气更是遮天蔽日,宛如暗夜降临,瞬息就抹去了数以百万的生灵,化为了他重临天地的养份!
  魔焰顿时高涨…
  人妖两族仅存的希望也因此彻底被斩去,看不见丝毫的未来。
  然而就在众生绝望之际,青州境内一座荒山忽地佛光大作,山林炸碎。一只擎天巨掌跨界而来,携带无上伟力拍向天空,硬生生将即将挣脱封印的魔帝拍回了深渊,只留下愤怒、不甘的咆哮响于世间——天空上的裂痕也得到了缓解。
  不过……
  魔帝虽重归深渊,但阵法已破。为了将这天地第一尊魔再次封印,这尊自青州走出的佛陀在点燃元神后,同样举步踏入了归墟深渊之中,以自身性命修为来净化魔气、修补阵法,断绝了魔族此次入侵的目的。
  而人妖两族也借机全力反攻,最后以天帝战死,佛祖转世,顶尖宗门消亡,妖界被毁的惨烈代价才勉强取得了胜利。
  自此也才有了后来数十万年的安稳……
  只是那最后力挽狂澜的佛陀却无人知悉他的来历,仅有幸存的神坻在告知世人…救度众生的佛陀于六千年前便存在世间,这也算是不让他仅仅昙花一现,有个出处吧。
  三百年后。
  新任天帝即位,敕封佛陀为普世大天尊,化封道场…追寻战死众神转世之身,安抚妖族。
  七百年后。
  佛祖转世归来,敕封佛陀为西方未来佛…特降佛经于道场,并赐名万佛堂,且以师待之。
  于是,随后数万载的时光,万佛堂在天庭和灵山的特意放纵下,俨然已经有九州第一势力的痕迹。直到后来的佛道之争彻底爆发后,才渐渐形成了一个平衡。
  不过格局虽然恢复了平衡,但其底蕴却越来越雄厚。直接逼迫的道门大能不得不转世补全诸子百家,分其气运。
  然而也正是上古有此举动,才导致道门在天地大变的如今才没落的厉害,沦为近乎垫底的存在。
  ……
  “也就是说万佛堂如今还有完整的传承?”听完道士所言后,楚浩内心久久不能平息。他万万没想到万佛堂竟有这般来历。
  原本只是以为万佛堂与驭鬼宗一般和上古有着渊源,结果哪里想到居然会这般恐怖。居然能够牵扯到上古大战,还得到天庭和灵山的弥补、放纵,最后硬生生逼的道门不得不开创出诸子百家分其气运。
  如此看来,作为七十二洞天之一的驭鬼宗,还真算不得什么……毕竟它只是道门的旁支之一。
  若是再往细处深想,这从未听说过的万佛堂肯定有大量的修行秘籍。而且在玄奥之处必定完全碾压驭鬼宗,只是受如今天地限制而不得其用,这才窥视驭鬼宗的度魂之法和那只傻鬼,打算用以取长补短。
  当然…倘若要说万佛堂没有几本与度魂之法同样有效的功法,他是万万不会相信。须知连驭鬼宗这等旁支宗门都有一部功法略有薄效,而得到天庭与灵山垂青的万佛堂怎会没有——无非是被遮掩了起来而已。
  “这是自然。”
  瞥见楚浩浮现的神态,道士眼中划过一抹异色,低眉顺眼道:“万佛宗得益于金身法决,高手数不甚数。即便如今势微也仍旧是青州的顶尖宗门,往昔诸多传承自然也保存完整,贫道猜测他们是等待天地限制消失,或正在做那与贫道师门先辈想通之事。否则也不会这般急切的想要获得度魂之法与它。”
  闻言,楚浩眸光闪了闪,“你逃命的本领实在不低啊……”
  道士嘿嘿直笑道:“公子缪赞了。若是往昔,贫道自然逃脱不得。但如今万佛堂主持、戒律堂长老、十二神僧全都闭关破境。主事之人又未曾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等他反应过来时,贫道早就被那些红了眼的武僧追离了青州。”
  “你倒也果决。”楚浩似笑非笑的收回了目光,拿起那几本书籍悠悠起身道:“书就先放我这里了,看完再给予归还。瞧你现在的精神头不差,想来今夜注定无眠,索性就早早动笔吧——越早写完越早离开…”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噢…对了,还有你所知晓的上古秘闻也要写出来。就好比驭鬼宗和万佛堂那般——是全部都要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