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小姐要高嫁 > 第 3 章

  听到沈淮安三字,薛婉下意识地攥紧了衣襟。
  
  沈淮安,她怎么就听到了沈淮安的名字?
  
  按着她隐约的记忆,她及笄的那年,沈淮安还只是西郊大营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夫长,纵然是沈将军的遗孤,却无人知晓。更因性子倔强,不通人情世故,一直被上司打压。
  
  说起来,沈淮安也是将门之后,他父亲沈城是据守雁门关的守将,后来北蛮入侵中原,前三个关卡都已失守,攻至雁门关,沈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困守数月,终是死于北蛮屠刀之下。
  
  北蛮破城之时,沈家全家被屠,只一个沈淮安躲在水缸里逃过一劫。
  
  彼时,沈淮安不到十岁。
  
  朝廷不知道沈家还有骨血逃脱,便一直不曾照顾过沈淮安,直到他回到边关,杀敌守城小有名气,朝廷才查证承认,沈将军确有继承香火的后人。
  
  薛婉刚嫁给沈淮安时,她也曾问他家破人亡之后的日子到底是如何过的。
  
  沈淮安只淡淡说道:“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四海为家罢了。”
  
  她起先不懂这是何意,直到后来,在边关遇到那些乞讨的流浪儿,饿了便去客栈外找伙计们要馊饭吃,冷了便挨家挨户借布片缝成衣服穿。
  
  所谓四海为家,竟是这样的意思。
  
  她因此疼他,惜他,可那已是他们成亲五六年后的事了。
  
  如今她重活一世,沈淮安怎么这么快就成了骠骑将军?还是死守经阳关的大英雄?
  
  “哎呀,没想到这个小沈将军,这般的厉害,想来也是不缺人说亲事的。”张氏听到三品的骠骑将军,不禁心头一跳,复又想到已故的沈将军可是满门被灭,这个沈淮安看来八字十分硬,未必就是良配。
  
  “可不是说。”周夫人却仿佛没看出张氏的脸色,越说越起劲,“因我家那老头子与小沈将军见过一次,直夸赞他是少年英豪,日后必成大器,只可惜没个妻子主持中馈,他又整日在外奔波,实在不易啊。”
  
  张氏听了,只笑着点点头,却不再言语,她听出周夫人,必是受人所托,来说媒的。
  
  可惜,她这般书香门第出来的,是看不上这种兵鲁子的,不但薛瑶不可以,只怕以薛老太太的脾气,薛婉嫁了这样的人,她也得立时吐血而亡。
  
  想到这儿,张氏和韩夫人对了一个默契的眼神。
  
  韩夫人立刻心领神会地打岔道:“你们可是越说越不像话了,哪有在女儿面前,说这些亲不亲事的事的?瞧瞧婉儿和瑶儿,羞得快要钻到凳子底下了!”
  
  几个夫人见薛婉和薛瑶都是一脸青涩,委屈地低着头,也是大笑起来。
  
  薛婉和薛瑶恰好借机起身行礼,自请告退,好留下夫人们,深入了解各家的需求。
  
  出了前厅,薛瑶又想上前与薛婉搭话。
  
  薛婉不想搭理她,拉着芷荷转身便要回舒兰苑。
  
  谁料薛瑶跟薛婉套不出话来,竟急着追上薛婉道:“姐姐可知,叶老太公病重,叶家这般急着帮叶三郎说亲事,是为了冲喜,更何况若是叶老太公去了,那叶三郎的婚事又要耽误一年了!叶家很是焦虑,而叶夫人今日没来,是为了给叶老太公去相国寺祈福!”
  
  薛婉看着挡在自己眼前的薛瑶,一个年仅十二,高门大院里长大的女孩子,却能信誓旦旦说着外面的八卦,定然是张氏的教唆。
  
  “妹妹这般关心叶三郎的亲事,可是对他有意?若是如此,可尽管告诉姐姐,姐姐帮你去和爹爹求情,说若是叶夫人来相看,便要妹妹出来?”薛婉笑眯眯地问道。
  
  薛瑶脸色顿时一红。
  
  “姐姐说什么浑话呢!妹妹……妹妹只是……”
  
  薛婉:“只是什么?”
  
  薛瑶看着薛婉淡淡的神色,明明嘴角带笑,偏偏眼里像是有杀气一般。薛瑶觉得自己喉咙发干,说不出话来了。
  
  “妹妹随口说的,还请姐姐不要告诉旁人。”薛瑶小声说完,一溜烟儿小跑走了。
  
  芷荷目瞪口呆地看着薛婉:“大小姐,您把二小姐吓跑了。”
  
  薛婉白了芷荷一眼。
  
  “什么叫吓跑的?我是那母夜叉吗?”
  
  “您比那母夜叉还厉害呢。”芷荷心有余悸地说。
  
  薛婉忍不住笑了起来:“走了,回去了。”
  
  回了舒兰苑,薛婉要换衣裳,卸妆容,芷荷手脚利索,一边收拾,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这沈小将军确实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可叶三公子风流倜傥,名满京华,哎,奴婢实在不知该怎么选呢!”
  
  看芷荷皱着眉头,当真一脸纠结的模样,薛婉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啊,难不成你以为这沈公子叶公子的,都是铺子里的胭脂,由着我选吗?”薛婉无奈地摇了摇头,“叶家是簪缨世家,叶修昀的祖父曾是两朝宰辅;沈淮安如今是骠骑将军,官居三品,哪个不是世家门阀看好的女婿,京中好女儿有多少,又怎知没有人相中了他们?”
  
  芷荷却嘴硬的很:“我家小姐,样貌好,性情好,教养好,我看配他们,都是绰绰有余!”
  
  薛婉心知芷荷是怕自己不高兴,这才这般插科打诨,于是她也笑了笑,认真道:“若当真是要从二者选一,我自然是要选叶修昀的。”
  
  “这怎么说?”芷荷歪头问道,“奴婢觉得小沈将军也不错。”
  
  “武将常漂泊在外,不如文官来的安稳。”薛婉迟疑了片刻,低声说道。
  
  她抬头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少女的容颜精致妍丽,脸颊和唇上薄涂的胭脂让她看上去平添了几分妩媚。她换下方才及笄礼上的华服,换了件颜色雅致的襦裙,看上去身段袅袅,却端庄大方,既不过分浮夸,也不曾失了少女的俏皮。
  
  既然有机会重活一世,她是绝不会在同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的。
  
  芷荷好奇问道,“若是谁都能嫁,小姐又想嫁谁?”
  
  薛婉低笑,她伸手拿起桌子上韩夫人备下的金簪,簪上琉璃流光溢彩,被她捻在手里。
  
  既然一定要嫁人,薛婉想着,将金簪插在头上,“自然是要嫁一个人上人的。”
  
  薛婉那日只是随口一说,未料到不过两天,竟就一语成箴了,一个人上人找上门来。
  
  后院里,张氏猛地从座位上坐起来,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似的,看向薛平。
  
  “什么,三皇子要选妃?”
  
  “这有何惊讶的?”
  
  薛平说道冷哼一声,装模作样的喝了口茶:“你这几日打起精神来,给两个孩子各准备好衣裳首饰,过两日只怕贵妃娘娘就要下帖子,邀京城女眷去赏花了。”
  
  张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双手颤抖着走来走去。
  
  “老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要不要提前打点打点,那些个宫里的太监宫女只怕都心黑的紧,别到时将我的瑶儿涮下来。”
  
  “那是不必。这赏花会只是相看,若是当真有意,贵妃娘娘自会再私下联络,若四处打点,反而没了品格。”薛平淡淡说道,“此次遍邀京中贵女,咱们薛家在里面就是个末流。你好好准备,不见得要让贵妃瞧上我们,反倒是那日去的夫人们,不少人家中的哥儿也在相看着,都是好机会。”
  
  “这我都知道,只是想着,咱们家若是出个皇妃,想来母亲也会高兴的。”张氏仍是激动不已,直让薛平笑着摇了摇头。
  
  而此时,与薛家相去不远的京城沈家,也同样的热闹非凡。
  
  沈淮安坐在前厅,手边一壶好酒,一个酒杯,正在自斟自饮,身后是一片狼藉的沈家。他新招的婢子家仆正将沈宅清扫一新。
  
  “我说少爷,皇上不是体谅沈家荒废已久,要您先住到兵部去吗?”沈忠揉着肩膀,走到沈淮安身边,伸手便要去拿他的酒杯。
  
  沈淮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捏在手上把玩。
  
  “少说废话,要你打听的事呢?”
  
  沈忠撇撇嘴,心里很是犯嘀咕,自两个月前,少爷大病一场醒过来,便很有几分古怪,比如说他放着好好的关内不呆,偏要去经阳关,上赶着找仗打,他们苦战了二十多日,差点死在那儿了。
  
  再比如,现在,少爷竟莫名其妙要他去打听薛家的小姐。
  
  “少爷,哪有您这样的将军,要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去打听人家未出阁官小姐的婚事,您要是当真有这个意思,拿上礼物去求娶便是了,您现在可是皇帝面前,那个,那个什么……烧猪蹄子的主子。”
  
  “那叫炙手可热!”沈淮安鄙视地看了沈忠一眼,这厮不学无术,比他还没有文化,“你整日里不学无术,我看打听小道消息,正是你的用武之地,查到什么,还不快说!”
  
  沈忠尴尬地咳嗽了一下才道:“属下这几日才打听到,薛家大小姐前两日刚刚办了及笄礼,尚无婚约在身,但有人说都传叶家似有说亲的意思。”
  
  “叶家?”听到前一句,沈淮安神色一松,可到了后面这句,他却眉头紧蹙,“叶三郎叶修昀。”
  
  “听说是他。”沈忠点点头,神色间略微迟疑,“还有一事,也是刚刚听说的……那个……贵妃娘娘遍邀京中贵女到宫中赏花,薛家两位小姐也都在列。”
  
  沈淮安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脸上若有所思……
  
  “少爷,小心您的酒杯!”沈忠突然惊呼出声。
  
  沈淮安回过神来,只见他不知不觉竟把手中酒杯捏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