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小姐要高嫁 > 第 6 章
薛婉也是不可思议,这事儿竟就凑了巧,张氏带着薛瑶选的首饰铺子,竟和她是一家。
  
  “都是一家人,不若坐到一起选。”韩三娘笑道。
  
  丫鬟们送了画册过来,薛婉一边翻一边道:“算了,我本就是偷偷出来,不必节外生枝。”
  
  韩三娘撇撇嘴,很是嫌弃薛婉没脾气:“要我说,便该冲过去刻薄他们两句,若不然都以为你是泥糊的呢!”
  
  “行了,就你嘴巴伶俐,咱们先选几个花样,好叫人去拿。”薛婉说道。
  
  韩三娘素来喜欢艳色,便选了一支坠南红玛瑙的步摇,另配套的两只小钗,一副耳坠。薛婉则选了一支梅花白玉簪和一副和田玉的耳坠。
  
  薛婉还帮芷荷选了两只珠钗,算是她的“借款利息”,芷荷乐颠颠地给她倒了杯水。
  
  店里的丫鬟记下来,行礼出了房间,二人便在屋里小声聊天。
  
  “我娘说,近来不少人家在打听你的婚事,虽说都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也有门当户对的嫡子,家境殷实,人也上进。你后娘是不会给你张罗了,你家老太太也不喜欢你,你自己可有打算吗?”
  
  薛婉笑了笑:“原本是有打算的,可如今手里有银子傍身,就不想那么多了,横竖有了银钱,是饿不死的。”
  
  韩三娘大大的白了薛婉一眼:“你这没出息的!有了银子,连相公都不想要了吗?我可听说了……”韩三娘说到此处,压低声音道,“叶家还在打听你呢,可你那后娘一个劲儿的和叶夫人打马虎眼,现京中都传,你家已给你说了亲事,叶家那边是要回绝的。”
  
  薛婉冷冷一笑,她猜也是如此,她倒要看看,张氏要怎么找出理由,搅黄她的婚事。
  
  二人正说着,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尖声:“怎么?本小姐如今连你们一支簪子都不许看了?”
  
  “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这是奴婢要去给天字叁号房的两位小姐选样子的,您若要看可等那二位小姐看完了,您再看。”
  
  “三哥,你瞧瞧,我叶家的女儿如今也只能挑旁人剩下的了!”
  
  叶家?
  
  薛婉和韩三娘对视一眼,皆是一愣。
  
  叶家竟有这般跋扈的小姐?
  
  “六妹妹,这里的首饰本就不算最时兴,你若当真要买,不若三哥带你去珍宝阁,那儿的样式比这家店的鲜亮。”
  
  韩三娘压低声音道:“似是叶修昀和叶六娘。”
  
  薛婉认同地点了点头。
  
  “我不去珍宝阁,我就要在这儿,我就要那支簪子!三哥,你去跟她们说,让她们把簪子让给我!”
  
  叶修昀沉默一会儿,无奈道:“罢了,我去问问看。”
  
  薛婉和韩三娘很是一惊,不等二人反应,叶修昀已在外面叩门。
  
  “不知屋内是哪家的女眷,叶家三郎斗胆叨扰,还请二位见谅。”叶修昀站在门前,抱拳拜下。
  
  薛婉指指旁边薛瑶和张氏那屋,又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自己不方便说话。
  
  韩三娘子瞪了薛婉一眼,嫌她事儿多讨人嫌:“簪子给她吧,叶公子不必多礼。”
  
  “那在下便多谢姑娘了。”叶修昀十分感激的行了礼。
  
  店里另外派了丫鬟,帮叶六娘将簪子送到她的房中。
  
  这事原本已是过去了,谁料张氏的声音又从旁边小屋传出。
  
  “可是叶家的三公子和六小姐?我们是兵部侍郎薛家的,相逢即是缘,不若一起过来坐坐?我家女儿和六小姐也是同龄人,全当是交个朋友。”
  
  张氏听是叶家人的声音很是高兴,想着若是提前和叶家人亲近亲近,到时候叶修昀看到薛瑶的才貌,自然会动了求娶之心。
  
  薛瑶年纪尚小,可叶老太公眼看就要不好了,待叶修昀过了丧期,恰好可以过定。
  
  张氏心里算盘打的响,薛瑶更是满面红光。
  
  叶修昀本是不想节外生枝,六娘子刚刚失了三皇子的姻缘,如今是个炮仗,一点就炸,但听是薛家的人,叶修昀不禁想起那日在成王府见到的女子,心头一动。
  
  “六妹妹可愿?”叶修昀回头问道。
  
  “好吧,既然是盛情相邀,那我便屈尊一次。”叶六娘笑盈盈道。
  
  一时之间,两个屋里的女子们都是绝倒。
  
  张氏和薛瑶在心里大骂叶六娘自作多情,若不是看在叶修昀的份儿上,怎会邀请她?
  
  韩三娘和薛婉也是无语,若论这嘴上得罪人的功夫,只怕满京城的贵女都比不上这位的。
  
  那边叶六娘进屋,和张氏、薛瑶,行了礼又坐下,店家又十分贴心的搬来一扇屏风,要叶修昀坐在屏风后面。
  
  张氏素来会做样子,薛瑶也得了她娘六分真传,纵然心里吐了又吐,面子上却还是顺着叶六娘来的。
  
  “六娘你试试这个?我瞧你还是戴玉好看,都说你们叶家世代簪缨,行事君子端方,如竹如松,我瞧这翡翠玉竹最是衬你,可做个牌子坠在项圈上。”薛瑶笑盈盈道。
  
  叶六娘看了一眼,将那玉竹丢到一边。
  
  “成色太差,也就你这般小门小户的人家,看得上这个。”
  
  薛瑶气得脸色发白,只想起身挠花她的脸。
  
  叶修昀隔着屏风怒道:“六娘!”
  
  “不妨事,不妨事,六娘快人快语,性子直爽。”张氏忙打了个圆场。
  
  “舍妹任性,叫夫人为难了。”叶修昀无奈道。
  
  “哪有哪有,这孩子很是讨人喜欢,是不是啊阿瑶?”张氏瞪着女儿一眼,薛瑶为了叶修昀,这才收了自己脸上的怒意。
  
  “不过六娘啊,这出门在外,可不是人人都爱你这般快人快语之人。”张氏慢条斯理,笑眯眯道,“我还有个女儿,便是火爆性子,若是她在这儿,只怕真的要和你翻脸的。”
  
  叶六娘头也不抬,只细细翻看盘子里的珠宝:“哦?夫人说的可是你们那位嫡长女?那日她及笄,我母亲本要去看的,可后来祖父吐了血,这才没去成。”
  
  张氏听此,点了点头:“正是那丫头。”
  
  叶六娘听此,抬头看了一眼屏风,似笑非笑道:“我也曾耳闻,这位薛家大小姐,挺有几分脾气。”
  
  “我那姐姐,可不一般,整日的大手大脚,前几日又要支公中的银两,买衣裳首饰,被我祖母说了两句,便将她气晕过去,爹爹请了郎中,好一番救治,才醒过来。祖母罚姐姐跪祠堂,现如今禁足在家,不能出来呢。”薛瑶轻轻叹了口气。
  
  “哎呀你这不懂事的丫头,怎么什么都说啊。”张氏白了薛瑶一眼,“所谓家丑不可外扬。”
  
  “娘,六娘又不是外人。”薛瑶撒娇道。
  
  叶六娘也笑道:“就是啊,薛夫人,我与阿瑶一见如故,便是姐妹了,阿瑶的家里事,我不会外传的。”
  
  “那便好,那便好。”张氏看似放下心来,眼睛却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身后屏风,只见叶修昀的身影一动不动,显也是在仔细听的。
  
  “你姐姐平日里还要用公中的银两买首饰?”叶六娘好奇的问薛瑶。
  
  “她大手大脚惯了,一年到头,吃穿用度,都事事精细,月份银子不够花,便寻我母亲来要,我母亲也是无法,有时还得用嫁妆贴补呢!”薛瑶轻轻叹了口气,一脸的委屈。
  
  另一边,韩三娘和薛婉的房间,韩三娘听的瞠目结舌。
  
  芷荷气得怒道:“奴婢要去撕了那二人的嘴!”
  
  薛婉瞪芷荷一眼:“不可胡说!”
  
  “这你也能忍?”韩三娘忍不住问道。
  
  薛婉却笑:“你当叶六娘是个傻子不成?叶家出来的姑娘,敢在陌生人面前如此尖酸刻薄,那名声早就传遍京城了,可你听过叶六娘半句不好的传言没有?”
  
  “这还真没有,都说温顺贤良着呢。”韩三娘道,“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
  
  “那便是了。”薛婉伸手拿起一个橙子,春葱似的手指一点点地把橙皮剥开,手指娴熟,只溅出一点汁液在手指尖儿上。
  
  “但凡有那么一丝心机,方才那般说话,明摆着是想翻脸走人,可那两个却硬着头皮忍下来了,显是有所图谋,下一步,她们所图何事,可不就是明摆的了吗?叶六娘故意激薛瑶不过是因为她不想被做筏罢了。”
  
  韩三娘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所以这就是有上赶着找骂的,不骂白不骂呗。”
  
  薛婉将橙子剥好,递了一半给韩三娘:“正是这个道理。”
  
  韩三娘吃了一口橙子:“那你准备怎么办?”
  
  薛婉笑了笑:“既要挡我的姻缘,便别怪我出手了。芷荷,你拿了这枚印信,去找掌柜的,按着我说的说辞去说。”
  
  薛婉附耳在芷荷耳边叽叽咕咕了几句,芷荷先是一脸不肯,后又一喜,乐颠颠走了。
  
  “你要做什么?”韩三娘好奇问道。
  
  “你静观其变就是了。”薛婉卖了个关子。
  
  过了一会儿,隔壁屋的准备结账走人了,叶六娘选了一块上乘的和田玉坠子,薛瑶选了一支金簪,二人方要结账,却听铺子里的丫鬟说道:“方才天字叁号房的小姐已帮二位免了单。”
  
  三人面面相觑。
  
  “免单?什么叫免单?”叶六娘微微皱了皱眉。
  
  那小丫鬟笑道:“也是可巧,那位是我们店的新东家,这是第一回到咱们店来,掌柜的也不认识,方才拿出印信,因而给免了单。”
  
  “那人姓什么叫什么,为何要给我们免单?”张氏也是一脸茫然。
  
  小丫鬟道:“奴婢只知是位年轻的小姐,也姓薛。”
  
  叶六娘神色古怪地看了薛瑶和张氏一眼,急匆匆出了房门,张氏和薛瑶也跟了上去,只见两个年轻小姐,正由丫鬟扶着,慢慢下了二楼。
  
  其中一人似有所感,抬头看向楼上,一张秀气的脸靡然一笑,可不正是薛婉。
  
  张氏和薛瑶脸色苍白,几乎摇摇欲坠,叶六娘却噗嗤笑了出来。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