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叫拓海的人 > 第七章 顺着风 就能翱翔2

第七章 顺着风 就能翱翔2


  骑士兵新兵营七号宿舍。
  魏来对着四个人,说:“让我们,给这只新的7号队伍取个名字吧。”
  魏然附和着魏来说着:“崔斯塔,崔斯特你们有什么好听的名字吗?”
  崔斯特立刻回答到:“我们两兄弟,就是太笨,要不,你们取吧。”崔斯塔点了点头,示意赞成崔斯特的话。
  魏来戳了戳拓海,问,“你有什么好名字吗?”只见拓海思索了一下,看着魏来说:“拓来”。
  魏来有点不解的看着拓海,只见拓海说:“带领大家一起拓展未来的意思。”
  魏然听了之后,说,“那我们再找一个队长吧。”
  崔斯塔说:“推介拓海,因为上次猼訑的事。没有意见的举手。”
  拓海看七号宿舍的四人举了手,默许了一声:“嗯。”
  大家热火朝天的聊着的时候,桑巴跑进了七号宿舍。对着七号宿舍的人说:“我们8号宿舍选了叶利之做队长!我的天了,他一定狠狠的折磨我的。”
  拓海听到后,鄙夷的看了一眼的桑巴,然后对着他说:“没选你,让你保护叶利之吗?”
  土路时。
  八只小分队,集结在了骑士兵新兵营广场。
  “今天,是新兵小队第一天出征,各位准备好了吗?”桑木在广场上,铿锵有力的说着。
  八只小分队,也精神饱满的回答着:“准备好了。”
  桑木看着精神饱满的小分队,笑得更开心了,说话的声音比方才更有力的说:“今日任务,就是好好休息!所有人休息两天,这两天可以回家哦。”
  桑木的话刚说完,所有人都躁动起来,回想起来,进入骑士兵新兵营那么久,上一次见到亲人,也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桑巴在思索着什么,沉默了一会,转身,抬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叶利之,对着他说:“你要不要去我家,我家很热情的,不是讨好你的意思。”
  叶利之用带着杀气的眼神,看着桑巴。桑巴见此状况,立刻转身,心想:真是一只傲娇讨厌的猪。
  桑木看到躁动的大家继续说着:“还等什么,赶快回家吧!”
  魏来跑到拓海旁边,问:“拓海,我可以去你家玩吗?”拓海想了想自己暴躁的老妈,一定会在众人面前碎碎念自己,立刻摆手对着魏来说:“不要,不要。”
  雪裂镇冰原某处。
  几只乌鸦盘旋在雪莉的上空,发出刺耳的声音。
  娜娜莉看着这些乌鸦,对着雪莉说:“这些乌鸦,怎么了?一直发出刺耳的声音。”
  雪莉对着她左肩的三眼乌鸦说:“暂时让它们回去吧。”三眼乌鸦听到这句话,飞向空中,几秒后,刚刚发出刺耳声音的乌鸦,立刻安静的飞走。
  三眼乌鸦重新回到了雪莉的左肩,雪莉对着前方茫茫一片的冰原说:“它来了。”
  雪裂镇。
  “娘亲大人,我回来了。”拓海回到家,对着这小小的屋子,大声的说着。
  只见拓海的娘亲吼了一声:“我在睡觉,吵到我了!赶快去洗碗。”
  拓海露出了无奈和欣喜的表情,这熟悉的感觉,就是家。拓海响亮的回了一句:“好嘞,我要吃肉烧饭,今天。”
  土裂镇。
  “你怎么今天白天过来了。不是跟你说,白天不要来吗?被人看到你往这里跑,不好。”看到叶利之的出现,叶利之的母亲似乎有点着急。
  叶利之细细的看着他母亲,果然白天,才能更好地记住母亲的样子,自从他从土裂镇出来后,就被母亲叮嘱:他只能晚上才能来土裂镇探望。
  “我们休息两天。任务是回家。”叶利之坐在地面,看着他的娘亲。只见叶利之的娘亲叹了一声:“哎”。
  雪裂镇。
  “骑士兵新新兵营怎么样?是不是很有男子汉的澎湃感。”桑木用筷子不断夹着菜,往桑巴的碗里送去。
  桑巴看着碗里吃不完的菜,停下手中的筷子,对着桑木说:“桑木爷爷,别再给我夹菜了,肚子已经撑得像冰原里的雪冬猪了。”桑木笑着说:“好的,好的,我的乖孙。跟你哥哥桑风一样有出息。”
  桑巴突然表情严肃对着桑木问:“桑木爷爷,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要诚实回答我。”桑木看着桑巴严肃的表情,回答一句:“嗯,说吧。””
  桑巴从嘴里缓缓的说:“土...土....土裂镇里的人全是坏人吗?”
  桑木听到桑巴的问题,慢慢的说:“只有相对的坏人。”桑巴一脸疑惑的样子。只见桑木继续说着:“有的人犯了当下众人难以原谅的错误,成了坏人。但随着时间推移,有一天,也许会改变。但这一天,却漫长无比。”
  桑巴听到桑木说的话,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对着桑木笑了笑,说:“谢谢,桑木爷爷。”一人忽然闯进了桑木家,对着桑木说:“大......大......大事不好了,出现了一只妖怪......在村里雪原东部.......刚把正在放雪冬猪的人跟雪冬猪都吃了!”
  桑木听到这句话,对着桑巴说:“你好好在家,我去看看。”
  “我也要去,因为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桑巴站起来,对着桑木说。
  桑木点了点头,对着桑巴说:‘’你去通知村里人,今天不要外出,再来与我们会和。”
  雪裂镇雪原东部。
  抵达现场的桑木,看见这异兽,整个人脸色大变,嘴里缓缓的说出两个字:“相...柳...”
  相柳是一条蛇身硕大无朋,九个头,每个头都长着青色的人脸的上古异兽。它的蛇身呈现出深深地紫色。
  相柳的一个头,看到桑木,别朝着他咬了过来。“炫纹盾木。”桑木召唤了一个巨大的木盾,挡住了这个头的攻击。
  其它的八个头看到这番状况,都冲着桑木攻击而去,桑木自知不是对手,在原地画了“↑忄↑”的符号,只见刚刚召唤的炫纹盾木,从身后发出了无数了藤条,缠住相柳的头。暂时拖延它。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桑布走身后盾牌走出,问着相柳。相柳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其中一个头开口说道:“听说这里有猼訑,还有两个潜在的更好吃的美味。”
  桑木很镇定的说:“我是打不过你的,但我想知道,你的听说,是谁说的。”
  相柳另一只被藤条困住的头说:“乌鸦,一只三眼的乌鸦,猼訑的眼珠,还有两个女人,她们好像也在这附近。没关系,你们都跑不掉的。”
  桑木说:“谢谢你。”随即桑木两只手快速的打出一些手势,整个地面快速破土而出无数的灰褐色藤条,缠绕相柳的蛇身。
  相柳看着桑木,轻蔑的说:“你这是无用功,我一会儿就解开了。”
  桑木刚刚跟相柳对战的时候,能感觉相柳的实力尚未恢复,所以,它要大面积吃东西,且它的身形完全没有解封。
  相传相柳完全状态时,能够九个头同时吃九座山。
  “这是是什么?”通知完全村,跑来支援的桑巴看着眼前的相柳,惊诧万分。
  桑木看着桑巴,及他身旁的一行人,说:“这是相柳,上古异兽之一。”
  桑巴旁边站着的拓海问:“它跟猼訑一样吗?”
  只见桑木,深呼吸,说:‘’它吃猼訑。而且,它尚未完全恢复。”
  上次跟猼訑对决,就已经感到恐怖的拓海,不由得从额头留下了汗。
  相柳看着这一群人说:“都是来成为腹中餐的吗?”相柳的一个头,开始呕吐,呕吐物落地面。
  桑巴看到相柳一直呕吐,问:“它在做什么?是吃坏肚子了吗?”
  桑木摇了摇头,说对着桑巴说:“那是它的毒液。我来发射援助信号弹。”桑布从口袋里拿了一支信号笔,向天空分别发射了赤黄色,鲜红色,嫩草绿三个颜色。
  这是援救信号的意思,同时也告诉周围的人,这里有巨大的麻烦,请注意安全。
  在骑士兵新兵营看到信号弹的奇舒莲,对着蒙特列与鲁克托说:“雪裂镇真是一个充满意思的地方,才刚休息好,就有事情做了。”
  在土裂镇的叶利之看到这个信号弹,问着母亲:“这是什么意思?”
  半晌,叶利之的母亲回答道:“这是一级危险信号。只有遇到强力的威胁才能发动。”
  叶利之看了看母亲说:“我想去看看。暂时不能陪着你了。”
  “去吧。”
  叶利之的母亲远远看着走远的叶利之背影,仿佛看到了叶利之父亲,小声的说了一句:“一样的性格,如果没有这样的性格,就不会相遇了吧。”
  相柳吐在地面的毒液,开始形成泥泞不堪的恶臭沼泽。
  桑木看到这片正在形成的沼泽,“这沼泽发出的臭味有毒,不能让它大面积形成。”桑木让藤条大面积破土生长,困住相柳的头封住它的嘴。
  “冰蛇利齿!”拓海发出蛇齿形状的冰柱,朝着相柳攻击而去,但相柳没有任何感觉一样的在那里不挣扎,也不动,任由桑木的藤条缠绕,拓海冰蛇利齿攻击。
  一朵莲花快速旋转,击中相柳。
  拓海看了看这朵熟悉的莲花,以及身后传来的鲁克托伯爵的声音:“我们来了。”
  魏来转过头,对着鲁克托说:“鲁克托伯爵,这里。”
  鲁克托看着被藤条缠绕的相柳,说:“相柳,它不是应该在黄金森林深深沉睡吗?”
  桑木说:“它是被唤醒的,三眼乌鸦,猼訑的眼。”
  鲁克托想起,前些日子是有一些乌鸦,在新兵骑士营盘旋,难道就是那些乌鸦,在猼訑未被同化完全之前,雕啄了猼訑的眼睛,然后操控者运用乌鸦发出的腐烂的尸臭味,跑到黄金森林去唤醒相柳?可一旦相柳后面无法被封印,或者让它再次沉睡,这个世界,就是一片地狱。
  鲁克托,看着相柳,说:“时间不多了,我们只能拿命堵上,现在向芙蕾雅汇报,也来不及了,形成结界,结界破坏之前,消灭它。”
  听完鲁克托的话,大家点点头,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桑木说:“我来控制,结界。就用这条老命保护整个雪裂镇,同样的事情,不允许发生第二次。”桑木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手指流出鲜红色的血,桑木走到炫纹盾木的身后,在盾的后面用手指上的血,画着神秘的符号。
  接着众人看到地面出现四颗宝绿色的种子,空中出现四颗宝绿色的种子,快速的发芽,然后生长出血红色的藤条,自下而上,自上而下,自左而右,自右而左的链接彼此,连接着的血红色藤条,竟然组成了一个长方体,而这些藤条的在组成长方体后,并没有停止,能够看到上空的藤条开始由上而下生长出更多的藤条,连接地面。
  咳——
  咳的一声,结界完成,形成封闭的血红色藤条长方体,每一面都能看血红色的藤条。
  咔——
  相柳的两个头挣开了藤条捆绑。看了一眼结界里的人,说:“一共九个人,正好一个头一个。”
  桑巴拿出手指数了数:“桑巴,拓海,魏来,魏然,桑木爷爷,鲁克托伯爵,奇舒莲伯爵,蒙特列伯爵。”对着相柳说:“你这妖,是把你自己算上了吗?”
  相柳发出哈哈哈的淫笑声,对着桑巴说:“你这么蠢,我吃了你的头,一定会变得跟你一样蠢,就留你一个全尸,不吃不吃。那第九个人,在这结界完成的刹那,进来了。在我身后呢。”
  只见相柳身后,一个黑色的人影慢慢的走了出来——叶利之。
  叶利之冷漠的看了一眼相柳,然后众人看到一只石手,抓住了相柳刚说话的头。桑巴看到这石手,后背冒出一丝冷汗,毕竟自己亲身体验过。
  叶利之对着相柳说:“他死不死,可不是你能说的,我小队的人,什么时候,由你这怪物决定生死了。”
  桑巴听到叶利之的这句话,对着叶利之说:“队长真帅,今晚去我家做客。”
  嘣——。
  蹦的一声,刚抓住相柳一头的石手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只见相柳发出呵的一声,露出猫玩老鼠的眼神,说:“雕虫小技,你们九个人,不如一人对我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