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小姐要高嫁 > 第 18 章
听说薛婉和薛瑶根本连三皇子的影儿都没见着,就被李瑾瑜打包送去了皇家马场,贵妃娘娘实在是哭笑不得,只看着刘姑姑摇头:“本宫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竟遇到这样一个克星,罢了,你去和昭儿说,要他也去马场吧。”
  
  刘姑姑无奈道:“娘娘,老奴虽是奴婢,却也是看着公主长大的,如今她……委实太骄纵了,动辄打骂宫人,又无法无天的,日后若是嫁了人,这般的性子是要吃亏的。”
  
  贵妃娘娘轻轻叹了口气:“本宫又如何不知,只是……哎”有些话贵妃不好多言,李瑾瑜如今这脾气,有八成都是皇帝惯出来的,皇帝陛下素来严肃,只有看到李瑾瑜时,才会有几分笑容,久而久之,贵妃娘娘对李瑾瑜的所作所为也不好多言了。
  
  “那薛家的女儿又如何?”贵妃娘娘问道。
  
  刘姑姑笑道:“奴婢瞧薛大姑娘是极好的,有勇有谋,又不胡乱多言,薛家二姑娘嘛,有些小家子气,模样倒是都生的不错。”
  
  贵妃娘娘笑:“这般说本宫也安心了,到底是昭儿前头纳的,日后少说也是要封妃的,总不能是个拿不出手,不懂事的丫头。”
  
  “娘娘的眼光,自然是没的说的。”刘姑姑笑道。
  
  而此时,薛婉和薛瑶也堪堪到了马场,二人从步撵上下来,宫人们选了两匹极温顺的小母马到二人面前。
  
  薛瑶见了马,忍不住捂了捂鼻子,只觉这马儿身上,一股臭味,实在叫人不堪忍受。
  
  “我是不骑了,只在旁边看姐姐骑吧。”
  
  薛瑶说着,便到一旁寻了凉棚坐好,宫人们又端上一些瓜果点心的。
  
  薛婉无奈道:“小心一会儿公主殿下来了,非要你骑。”
  
  “不妨事,这不还有姐姐吗?”薛瑶笑眯眯道。
  
  薛婉只得骑上马,在马场中跑了一圈。
  
  小母马性子温顺,速度也慢,这样小跑一圈,也耗费不少功夫,不一会儿,李武和沈淮安也到了。李武身子骨弱,自小因与皇位无缘,也没个严厉师父来教,如今文不成武不就,只骑了一会儿便累了,转头坐到薛瑶身边,二人聊起天来。
  
  薛瑶样貌美,笑起来又十分亲切,说话甜甜的,倒叫李武时不时红了脸。
  
  沈淮安则跟上了薛婉,二人并骑而行。
  
  “我已劝过你,三皇子并不是个好归宿,为何还是屡屡进宫来?”沈淮安问道。
  
  薛婉很想问,兄台你以为我很想来吗?来便来了,还回回遇到你,我更受伤好吧?
  
  然则,薛婉什么也不能说,是以她只微微一笑道:“沈将军又为何总在宫中?”
  
  “公主宣召。”沈淮安神色一僵,干巴巴说道。
  
  “那便是了,我也不过是贵妃娘娘宣召而已。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贵妃娘娘要我来,我能不来吗?”薛婉反问道。
  
  “这么说,你并不愿嫁给三皇子?”沈淮安嗅出了话里的意思,声音不禁高了高。
  
  薛婉却卖了个关子,实则是她根本没法解释,只能故作神秘道:“沈将军日后便知晓了。”
  
  沈淮安却是松了口气,他并不知道薛婉的计划,却知道薛婉向来知道轻重,既然这般胸有成竹,定是十拿九稳。
  
  他放下这个心事,神色间的郁色也少了许多。
  
  薛婉见沈淮安终于放过这个话题,忍不住试探着问到:“将军那日所言,我回家之后,细细思量,却是如坐针毡,不知可否请将军解释一二。”
  
  这事其实薛婉早就想问了,无论是什么原因让李昭没有娶叶六娘,又是什么原因让沈淮安提前建功立业,成了将军,总之她重回这一遭,朝堂的局势显然是有变化的,而沈淮安既是皇子近臣,日后又极有可能尚公主,自然是消息灵通的。
  
  薛婉想多打探些消息,日后也可早做打算。
  
  谁成想,沈淮安这厮却不答她。
  
  “有些事,知道的太多并不好,薛大小姐。”沈淮安笑道,突然岔开话题,“薛大小姐看似精通骑术,却不知何时学的?。”
  
  她凉凉看了沈淮安一眼,自己口风这般紧,还想套她的话,做梦!
  
  “不若沈将军猜猜看?”
  
  说罢,薛婉脚下一夹马股,骑着小母马跑远了。
  
  沈淮安看着薛婉气鼓鼓地走远了,不禁低笑一声,眼底略过一阵复杂神色。
  
  薛婉在马场跑了一圈,微风拂面,风中青草味掺杂着淡淡花香,让人十分舒畅,薛婉神清气爽地跑了一圈,待回到马场边缘,便见那多了一个人,正是三皇子李昭。
  
  李昭本在花园中坐等相看薛家女,未料到刘姑姑却传了消息,说他那个不着调的皇妹将一干人等统统送去了马场,而母后竟还要他亲自过去一趟,李昭心中不禁有些不耐的。
  
  他纵然雄才大略,却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年少则慕少艾,李昭对身边女子的姿容一贯眼光很高,周阁老的孙女样貌清秀,知书达理;林侍郎的女儿年少多情,容姿妍丽,一个名声不显的薛家,实在让他提不起兴致来。
  
  可等他姗姗来迟到了马场,却见凉棚里,一个样貌十分出众的少女正和李武言笑晏晏的攀谈。
  
  李武向来是锯嘴的葫芦,竟也在咧着嘴傻笑。
  
  他凑近了,便听到那女孩黄鹂般清脆的笑声,又温柔,又清脆。
  
  “五殿下说笑了,如你们这般的皇家贵胄,又岂是我这般的小女儿家可相提并论的?”那样低声细语,说着这般卑微又向往的话,李昭不禁心头一动。
  
  “天家也一样是人,有什么不能相提并论的?”李昭突然开口道。
  
  李武忙站起来行礼:“三皇兄。”
  
  薛瑶一脸惊讶,脸上是小鹿一般的懵懂,她显然未料到会在这里遇到李昭,慌慌张张起身,却未站稳,身形晃了晃,竟一头栽进了李昭怀里。
  
  李昭一把接过,只觉满怀是温香软玉,一股桂花香气扑鼻。
  
  薛瑶惶惶然倒在他怀里,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你无事吧?”李昭不知不觉放轻了语调。
  
  薛瑶急忙忙起身,又行礼道:“薛瑶莽撞无知,还请三皇子殿下赎罪。”
  
  “无妨,是孤吓到你了。”李昭笑道,“你是薛瑶?薛侍郎的女儿。”
  
  薛瑶羞涩地低头:“是,民女正是薛瑶。”
  
  李昭瞧了瞧,想着薛侍郎家倒是好福气,无论长女如何,这次女的模样实在生的不错。他正想着,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儿声嘚嘚,李昭回眸,便见薛婉翻身下马,走到他身边,福了福身子。
  
  “三殿下。”薛婉照例行礼,眉宇间却有些淡漠。
  
  李昭瞧着,只觉薛婉神色冷硬,纵然薛婉的样貌在薛瑶之上,心里也并不十分欢喜。
  
  “母后听闻瑾瑜带你们来马场玩,特命孤带些吃食过来,如今临近晌午,也不必等瑾瑜了,咱们先用些饭菜。”李昭淡淡说着,微一挥手,宫女们便将饭菜摆上了桌。
  
  因男女有别,这顿饭是薛瑶薛婉一桌,余下三人一桌,中间还隔了屏风,众人各怀鬼胎,都吃的飞快,也无劝酒,不过三刻,便撤下了案几。
  
  用过了饭,重新梳洗过后的李瑾瑜才姗姗来迟。
  
  李瑾瑜这一去,可是花了近一个时辰,不但沐浴更衣,还又用了午膳,重新扑粉画眉毛,为了沈淮安她也是下了血本,光是一件百花穿蝶的窄袖短衣,便由十几种不同颜色的丝线绣出,加上她本就生的四肢修长,是以格外抢眼,只是她多少有些矫枉过正,过于娇艳,以至于把自己打扮的活脱脱像一只大蝴蝶。
  
  薛婉忍不住在心中感叹,女子的装扮实在是门学问啊。
  
  “三哥,你怎的来了?”李瑾瑜瞧着李昭,装糊涂道,眼神却似笑非笑看着薛婉,十分促狭。
  
  李昭却笑:“自然是来给你收拾残局的,你将母后的客人弄到马场来了,叫人饿着肚子便自去更衣,可是待客之道?”
  
  李瑾瑜微微一怔,她是真的没想过其余人要怎么吃饭的事情,而后却又笑道:“不是还有三哥吗?”
  
  李昭摇了摇头,也是无可奈何。
  
  “好啦,横竖也没真饿着,我这才刚来,你提那没用的做什么?”李瑾瑜娇声道,“婉儿姐姐,刚才咱们可是说好的,你得来陪我骑马。”
  
  薛婉无奈地站起来:“殿下,我实在并不精通。”
  
  她原本是要藏拙的,未料到却是李武快了一嘴:“我瞧薛家姑娘方才骑那匹小母马时,挺娴熟的。”
  
  马场里那几匹小马,正是为李瑾瑜练习用的,她自认识沈淮安以后,便整日打着学骑马的名号把他拉到马场里,如今才稍微会骑了一点,听说薛婉骑马骑的不赖,气道:“本宫可是要骑那新进的踏雪神驹呢。”
  
  薛婉凉凉地看了李武一眼,直看的李武缩起了脖子。
  
  李武无辜地朝她眨眨眼,才道:“那个,其实薛姑娘骑得也不太行……”
  
  “不太行,正好学一学,日后你们若是经常入宫,可都是要陪本宫骑马的。”李瑾瑜抢白道。
  
  “殿下,那小母马身量未成,速度也不快,正适合我们,踏雪那般的宝马神驹,只怕是……”薛婉忙道。
  
  李瑾瑜以为薛婉是怕了,笑道:“不,我就要骑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