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南宋国运神 > 第八章 雷霆之怒

第八章 雷霆之怒


  第八章雷霆之怒
  “传我军令,全军掩杀,冲。”张宪看着如此大好的战局,如此高涨的士气,只有两千轻骑的他,让步兵追杀金人重骑兵如何呢。三万前军的喊杀声一起,金人骑兵立刻就溃了,看着身边碎肉一般的尸体,哪里还敢战,调头就跑。被打伤还没有死的金人哭嚎着,被30毫米口径的子弹打中,在这个时代是无救的。那些运气好些,马被打中人却没事的,他们身穿重甲根本跑不了,只能跪地投降,等着宋军前来。
  ……
  陈凡降落在后方,带着岳云下了飞机。张宪就走了过来报告战况,毙敌四千八百余,俘虏六百余。宋军阵亡五人,是追击途中战亡的。
  陈凡说:“嗯,还不错。张统制,大军就快到了。赶紧让俘虏去,把那些金人的尸体都堆起来用土封了。这天气还热着,容易引起疫病。”
  “神尊可是要筑京观?”张宪问道。
  “那便就筑京观吧。”陈凡原本没这个意思。挖坑埋太麻烦,图方便,想把尸体集中土封处理,防止疫病传播,没想到变成了彰显武功了。对着身边的岳云说:“以后战斗会很多,别太劳累咱们的民夫了。战后用战俘去处理敌军的尸首以筑京观,这便定为常例吧。”岳云拱手称是。
  傍晚时分,岳飞大军陆续抵达了。来的路上岳飞收到战报,心中久久不能平复,更是加快行军速度。岳飞收拢了前军,在南门扎营五万人;王贵率三万人扎营东门;徐庆率三万人扎营西门。开封城楼上的金军看着宋军的布局,觉得可笑。就这么点人敢分三路合围开封府,相互之间还没有强大的骑兵做连接。要知道现在这开封城里可是有十五万金军啊,这不是自寻死路来了吗。
  岳飞也有同样的担心,他把所有的一万骑兵给了姚政,估计此刻已到开封以北二十里了。三面部队之间没有骑兵联络支援,这分兵就是兵家大忌。找到陈凡说道:“神尊,这天色将晚,稍早前得报,这开封城里有不下十万金军,在下估计可能还不止于此。若是今晚金人突袭,我大军危险。”
  陈凡点点头说道:“早前我想着,这么短的时间里,完颜兀术最多就近拉来五万人马左右。我要的不光是开封,还要那些金人,故而做此部署,为的就是最大限度的防止金人北逃。”他看看了表又道:“然,刚到开封时,在空中看观察了一下,城内兵力充足,还有重骑兵出城迎战,这不是仓促之间准备的。没猜错的话,若不是皇帝把你召回,岳家军可能现已被困开封了。呵呵,歪打正着,你这一撤再返,把金人腰闪的不行,全盘计划被废。”
  岳飞看到俘虏都是铁浮屠重骑兵时,心里就已经开始这么琢磨了。金人想利用宋人克复故都的执念,引来宋人绝大部分主力。等宋人攻入开封后,金人主力部队就会实行包围,一战平定中原。他对陈凡说:“神尊,此时不可再按前议施行,当召回三部,兵合一处。”
  陈凡笑笑,带上岳云朝战机走去,打开机舱转过脸对岳飞说:“既来之则安之,我让开封今晚都睡不着。”说完趁着天还还没黑透,发动,起飞。
  陈凡飞抵开封南门,用着话筒喊着:“完颜宗弼,你至今还能喘气,是因为本神还没玩够这猫捉鼠的游戏。完颜亶让宋议和称臣纳贡后,你却又来攻杀。可笑啊可笑,蛮夷也敢觊觎神器。让我来好好跟你们玩玩。”说完,只听“嗖嗖嗖嗖……”然后“轰……”。开封的南门不见了,南门的城楼不见了,应该说是城南的城墙不见了啊。那原本南门的位置,被陈凡用16枚火箭弹夷平一个长二里的缺口。
  岳飞望着这一切,他对着身边的张宪说道:“这就是神尊说过的,雷霆之怒啊。我大宋何其幸也,我汉人何其幸也。”所有目睹这火箭弹威力的宋军,都欢呼的起来。东西两门外的宋军看到城南处火光冲天,都派人来询问,得知后也是激动万分。金人你们的铁浮屠算什么,我们有神。
  陈凡打开探照灯,对着城里慢慢探照了一翻才返回营地。他并不是要找什么,是震慑,他要让金人胆寒。
  这一切传到完颜兀术耳朵里后,他手中的杯子掉了“怎么可能,那可是城墙!快,带我去。”亲卫们跟着连头盔都没带的完颜兀术到了城南。夜里,一眼望去直直看到了宋营里的火光。原本这里该是城门处,现在却成了通途。差点倒下的他,被身后的亲卫扶住,眼神迷茫的下达着命令:“今夜不可妄动,即刻征集民壮,填补城墙。”身旁幕僚拱手道:“大帅,夜已深,若此时城中征调民壮,乱事则起,动摇军心啊。”
  完颜兀术摆摆手道“无妨,汉人男子皆往此送,违抗者,全家斩。”当夜,开封城内罪恶滔天。满城都是抓捕壮丁的金兵,奸淫掳掠,四处哭丧。
  城外宋军,听见城内的哭嚎,义愤填膺,纷纷请战。岳飞站在营门前,望着开封城。他真想带兵杀进去。主帅的理智战胜了感性,他克制着自己的冲动。陈凡走来,拍拍岳飞的肩膀,说道:“一切都是天意,这开封府内剩下的汉人,只知这开封是那金人的汴京,早已忘了这儿曾是大宋的东京。两度还宋,这城里真心向宋的汉民,已然南迁。城中剩下的多是金国汉官与当初伪齐官员的家眷。”
  ……
  天才刚亮,宋军已经集结完毕,兵临城下。陈凡带着岳云登上了直升机,飞临开封上空对着副驾驶位的岳云说:“岳云,攻心为上,战争中要竟可能的威慑敌人,让敌人在一次次的恐惧中,失去最后的一丝斗志,放弃抵抗,缴械投降。”。
  “金人,听好了,昨夜是你们最后的疯狂。南城外那未夯实的京观,将是你们的坟冢。”说着他朝着一处不少金军把手的军事目标发射了一枚火箭弹“嗖”,“轰”。被击中处浓烟滚滚,夷为平地。他又说道:“金人倒行逆施,触怒神灵,将受雷霆天罚。”“轰”又是一个目标别击中。“完颜宗弼带着你们走向万劫不复的地府深渊。”“轰”。如此这般,说一句打击一个目标,每一次都让金军肝胆俱裂。
  经过三十多次打击后,城中已经满目疮痍,街道上四处无人。陈凡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以神的身份向你们保证。金人,若还不降,我诅咒你们死后将永世不入轮回。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我会在城南外为降者解咒。好自为之。”说完,他一路用机炮漫无目的的扫射着,直到城南,那刚填补了一人多高的缺口去。“轰”,城南的缺口被再一次的炸开了。被抓来的民壮,本就在此填补城墙。南城段再次被轰垮,再看那些看守士兵都被吓得四处逃避。就鼓起了勇气向城外宋军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