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鬼灭之附带二次攻击的柱你喜欢吗 > 第二十七章 上玄集结

第二十七章 上玄集结


  “等等!为什么时隔一百多年的上玄会议会有个人类啊!而且这家伙是……为什么是这家伙!?为什么上玄中……”
  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西行寺罗转过头后,本来暴躁的墮姬瞬间安静下来,尤其是目光落在西行寺罗腰上的日轮刀的时候。
  她记得很清楚,两年前这个家伙用普通的刀砍下了自己和哥哥的脑袋,如果是日轮刀,怕自己和哥哥在那个时候已经没命了,墮姬在上玄中很弱,所以也很有自知之明,在看到时西行寺罗后果断闭嘴,目光飘飘的看向一旁。
  “咳咳,既然那位大人允许这个小哥进入无限城,那么肯定有那位大人的想法,而且老朽看,似乎童磨和墮姬都在这个小哥手上吃过亏呢。”
  在楼梯的角落,一个头上长瘤子的老人低声开口,他的眼中一边是上玄,一边则是肆。
  上玄之肆,半天狗。
  “人类?这似乎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进入无限城的人类。”
  在西行寺罗身侧的一个玉壶中,宛如鲶鱼一样的脑袋钻了出来,他的眼睛部分是伸出舌头的嘴巴,而在嘴巴和眉心却是两只眼睛,脑袋上没有头发,却是异常小的手组成,眼睛上分别是上玄以及伍。
  上玄之伍,玉壶。
  自远而近,一个赤裸着上身,全身纹满了代表罪人纹身的粉发少年走了进来,看到西行寺罗的一瞬同样一个愣神,之后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这个家伙,是人类?
  为什么会出现在无限城?
  而且从他身上感觉不到斗气?怎么回事?就算是婴儿身上都有斗气?不可能是普通人……这家伙是谁?
  上玄之叁,猗窝座。
  “不论是不是那位大人的客人,既然到了无限城,总要看看这个家伙的气量。”
  本身在壶中的上玄之伍玉壶突然说到,同时自己的身子从壶中窜出,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西行寺罗,长着鱼鳍的手刺向西行寺罗的脖子。
  “愚蠢。”
  墮姬看了一眼就转头不去看了,和西行寺罗交过手并且被单方面压制的墮姬清楚西行寺罗的速度,玉壶虽然很快,但尚在接受范围内。
  “啊啦,玉壶阁下做了会叫那位大人生气的事情呢。”童磨撑开扇子轻笑道。
  “那位大人既然将我们放在一起,自然有他的考虑,如果这样就被杀掉,想来那位大人也不是那么看重他!”
  玉壶的手距离西行寺罗不过十厘米,但也正是这个十厘米,却成了天壤之隔。
  玉壶的手被西行寺罗抓着,感受着那黏糊糊的触感,西行寺罗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之后另一只手抽出日轮刀,直接将其斩断扔在一旁,环顾四周,发现童磨距离自己最近,于是走上前将手在童磨的衣服上擦干净,童磨的表情瞬间僵硬。
  “鬼舞辻无惨将我和你们放在一起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凭借你们,是杀不死我的。”
  就算杀掉这个肉体,亡灵才是西行寺罗最强的状态。
  “还真是可怕的速度呢?”玉壶断掉得手并没有及时长回来,玉壶疑惑的看着西行寺罗的日轮刀:“奇怪的颜色,所以就算是上玄也没那么快恢复吗?”
  之前蝴蝶忍说过西行寺罗的日轮刀或许有别的用途,两年的时间内,西行寺罗也试过了,的确,自己的日轮刀会将鬼的恢复速度降低,但在其他方面就和普通的刀一样了。
  “玉壶。”
  就在玉壶准备有下一个动作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一旁响起,断断续续的话语,如果不说话甚至就连西行寺罗都没发现。
  那是一个穿着武士服跪坐在一个小隔间的男人,因为背对着西行寺罗,所以西行寺罗并没有看到他的样貌。
  “玉壶……道歉……”
  仅仅一句话,之前还有些嚣张的上玄之伍玉壶瞬间冷静下来,看着西行寺罗果断开口道:“之前是我的不对,阁下。”
  “啊啦,黑死牟阁下原来一直在这吗?我都没有发现呢。”
  童磨乐呵呵的走到男人的隔间旁,但伴随着一阵琵琶声,男人所在的房间与童磨之间出现了一道深渊,童磨及时止住了脚步看向手持琵琶的女人:“小鸣女,为什么不叫我去找黑死牟阁下啊,明明身为上玄,我们的关系可是很好的~”
  鸣女没有回话,而隔间内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转过身看向西行寺罗。
  那是一个额头上和下颚处都有红色斑纹的男人,体型不算高大,但裸露在外的胳膊看上去很有力量,最叫西行寺罗意外的是,男人腰上别着一把刀,同时脸上有六只眼睛,最中间的眼睛其中一个为上玄,另一个代表着上玄实力的,壹!
  除了鬼舞辻无惨外最强的鬼?
  上玄之壹,黑死牟!
  仅仅是目光看过来都叫西行寺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家伙很强,毋庸置疑的强。
  西行寺罗有预感,如果自己使用人类的身体绝对不会是这家伙的对手。
  其实西行寺罗很清楚在身体素质的差距上并不会差太多,但在剑术上自己绝对不是这个上玄之一的对手,即便没有交手,但冥冥中西行寺罗就有这样的预感。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有这样强大的手下,为什么鬼舞辻无惨还要躲着鬼杀队?这么怂的吗?
  琵琶声继续响起。
  在西行寺罗这样想的时候,一个房间从琵琶女鸣女的身侧出现,大门打开,穿着风衣的鬼舞辻无惨站在其中。
  除了西行寺罗,上玄们全部对鬼舞辻无惨表现出了敬畏。
  上玄之壹黑死牟弯下了腰。
  上玄之贰童磨合起了扇子,脸上的笑容消失。
  上玄之叁猗窝座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握拳撑地一手放在另一边膝盖上。
  上玄之肆半天狗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地上,甚至就连脑袋都完全贴地。
  上玄之伍玉壶一半身子露在外面,似乎想说些什么。
  上玄之陆墮姬跪在地上,目光却在西行寺罗和鬼舞辻无惨之间徘徊。
  “已经到齐了。”面色平淡的鬼舞辻无惨看着众上玄:“我们的客人也到了,那么关于一些话是不适合客人听的,鸣女,为客人单独先安排一个地方。”
  西行寺罗正打算说什么,却没想到琵琶声已经响起,瞬间西行寺罗的眼前产生变化,几乎是瞬间西行寺罗已经出现在一处房间内,房间内的桌子上已经摆放上了一壶茶,西行寺罗叹了口气,走到桌子前盘腿坐下,为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
  “好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