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赛克斯帝国 > 第569章 过去和现在

第569章 过去和现在


  瓦里布的出身与安妮西和伊莲娜不一样,但情况的发展很让人开心。
  这个巴克扎族的女孩原本就是她们部落的贵族阶层,即便因为落魄的原因降了两个阶层,放在威尔坦丁公国也能通过战功获得武士阶层地位。
  瓦里布已经用她的实战表现,赢得了约瑟乔、钱德勒那群军官核心层的认可,所以在瓦里布身上已经不存在被歧视。
  阿特利兹和基尼人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黑克托尔已经给予了这180多个基尼人平民阶层身份,但是在农牧场,在整个赛克斯范围内,人们对这群海盗后裔依然是歧视的。
  基尼人在其他所有人的眼里,甚至还不如贱民。
  基尼人离开了自己的那小块国土,立刻会遭到西大洲各国军民的围剿。杀基尼人,各国的人都不会有任何犹豫和心理负担。
  回到海上?又能怎样?
  千年来,基尼人在海上就是做海盗的,海上被围剿得活不下去了,又上岸当陆地居民,陆地上活不下去,再回到海上当海盗。
  几百年海上抢劫,几百年陆地上被歧视,再几百年,又几百年。
  黑克托尔与基尼人之间没什么感情,好的坏的全都没有。基尼人的祖先以前做的那些恶事,黑克托尔没见识过,基尼人现在被歧视,他也管不过来。
  如果不是看重这群俘虏的造船术和航海书,黑克托尔根本不会使用这样一群备受争议的人。
  他也想只使用纯正的赛克斯人,但自己的原住民子民不给力啊。要想扩张版图,就必须不断接纳有更多复杂技能的新人口,比如擅长山地作战的巴克扎族人,再比如这群海老鼠。
  想着心事,黑克托尔回到了度假别院。
  安妮西和伊莲娜迎接到外院,一边一个,牵着黑克托尔的手。
  伊莲娜笑嘻嘻问道:“我想为公爵大人唱歌,可以吗?”
  安妮西说:“公爵大人,我可以邀请您跳田园舞吗?”
  如此温馨和快乐的家庭氛围,黑克托尔当然不会拒绝了,他牵着两个美丽女仆的手,走进了内院。
  在公爵的大卧室里,伊莲娜唱着赛克斯小调,黑克托尔双手背在身后,安妮西两只手提着裙腰,一场小型的田园舞会开始了。
  真正的田园舞是具有社交礼仪味道的集体舞,男女舞者的身体不会发生触碰。但这会是在黑克托尔自己家里,伴舞的女孩是他的女仆情人,自然也就不需要去避讳什么了。
  几圈正常的田园舞转下来,黑克托尔单手抄住安妮西的腰,两人肩膀相贴,嗷嗷叫着,愉快地转圈。
  过了一会,换做安妮西唱歌伴奏,伊莲娜被黑克托尔搂住腰,跳起了田园舞。
  伊莲娜的舞步比安妮西要奔放许多,女孩的腰被公爵搂着,她的一只手抬起勾住黑克托尔的脖子,转圈跳舞时,伊莲娜的身子与黑克托尔贴得更为紧密。
  转了无数圈,黑克托尔脑袋一阵眩晕,大笑着躺倒在自己的大床上。
  安妮西和伊莲娜从墙根端来早已备好的铜盆,一人一边,服侍公爵大人洗漱。
  黑克托尔摸着两个女仆的头发,闭着眼睛问道:“你们身为我的女仆,我的情人,想必一定是快乐的。那么我问你们,身为赛克斯人,你们是否感到骄傲呢?”
  安妮西一边替黑克托尔擦手,一边问道:“公爵大人您是问现在还是以前呢?”
  黑克托尔手上加力:“现在,以前,你们都说说。”
  安妮西说道:“现在我过得可开心啦!我的父亲在农业署获得了一份杂役的工作,我的母亲和弟弟去了牧场工作,他们全都得到了很好的待遇。”
  安妮西的表情变得羞涩:“大伙都知道我是公爵大人的女仆,他们对待我的家人非常友好,总是尽量照顾他们。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黑克托尔问:“以前是什么样的?”
  安妮西回答:“以前呀,我们家的生活可苦了。我们一家人居住在城堡平民区的两间小房里,我的父亲因为交不起赋税,被律法官和税务官投入监狱。直到律法官要挟我,让我接近公爵大人,我才知道自己是被利用的。幸亏公爵大人英明,收留我在你身边,否则我全家就会像芭芭拉一家人那样被逮捕。”
  黑克托尔握住安妮西的手:“你替我挡了埃尔姆人的那一箭,用你的生命守护了我的生命。”
  安妮西跪倒在地,向公爵大人行吻脚礼。
  黑克托尔牵着安妮西的手,拉着她坐到床边,又抓住伊莲娜的手,问道:“那么你呢,你们的家人,现在和过去,身为赛克斯人,是否感到骄傲?”
  伊莲娜噘嘴呜呜了几声:“公爵大人您想听真话吗?”
  黑克托尔捏着伊莲娜的手:“我当然需要真话,说吧,不许隐瞒。”
  伊莲娜回答:“现在我家的情况当然非常好了,和安妮西姐姐差不多,我的父亲和哥哥也获得了工作,公爵大人您一定想不到,他们两人居然被史密斯大人招入了武器工坊!”
  黑克托尔惊讶道:“武器工坊!这真让我意外!”
  伊莲娜靠进公爵怀里,笑嘻嘻说道:“我的父亲和哥哥是出色的木匠,上次公爵大人带人去埃尔姆农牧场,我父亲和哥哥花了两天时间造了一辆马车,卖给了阿列克谢大人的部队。公爵大人您去温特的时候,马里恩科大人便把他们推荐给了史密斯大人。”
  黑克托尔想到,弩弓的制作需要出色的木匠和铁匠,伊莲娜一家人是纯正的赛克斯人,符合黑脸史密斯招工的条件。
  黑克托尔问道:“你家以前呢?感到过骄傲吗?”
  伊莲娜眯着眼:“呜……以前过得可差了!哦,公爵大人您不要生气,那是您父亲执政时期的事情,现在可不一样了!”
  黑克托尔当然知道了,自己穿越之前,挂名父亲赛克斯二世实际上面临内忧外患,他问道:“有多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