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鬼灭之附带二次攻击的柱你喜欢吗 > 第二十八章 千年前的秘闻

第二十八章 千年前的秘闻


  茶,是好茶。
  就算不懂茶道的西行寺罗都能尝出来是好茶。
  但主家,却不是好主家。
  西行寺罗看了眼房间角落中的眼珠子,淡定的继续喝茶。
  话说把客人邀请过来却不见客也太没礼貌了吧?
  不过……
  西行寺罗将茶杯放在桌子上,陷入了沉思。
  时隔两年,却不是私下来见面,而是将我拉到上玄的会议中。鬼舞辻无惨到底怎么想的?
  展示力量?
  不可能,鬼舞辻无惨应该清楚人类状态下的我不是真正的实力,而且展示力量也不应该给我看,随便哪个柱,“不小心”叫他跑掉,从柱口中展示的力量更有代表性。
  那是什么?
  西行寺罗不聪明,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动脑子的事情一般都有旁人解决,如果换成西行寺幽幽子或者魂魄妖梦,怕是能猜出个一二,但西行寺罗却丝毫没有摸清楚鬼舞辻无惨的想法。
  继续喝了口茶,用手轻轻扣击桌面。
  鬼舞辻无惨和我之间的交点只有魂魄妖忌以及幻想乡,成为鬼的要求我始终没答应,等等,这也就是说,鬼舞辻无惨在这两年期间找到了可以叫我答应成为鬼这个要求的条件?
  脑子好乱。
  深吸一口气,西行寺罗甩了甩脑袋,把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甩了出去。
  不想了,就看鬼舞辻无惨准备搞什么幺蛾子。
  在次肯定了动脑子不是自己的长相,西行寺罗站起身活动了下手脚,在茶都要凉的事后,房间的门被打开。鬼舞辻无惨阴沉着脸走了进来,身上散发着血腥味,西行寺罗注意到鬼舞辻无惨袖口有一缕鲜血。
  “叫你久等了。两年没见,没想到罗先生居然都快要成为鬼杀队的柱了。”
  “我很好奇,你手下的实力加上你不必鬼杀队的柱要弱。你怕什么?为什么要一直躲着鬼杀队?”西行寺罗没有接鬼舞辻无惨的话,而是反问道。
  鬼舞辻无惨面色一变,眼神欲渐变冷。
  “罗阁下有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和你说说。”
  …………
  战国时期,鬼舞辻无惨觉得自己是完美生物。
  除了害怕阳光。
  人类的刀剑杀不死自己,自己拥有强大的身体素质以及可以轻松杀死人类的血鬼术。
  虽然有一个名为鬼杀队的组织在追杀自己,但却没有对自己造成实际性危害。
  按理来说,只要找到蓝色彼岸花,鬼舞辻无惨就可以真的进化为究极生物沐浴在阳光下。
  但一切都从一个小鬼加入鬼杀队后就变了。
  继国缘一,这个千年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将鬼舞辻无惨逼到绝境的人。
  日之呼吸,这个奇怪的呼吸法赋予了这个叫继国缘一能和鬼媲美的身体,而且这个男人还没有藏私,将日之呼吸教给了鬼杀队其他人,虽然其他人没办法掌握日之呼吸,可莫名其妙的冒出了水之呼吸,风之呼吸,雷之呼吸,炎之呼吸,岩之呼吸,月之呼吸,本来没有丝毫威胁的鬼杀队成为了鬼舞辻无惨最大的阻碍。
  鬼舞辻无惨不止一次问自己,继国缘一,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最危险的一次,继国缘一已经可以砍下自己的脑袋,但因为另外一件事叫自己躲了过去,这之后的时间一直到现在,鬼舞辻无惨都尽量躲在暗处,制造鬼只为了帮助自己引开鬼杀队的目光。
  认识那个叫魂魄妖忌的老头是自己躲继国缘一第十三年的时候。
  那个老头和继国缘一使用的一样的剑法。
  鬼舞辻无惨一直很奇怪,初见继国缘一的时候也不过十五六岁,但就是这样的小鬼差点杀死自己,老练的剑法加上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呼吸法。
  一直到遇到魂魄妖忌。
  和继国缘一那灭尽恶鬼的志愿不同,魂魄妖忌对于人鬼没有明确的定义,对于人不抱有同情,对于鬼不含有杀意。
  独立于人鬼之外。
  也是在认识了魂魄妖忌后,鬼舞辻无惨才知道继国缘一在十五六岁的年纪为什么可以拥有那样的剑法以及呼吸法。
  “等等!”
  西行寺罗打断了鬼舞辻无惨的话,一脸奇怪的看着鬼舞辻无惨:“你的意思是,那个呼吸法是妖忌老爷子教授的?”
  不可能啊,自己也跟着魂魄妖梦学过魂魄家的剑法,也见识过柱的剑法,两者根本没有相似性,要说那个呼吸法,自己更是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听都没听过,就算妖忌老爷子藏私也不至于对自己的亲孙女魂魄妖梦藏私吧?
  “事实就是如此。”鬼舞辻无惨冷静的说到:“我与魂魄妖忌认识时间不长,从我认识他到他来与我告别之间只有三年。我依旧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他告诉我自己该走了,也是在那天晚上的交谈中,我第一次知道了这个世界以外更庞大的世界。但很可惜,我只想好好活着找到蓝色彼岸花,从此走在阳光下与常人无异。”
  “离开了?”西行寺罗微微思索一番:“妖忌老爷子是如何离开这个世界你清楚吗?”
  “罗阁下,这就是我们的交易内容了。”鬼舞辻无惨露出一个惨白的微笑:“我这两年可没闲着,帮你尽力搜索到了对你有用的情报。相对的,还记得两年前你答应我的一个要求吗?”
  “你要对鬼杀队动手了?”
  西行寺罗觉得自己能帮上鬼舞辻无惨的只有在鬼杀队上面。
  “不,我为什么要对那群疯子动手?上玄的战力尚且足够压制住鬼杀队,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想灭尽鬼杀队,鬼杀队毕竟是个私人组织,他的存在虽然叫我有些头疼,但也在帮我遮掩我的存在。我可不想我这个个体变的人尽皆知。”
  西行寺罗懂了,虽然鬼舞辻无惨讨厌鬼杀队,但鬼杀队毕竟是私人组织,千年来一直有鬼杀队追杀鬼舞辻无惨,而知道鬼舞辻无惨的也只有鬼杀队,为了避免引起“鬼”这个个体对于普通人类的骚乱,鬼杀队甚至需要帮助鬼舞辻无惨隐瞒踪迹。
  西行寺罗嘴角一抽,鬼杀队,未免太憋屈了吧?
  找又找不到,杀又杀不死,还要隐瞒痕迹不能叫太多普通人知道鬼的存在。
  产屋敷耀哉,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