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小姐要高嫁 > 第 19 章
踏雪神驹是北边今年新进贡的品种,不但生的高大,一身的黑毛油光水滑,只四只蹄子处各有一圈白毛,因而唤作踏雪。
  
  马场的教头牵了两匹神驹过来,薛婉仰头,看着那足有两人高的马,无语地看着身旁的李瑾瑜。
  
  她确定要拿自己的小身子板儿骑这么高的马吗?
  
  薛婉自己也不过十五,李瑾瑜还比她小两岁,两个豆丁站在高头大马前,实在十分不协调。
  
  “瑾瑜,我看你们还是换两匹小马来骑吧。”李武忍不住嘟囔道,“这马也太高了些。”
  
  李昭亦皱了皱眉头:“瑾瑜,不可胡闹,这若是摔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瑾瑜咬了咬牙道:“我不,我就要骑!”
  
  “淮安,你快来劝劝瑾瑜,这若是闹出点什么三长两短,可如何是好。”李昭道,他一来担心自己的胞妹,二来也担心薛婉出事。之前孔翘的死,还尚未理清官司,如今若是再把薛婉摔出个三长两短,只怕父皇也不会轻易饶了李瑾瑜。
  
  薛婉也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淮安,眼下能劝住这位祖宗的,也只有沈淮安了。
  
  可沈淮安竟一脸淡漠地说道:“无妨,我跟着她们便是了。”
  
  薛婉瞪着沈淮安,却见他朝自己微微一笑:“薛大小姐且放心,沈某必定保证二位的安全。”
  
  这厮一定是为了报复自己刚才故意不答他的话!
  
  薛婉心中暗碎了一口,却也无法,只得由小太监帮忙,翻身上了马背。
  
  李瑾瑜则甜甜一笑,高兴不已。
  
  两个小太监一个蹲在地上让她踩着肩膀,一个负责扶着,将她慢慢送上马背。
  
  这之后,管事的太监又牵了一匹马,让沈淮安骑着,带着二人慢慢往马场中间走。
  
  薛婉对骑马并不陌生,塞北的战马虽生的不如这神驹高大,却也都是草原上的种马繁育而来,十分矫健,且通人性。
  
  她攥紧了缰绳,由着马儿在场中游荡,只慢慢走着,倒是有了一丝闲庭信步之感。
  
  李昭和李武在凉棚中瞧着,颇为惊讶。
  
  “这薛家大小姐,是真的会骑马。”李昭笑道。
  
  会不会一样东西,嘴里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纵然薛婉再三推辞,一旦上了马背,姿态动作,乃至肌肉放松的程度,都是做不得假的。
  
  而李瑾瑜却又不同了。成年马匹本就身量高,动作幅度也大,与温顺的小母马全然不同,她一骑上去,便有些摇摇欲坠,左摇右晃了一阵,才堪堪缓和过来,只是全身上下都僵硬异常。
  
  李瑾瑜眼看薛婉这般从容,自己却相形见绌,又羞又气。
  
  “你会骑马?”李瑾瑜冷声道
  
  薛婉无辜道:“只会一点,却是骑不好的。”
  
  李瑾瑜脸上的神色变换莫测,可想到沈淮安在一旁,又不好发作,只冷声道:“若你是骑不好,那本宫又是什么?”
  
  您是不会骑啊。
  
  薛婉心中无奈,却不好多言,只干笑两声,沉默了。
  
  沈淮安看薛婉一眼,淡淡道:“公主殿下不必自扰,您之前骑的都是小母马,这种塞北的战马本就生的高大,野性难驯,一般的女子只怕连骑都是不敢骑的呢。”
  
  一般的女子不敢骑,她李瑾瑜却是二般的女子勉强能骑,可薛婉,可薛婉却是不但能骑,且骑的很好。
  
  李瑾瑜心中怨念,越想越气道:“我可不是那一般的女子!”
  
  说罢,李瑾瑜突然猛拍马股,那踏雪神驹嘶鸣一声,一跃而起。
  
  薛婉兀自目瞪口呆,弹指间,李瑾瑜一飞出两长远,吓得啊啊乱叫。
  
  沈淮安却还盯着她一脸的惊慌失措,似是多么好看的场面一般。
  
  “看我干嘛!快去救她!”薛婉瞪大眼睛,气呼呼道,那是真着急了的模样,瞧着格外有生气。
  
  不知为何,沈淮安的眼底笑意更浓了,他策马奔驰,一路追平李瑾瑜。
  
  李瑾瑜此时已吓得魂不守舍,只本能地抓着缰绳,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把什么铅粉胭脂的,糊的到处都是,实在狼狈不堪。
  
  沈淮安扯过李瑾瑜手中的缰绳,猛地一嘞,那马儿便扬了扬前蹄,停了下来。
  
  李瑾瑜却差点被神驹抛下马,幸而沈淮安伸手按了一把她的肩膀,才叫她又停下来。
  
  这一遭,李瑾瑜又气又怕,眼里都是泪水,又被心上人瞧见了狼狈的模样,正要发作,却听见身后一声尖叫。
  
  只见薛婉骑在马上,那马儿似乎已经失控,不停的抬起前蹄,似乎要将她甩下马去。
  
  沈淮安神色大变,忙调转马头,朝薛婉奔去。
  
  “薛婉的马惊了!”李武脸色苍白地大喊道。
  
  此时,薛婉拼命躬身,死死抱住马头,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颠出来了,心中不禁暗恨沈淮安怎的还没到,难不成真要看着她掉下去吗?
  
  许久,她才听到一阵凌乱的马蹄儿声,她转头一看,只见沈淮安终于赶到。
  
  他把手递给薛婉。
  
  “手给我!”沈淮安大吼,他紧张的浑身僵硬,连额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
  
  薛婉已许久不见沈淮安这般模样了,他年少时还有些激动,到了后来,不知怎就慢慢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冷笑是他最常有的表情,薛婉有时甚至搞不懂他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薛婉只好单手抓住缰绳,另一只手递给沈淮安。
  
  沈淮安一把抓住薛婉的手,稳稳地将她拉到自己的马上。
  
  那一刻,女孩子纤细的身形入怀,带着一点淡淡的胭脂水粉的香气,让沈淮安只觉得浑身上下一股酥酥麻麻感觉游遍全身。
  
  他狠狠攥住薛婉的肩膀,直扣的她倒抽一口冷气,才慢慢松开手,沙场上运筹帷幄的沈淮安一时之间有了一丝新的苦恼。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竟不知道到底该放到哪里才好。
  
  薛婉浑身僵硬地低着头,她自上辈子起,已许久不曾和沈淮安有这般亲密的接触了。沈淮安身形瘦削而结实,缩在他的怀里,多少有些硌得慌。
  
  可他就是这样一个棱角分明的男人,薛婉第一次被他纳入怀中时,尚有些不适应,到了后来,反倒习惯了,如今这样熟悉的怀抱,熟悉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薛婉直恨不得一头摔下马去才好。
  
  下一刻,她听到沈淮安的低笑,说是低笑,倒更像是喉咙里发出的一声闷哼。
  
  “本以为薛家大小姐是无所不能的,未料到此时倒是有几分温顺的。”
  
  薛婉脸上带上一丝薄怒,她转头,怒视着沈淮安,却见他眉眼低垂,眼底盛满笑意,倒是少有的鲜活模样。
  
  哼,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薛婉心道,立马转头怂了。
  
  没法子,谁叫这男人生的太好看,她怕她再看两眼,可就要忍不住再沦陷一回了。
  
  薛婉听着沈淮安的呼吸微微一窒,本以为他又要说什么,却感到身后一松,沈淮安已翻身下马。
  
  她低头看他,难得的沈淮安似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这般薛姑娘可自在些了?”
  
  薛婉恍然,明白沈淮安是为了避嫌,点了点头。
  
  “多谢沈将军了。”
  
  薛婉骑在马上,被沈淮安送回马场边缘,宫女太监并几个主子一起拥上来,薛婉被扶下马,脚一着地,便发出“哎呦”一声,眉头紧紧蹙着,似是受了伤。
  
  李昭见此,忙命人抬了步撵过来,送薛婉到承恩殿医治。
  
  薛瑶因为“姐妹情深”,也只好跟着一道回去了。
  
  沈淮安见薛婉走了,眉宇间却有一丝狐疑:“我去看看那匹马,怎的会突然受惊。”
  
  李武瞧李瑾瑜的神色不对,忙说:“我也去我也去。”
  
  二人转身离开,只留下李昭和李瑾瑜二人,李瑾瑜渐渐变了脸色,脸上露出一丝冷意来。
  
  李昭是知道他这个妹妹的,轻声劝道:“薛婉腿上的伤还不知如何,你也不必太咄咄逼人。”
  
  “若不是见她也惊了马还受了伤,我定不会轻饶了她,敢在本宫面前扮猪吃老虎,哼。”李瑾瑜气道,“这世上还无人敢耍弄我李瑾瑜。”
  
  李昭轻声叹息。
  
  另一边,沈淮安牵过那匹方才受惊的马,这几匹神驹都是极通人性,少有发狂的时候,他方才心中就很狐疑,可观察了一阵,却并无不妥。
  
  李武也说道:“这马看着温顺的很,方才为何会狂性大发?”
  
  沈淮安摇了摇头,目光却落在马股上。
  
  只见黑色的短毛之中,似有些微血迹,他伸手摩挲了一下,入手处,竟是湿漉漉的。
  
  李武跟着看过去,不由自主“啊”了一声。
  
  只见这马屁股上,竟有一个细小的血洞,显是被什么利器扎伤了。
  
  “这……这是……”李武惊讶地看了这伤口。
  
  沈淮安沉默许久,才勾起一个笑意来。
  
  “是簪子扎的。”他低笑,想来薛婉的伤也并无大碍的吧。
  
  “簪……簪子……”李武结结巴巴,一脸茫然,而后才回过神来,“是……薛……”
  
  沈淮安按住了李武的肩膀,低声道:“别说出去。”
  
  李武回过神来,点点头:“我晓得轻重。哎,这位薛大小姐,也是有勇有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