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炼气研究院 > 第三十四章 畏惧

第三十四章 畏惧


  寂静的房间之中,忽然传进来一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郭患友的耳朵瞬间抖了一抖,这个时间和每天来人的时间不一样,这次又是什么人?
  不一会儿,门口再次传进一声咔嚓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两个慌乱的脚步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边冲,一边还呼喊着:“会长!会长!我们来救你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郭患友的脑海中一下子浮起了两个人影,那是他创立的血迹俱乐部的两个成员,因为学习《血气功》放慢很有天赋,所以被他提拔到了管理员的位置。
  没想到自己被抓了还会来救自己,郭患友鼻子一酸,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可下一个瞬间,郭患友冷静地思考了一下,忽然想起这俩人应该也还被关着呢!
  ????
  郭患友的脸色变了,他狂吼了一声:“停下!你们俩要干什么!”
  “啊?”其中一个声音说“我们当然是来救你的啊。”
  “停下,别动!”
  两人刚刚拆下郭患友左手上的镣铐,听到郭患友的话,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停下。
  “第一个问题:你们两个不应该被关着吗?怎么会到这里?”
  “会长,我们其实也不太清楚,晚上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两个看守昏倒了,房间的门也开开了...”
  所以你俩就直接出来了?
  郭患友感觉有些头疼,这两个人完全没有思考过什么人把他们放了吗?
  “会长,我们俩刚出来的时候,特别紧张,在外面呆坐了好一阵子,傻乎乎的不知道肝肾恶魔,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再回派出所自首...后来我们想啊,干脆找你咨询资讯,毕竟会长你懂的多。结果我们一打听才知道,会长你居然失手被捕了...”
  郭患友基本了解了他们的想法。
  茫然地从派出所里逃了出来,不知道何去何从,想要找他的时候,又忽然发现郭患友被逮捕了,内心的一股子忠诚劲儿驱使着他俩跑到这里来救郭患友。
  “你们来这,没遇到人拦着??你俩是怎么找到我的?这里不是有很多三级炼气士吗??你俩是怎么突破封锁的??”
  “哎?没看到人啊?”
  “艹!这是谁要害老子?”听到他的回答,郭患友下意识地骂出一声来。
  就这俩人的水平,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三级炼气士,遇到几乎人手一个振荡器的灵气管理局人员,怎么可能是对手。可他们竟然突破了层层防线,直接跑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而且说一个人都没看到!?
  阴谋,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
  这件事的过程中,处处透露着古怪,一定有一个四级的炼气士,一直在这附近弄着破坏,不然也不会让他们俩人这么轻松进来。
  “听好了,现在你们立刻给我回去,回你们该呆着的地方,该自首自首,该拘留拘留。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交代了,不然你们以后就只能每日逃亡了,懂吗?”
  “会长,我不怕。”
  “艹尼玛,老子怕!”郭患友破口大骂,如果不是他现在不能动的话,一定会按着两个人不停地锤“你们有没有脑子,这种情况,难道不会多想想吗?
  这特码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我的阴谋——艹,我想起来了!”
  郭患友想起了下午孔渊离开时候说的话。
  居然是想要把自己放出去吗?
  逃狱?
  这是要安排一个袭警的名头,等自己离开后,再找那个四级炼气士杀个警察?
  发生这种事情,在没有找到其他四级炼气士的情况下,自己就是这片区域唯三的四级,而孔河一定有和孔渊在一起的不在场证明,王业更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那自己岂不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郭患友的脸色越来越差,因为他还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如果自己不离开的话,那个四级炼气士,恐怕会对自己这两个弟兄下黑手啊!
  接下来恐怕就是另一场陷害,或者直接杀了他们俩?造成这两个人冲击管理局结果被反杀的假象?
  艹。
  郭患友忍不住又骂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他深切地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术业有专攻,像他这个类型的人,即便脑子转的再快,也不适合想这些阴谋诡计之类的事情。他越想越头疼,想了一阵子,也没有什么头绪。
  “会长?”
  “哎——”
  郭患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给我解开吧,我怕你们俩出门就暴毙。”他再次叹了一口气。
  过了十分钟左右,郭患友睁开了眼睛。
  三天没有见到光,这让他稍微眨了两下眼。尽管四级炼气士的身躯已经非常强大,直视太阳也不会怎么难受,但三天没有见光,骤然之间再次见光还是让他有些不适,这并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精神、思维上的习惯,还远不是身体的一些增幅就能改变的事情。
  “会长!”
  他看了一下两人,身体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挺干净的,看来在派出所呆着的时候也没有受到什么虐待。这让郭患友安心了不少,毕竟网上经常爆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他总是很担心这俩人的事情。
  “行了,别那么紧张,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一直等到天亮,听好了,不准离开摄像头半步。”郭患友活动了一下身子。
  虽然不会出现坐太久导致身体僵硬的问题,但精神上的变化,从来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四级的炼气士,已经基本上和正常人划了一条分割线,像童都那样的三级炼气士,如果正面被汽车撞到,哪怕不死,也少不了重伤,需要修养不短的日子。
  而到了四级,炼气士体内的灵力性质彻底变化,身躯因为灵力的原因受到极大程度的增幅,伴随全身被灵力覆盖、保护,即便是被卡车撞到,也顶多只会感到一阵疼痛。
  可这并不代表,四级炼气士被卡车撞了就真的没事了。
  人类是一种极其精密、复杂的机器,哪怕身体上没有伤痛,也多半会留下一些心理上的创伤。这就像一些刚刚晋级四级炼气士的人,无论怎么练都学不会最基础的飞空术,那不是因为他们蠢,而是因为他们克服不了“人类怎么能飞呢”的心里障碍,甚至有的人即便学会飞行,也会因为在空中过于刺激的行动而留下心理阴影,经常在飞空过程中犯错。
  啪嗒——
  郭患友听到一个非常清晰的脚步声。
  他抬头朝门口看去。
  一个穿着普通夹克,头发打理地异常干练,身上没有任何花哨装饰的男人从走廊的那一头走了过来。
  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手上提着一个链锯,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郭患友整个人汗毛倒竖,手臂上瞬间立起了数不清的鸡皮疙瘩。
  是的。
  外面这个人,现在便是郭患友的心理阴影。
  “王...王业????”
  明明是目前最高级的一撮炼气士的郭患友,此时却颤抖地像是看到老虎的兔子一样:
  “你不要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