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我才不要变成丧尸 > 45、可怜的码农

45、可怜的码农


  根据大数据搜索出来的资料,陈桥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嫌疑人是一名狡猾的超凡者,而他的超自然力量正是窃取别人的专业知识。
  又是投资经理、又是外科医生、又是跆拳道高手、又是法学高材生、还有机械师和软件工程师……
  这位超凡者野心勃勃,他正利用自己的异能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全方位的人才,只不过他获取知识的方式极端无耻,是通过对别人的掠夺充实自己。
  盗窃无形资产与盗窃物质资产性质相同,都是违法犯罪,但因为对无形资产的窃取不着痕迹,所以作案者很难被发现。
  就如同这桩悬案——女白领和主任医师在被窃取了工作技能后短时间之内根本根本就意识不到,就算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发现不对劲,他们也很难把工作状态的低迷与那名弄晕他们的歹徒联系到一起。
  就算某一天他们反应过来,再去追查窃贼,这种毫无证据的离奇案件也很难立案调查,有关部门也是无计可施……
  唯一能惩治窃贼,并且阻止他继续作案的只有对超凡者足够熟悉、且一直在追查这件事情的陈桥。
  “从小到大接触过很多怪盗神偷的故事,但还从没有一位怪盗有这位超凡者的手段……”
  陈桥望着电脑上的数据,低声沉吟道,
  “这次就让我来抓住你。”
  确定了超凡者的作案方式和受害者名单,陈桥便开始有条不紊的着手调查。
  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推论,陈桥决定先从受害者入手。
  大数据搜索出来的这些受害者中,最近一名表露出工作技能丢失的受害者是C城的一位码农,他的工作地点在C城东区,与第一位受害者女白领的公司靠的很近。
  等中午小店的高峰期过去,下午顾客较少的时候,陈桥就把店里交给张沫和程芳打理,自己坐着地铁一路直奔东区,前往受害者码农的公司去看望看望这位可怜人。
  他其实并不需要与码农直接接触,他只需要嗅一嗅码农身上的味道就行了,按照码农的时间线来推断,他应该刚刚被超凡者窃取了工作技能,超凡者在作案的工程中一定在他身上留下了气味,这气味一两天之内是散不掉的。
  下午三点多钟,陈桥来到了这家软件公司的楼下,正准备想办法混进去,陈桥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超凡者气味。
  事情比他想象的更加简单,还没等他寻找目标就自动送上门来了,他顺着味道望去,只见公司楼下的吸烟区里有一名小哥在满面愁苦的抽着烟。
  超凡者的气味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但这味道很淡,说明小哥并不是超凡者,而是被超凡者袭击过的受害者。
  “他就是那名可怜的码农?”
  陈桥心中忖度,
  “我得过去和他聊聊。”
  趁着周围没有别的人,陈桥便假装若无其事的朝着码农走去。
  “哥们,能借个火么?”
  吸烟区搭讪的方式比较单一,一般就是借个火。
  码农小哥满面愁苦,也没心情和陈桥废话,伸手在裤兜里摸了摸,递过一个打火机来。
  陈桥接过打火机,之后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他突然意识到他其实并不抽烟。
  作为一名丧尸,他可没有这种兴趣爱好。
  但为了搭讪,他也没别的好办法了。
  “咳咳,我能再借个烟吗?”
  码农小哥抬头瞥了陈桥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大哥你又没有烟又没有火,跑吸烟区凑什么热闹?
  陈桥看出码农小哥的鄙视,连忙指了指楼上:“我出来的急,忘带烟了。”
  码农小哥懒得和他废话,抽出一支烟递了过来。
  陈桥点上吸了一口,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
  作为一名丧尸,香烟里的成分无法侵入他的身体。
  而陈桥本来就是为了装装样子,借机和码农小哥套近乎。
  “你也在这上班?平时怎么没见过你?”陈桥很快就开始闲聊。
  作为一名麻辣烫店老板,他很擅长和各类人群搭讪。
  “码农天天累成狗,平时哪有时间在外面晃荡……没见过我很正常吧。”码农小哥明显没什么聊天的兴致,敷衍的说。
  陈桥却非常健谈:“你是码农啊?看不出来呀,我瞧你头发够多的啊,又黑又浓密,不像是个码农。”
  “是吗?”一听这话,码农小哥的脸上露出一抹明显的喜悦,“我头发很多吗?”
  “挺多的,反正在码农里算多的了。你多大?二十出头?大学刚毕业吧?”陈桥微笑着说道。
  码农小哥这下乐了:“哥们你真会说话,我都三十二了,毕业快十年了。”
  “三十二?不可能,码农三十二都秃顶了。”陈桥道,“你也就二十二。”
  码农小哥被逗得笑了起来:“哈哈哈,这倒是,我好多同事三十岁出头就秃了……我这发量还算不错。”
  闲扯两句,陈桥就和这位码农小哥熟络了起来,码农小哥不善言谈,生活中也没什么朋友,正因为如此,他在人际交往方面始终保持着单纯,很容易和谈得来的人掏心掏肺。
  这段时间他在工作中遇到了挫折,却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如今碰见陈桥,他一肚子苦水就很想往出倒。
  又扯了两句,码农小哥突然叹息道:“不过我这个码农估计当不了多久了,我可能不适合干一行。”
  陈桥故作惊讶:“哦?为什么这么说?”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我脑子浑浑噩噩的,几段代码翻来覆去写不明白,状态很不对劲……
  我觉得我好像失忆了,之前学过的知识都忘了。”
  陈桥心道“果然”,嘴上却说:“是因为太累了吗?工作压力太大?”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码农小哥道。
  陈桥点点头,又追问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之前你遇到过什么刺激或者挫折吗?”
  “没有啊……”码农小哥挠了挠头发,“之前刚做完一个项目,成果还挺不错的,然后有一天起床上班就突然脑袋乱成一锅粥了……”
  “做完上一个项目,脑袋突然就乱了?”陈桥继续追问道,“做项目和第二天上班之间,你接触过什么人么?有没有去酒吧喝酒,或者见过什么新朋友之类的?”
  “没有……”码农小哥摇了摇头,不过想了想又补充道,“就是公司组织一次员工体检,体检的时候昏昏沉沉的,好像很疲惫……”
  “体检?昏昏沉沉?”听到这个消息,陈桥眼前一亮。
  这应该就是他所需要的关键线索。
  (新的一天,求个推荐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