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征服万界的血脉巫师 > 二十一章 血脉转化

二十一章 血脉转化


  炎热,空旷,火山中部五十平米的地下室中,十多盏魔能灯发出白色微光,将室内的景象映出。
  十字剑在地面划出半径二十米的复杂巫阵,金发白袍的年轻男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零号,进行数据比对。”
  “叮,比对成功,准确率100%”
  这是詹森五天左右的努力成果,将庞大的巫阵刻在了地面,极大的提高了真正布阵时的成功率。
  火晶,火焰巨人的核心碾碎成粉末,颜色是一种晶莹剔透的红。
  烈阳藤蔓,向阳花加入捣碎,提前放置在周围的魔石当中的魔力被抽取一空,原材料变成一团浓稠的粘液,当中闪动着红色光芒,再加入......
  一步一步严格按照资料操作,最终得到了一团赤红色的药液,使用精神力托举在半空中。
  呈球形的药液半径八十公分左右,周围缭绕着一圈圈赤红的火元素。
  分离出一小团药液开始小心的布置转化阵,材料就这一份,万一出错便是前功尽弃。
  小炎则是早在詹森把火山挖空的时候就通过那个洞穴进入岩浆泡澡去了,这么一段时间下来实力也是突飞猛进,达到了零级高阶的地步。
  前前后后花了十天左右,转化阵被成功布置出来,数千块魔石均匀分布在转化阵四周,体型已经达到十米的小炎守在阵法周围,随时准备向一切敢于靠近的生物发动攻击。
  退去上衣,露出肌肉棱角分明的上半身,用一把锋利匕首在胸口划出一个有些像太阳的图案,周围密密麻麻全是巫咒。
  “零号,推演成功率。”
  “叮,资料不足,无法进行演算。”
  听到这话,稍微愣了下,随即摇头轻笑:“都到这一步了,还犹豫个球啊!”
  精神力激活脚下巫阵,数千块魔石当中的魔力飞速消耗,换来的是阵法的启动,赤红的线条亮起,火山岩浆中的火元素之力以一个夸张的速度涌来,经过转化阵后变成一种特殊的能量,温和的进入詹森身体。
  打开试管,毫不犹豫将血脉因子撒在胸前,巫咒开始旋转,淡金色的液态火焰在胸口熊熊燃烧,像一个小太阳。
  “啊啊啊!!!”
  痛!
  深入骨髓,难以想象的痛处,仿佛灵魂都在被灼烧。
  液态金焰在巫咒的作用下进入伤口,眼中冒出金色光焰。
  血脉蜕变,开始!
  在转化阵能量的帮助下,血脉晋升是什么大问题的,但说到底,这个怂逼从穿越到现在,都快晋级正式巫师了,还没进行过一次像模像样的战斗,长么长时间下来,他受过的伤屈指可数。
  他太稳健了,最重要的是在芯片的帮助下还真让他苟下来了。
  现在,考验意志的时候到了,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疼死,也不知道昏迷后会发生什么,他只能尽力保持清醒。
  他抱着脑袋跪坐在地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呃呃呃...”
  剧烈的痛楚下甚至丧失了语言功能。
  前世的记忆浮现在脑海。
  慈爱耐心将皮孩子抚养长大的一对夫妇,总是将最好的给他,自己脸上的皱纹逐渐增多。
  “爸,妈......”
  无数个日夜坐在电脑桌前面色激动的敲击键盘,直到黯然退场。
  “小说......”
  棕发女孩甜蜜阳光的笑容驱散了世间一切阴暗,和她在一起时每个怦然心动的瞬间。
  “莉莉塔...”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身上传来的感觉似乎不像初时那么痛了,脑中思绪翻飞,无数杂七杂八的念头雨后春笋般冒出。
  手持三叉戟,守护神界的神王,周身缭绕万火,睥睨天下的炎帝,孤身一人独断万古的天帝.......
  “嘶~!”
  痛处再一波来袭,浑身疼的一阵阵的颤抖。
  “老子可是光荣的穿越大军一员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狗带!”
  随后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能量涌动间,一个金色的椭圆形卵壳将他包裹,一呼一吸之间光暗交替,吸收海量能量。
  转化阵源源不断的吸取火山能量,为詹森供能的同时还保证自身的运转,下方的岩浆都修炼冷却下来,化为一层厚实的火山岩。
  浓郁的火元素将地下室变成肉眼可见的火红色,温度攀升到了上百度,但詹森对此毫不知情,小炎沐浴在火元素中以极快的速度发育,几乎是一天一个样。
  自詹森出发一个月后,莉莉塔每天为他的故居打扫卫生,清理灰尘等,闲暇时间就坐在窗前品读书籍,一如往常的詹森。
  三个月后,莉莉塔的爷爷去世,沃斯特家族举行了哀悼仪式。
  手中捧着白花,跪坐在一块墓碑前,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母亲难产走了,父亲出了意外,詹森留下一封信就不见了人影,现在你也不在了。”
  半年后,沃斯特城堡中的一个中年人看着手中的情报,嘴角露出了残酷的微笑。
  “詹森一去不回半年多,要么凶多吉少,要么另寻新欢,二长老现在正躺在坟墓中,你一个低等学徒,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多资源?”
  这个月领资源时,只拿到了十块魔石。
  “怎么回事?”
  面对莉莉塔的质问,同位低等学徒的管家不卑不亢道:“其余六百四十魔石曼恩斯大人帮您提前领取了。”
  “曼恩斯?”
  曼恩斯是家主的亲弟弟,按辈分来算应该是莉莉塔的叔叔,其实曼恩斯只截取了六百块魔石,空出的四十块被眼前这个管家收入囊中了。
  莉莉塔想找曼恩斯讨个说法,但他中等学徒的实力让她熄灭了心思,想找家主做主,但一个是已故二长老的孙女,低等学徒,一个是自己亲弟弟,中等学徒,帮哪边自然是不用多说。
  吃了瘪的莉莉塔心灰意冷的回到洛夫小院,人生中头一次感到迷茫,孤独感,无助的感觉将自己包围,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冰冷的城堡,于是便在詹森的出租小院住下了。
  火山中一个金色卵壳上出现一条裂痕,一只白皙的手掌从中探出。
  “好像,睡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