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05章 真不知道你造了什么孽

第105章 真不知道你造了什么孽


      他们今天收到匿名消息,叶婉芙要自尽,所以匆匆赶了过来。
  
      神女庙叶婉芙事件发生后,瞬间传遍了整个江南,也很快传到了京城。那些看程家不顺眼的政敌和太子党的对手,纷纷弹劾程启明管教不严,弹劾程家欺压良民,程启明还被太子训了,以至于程启明亲自写信回来,让他们好好处理,千万不要让叶婉芙死了。
  
      要不然,逼死贞洁烈女,程家就更麻烦了。
  
      这个传递匿名消息的人自然是叶慕兮。q8zc
  
      叶慕兮清楚赵梦兰不是叶婉柔的对手,所以特意给程家传了消息,给赵梦兰找一个帮手。
  
      “叶婉芙在哪?出来,我有话问她。”程元杰看见对面闹哄哄的,大声喊道。
  
      这话一出,叶婉柔也注意到了他们,脸色一沉。
  
      倒是赵梦兰就像看见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大声喊道,“程元杰,快带芙儿走。快来救人,不然芙儿就没命了。芙儿要是死了,你们程家就要背上逼死闺秀的名声,快来帮忙。”
  
      这话让程家兄妹脸色都是一变。
  
      “叶婉芙人呢?”程玉娇急忙问道。
  
      赵梦兰指着摊在地上面目模糊,因为流血过多而昏迷的叶婉芙说道,“这就是芙儿,快带她走。”
  
      “娘亲,真没想到你胳膊肘往外拐,找程家的人帮忙。”叶婉柔心底一发狠,知道事情败露,狠狠地一把推开赵梦兰,抽出她背上的匕首,对着叶婉芙狠狠地一刺。
  
      只要叶婉芙死了,叶家为了利益最大化,只会说叶婉芙自尽。
  
      程家人即便说是谋杀,也口说无凭,不足为惧。
  
      但因为程元杰已经冲上来拖着叶婉芙走,叶婉柔没能插中叶婉芙的胸口,反而是一下插到了程元杰的胳膊肘,疼的他惨叫一声,“啊!救命!”
  
      “呕!”
  
      程玉娇看见叶婉芙那张血肉模糊的脸,胃里一阵翻腾,趴在船边吐了起来,顾不上跟程元杰一起抢人。
  
      叶婉柔还想要再动手,程家的奴婢家丁纷纷冲上来了,最后只能恨恨地瞪了赵梦兰等人一眼,抱着那装着叶婉芙脸皮的药盅,带着几个心腹奴婢,急急忙忙换了一条船逃走。
  
      ……
  
      叶府,潇湘苑。
  
      明日就是朝凰开考第一天,如今嫡女就只剩下叶慕兮和叶清瑶,明天她们将一同去景华行宫参加朝凰书院的考核。
  
      姐妹两个聚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明日开考的事情。
  
      “小姐,出大事了!”宛秋急匆匆走过来说道,“大夫人和三小姐被人抬着回来,伤势严重,老太君一看见她们的惨样,当场就昏过去了。现在叶府乱成了一团,您快去看看吧。”
  
      “祖母?”叶慕兮和叶清瑶同时脸色一变,两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叶慕兮说道,“带路。”
  
      一路到了芳兰楼,那里进进出出的奴婢端着药材、热水跑进跑出,老太君坐在太师椅上,刚刚晕了过去,幸好大夫就在旁边,当场给老太君扎了两针,老太君才缓缓醒过来。
  
      “祖母。”叶清瑶一看见老太君瘫坐在那,眼圈瞬间红了,“祖母您怎么样?”
  
      老太君看着叶家硕果仅存的两个嫡女,这才稍稍振作了几分,强撑着问道,“我没事。先去看看老大媳妇和芙儿怎么样?”
  
      “是。”叶慕兮担心地看了老太君一眼,走到里间询问。
  
      屋里是浓烈呛鼻的血腥味和药味,赵梦兰后背朝上趴在床上,大夫正在给她包扎。
  
      叶婉芙躺在东边另一张床上,身上倒是没有其他伤,但是一张脸没了皮,血肉模糊,别说周围几个服侍的奴婢吓的战战兢兢,就是给她医治的大夫看见这张脸,都满眼惊惧,没法下手。
  
      “大夫,大娘和三姐的伤势如何?”叶慕兮问道。
  
      大夫连忙摇头说道,“四小姐恕罪,大夫人的伤势非常严重,差点就伤及性命,如今勉强救回来,但也要在病床上好好将养几个月。三小姐的脸……就真的无能为力了,毁容了。”
  
      叶慕兮正要出去回禀给老太君,赵梦兰却是听见了她的声音,一把抓住她的手,声音里满是憎恨,“叶慕兮,是你干的?是你对不对?”
  
      她就是再蠢,自家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她也清楚明白,肯定是有人背后搞鬼。不是二房,沈韵佩是她的老对手,她清楚沈韵佩没这么大本事。
  
      是叶慕兮。
  
      叶婉柔几次想要对付叶慕兮。但是火烧东阁那次,害了叶婉柔自己。神女庙下药那次,又害了叶婉芙。
  
      这绝对不是巧合。
  
      如今她的两个女儿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一定是叶慕兮害的。
  
      “大娘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叶慕兮微微抿唇,语气平静。
  
      赵梦兰惨淡一笑,“匿名给我传递消息,让我去明月湖的人是你,对不对?你怕叶婉柔杀了叶婉芙,最后叶家为了保全名声,只会说芙儿是自杀。所以你让我去破坏柔儿的计划,让她杀不成芙儿,你还让程家去,你要让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对不对?”
  
      如果叶家发现的时候叶婉芙已经死了,那和程家的联姻自然也不可能了,只能说叶婉芙不堪受辱自尽,还能上报朝廷挣一块贞节牌匾,利益最大化。
  
      要说叶婉柔害死叶婉芙,那叶家就什么都捞不着了。
  
      所以叶婉柔的计划其实没问题,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能拿到叶婉芙的脸,让叶婉芙“自尽”给叶家换贞节牌坊,她还是叶家大小姐。
  
      但是叶慕兮让赵梦兰去,让她的娘亲,亲手破坏了这个完美的计划。
  
      “大娘说的这些,我一句都听不懂。但如大娘所说,有人给你传递消息,让你阻止芙姐姐被害,想必大娘你是感谢那个人的吧。不然芙姐姐可就没命了呢。至于你自己都去了,还是什么都没能阻止,这还要怪谁呢?”叶慕兮明媚一笑,笑意里却没有丝毫温度。
  
      赵梦兰气的浑身发抖,“你明知道我肯定拿柔儿没办法的……我拿她没办法……”
  
      “对啊,大娘本来就不是柔姐姐的对手。所以也许那人通知大娘过去,只是让你好好欣赏一下,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眼睁睁失去亲人的痛苦,什么叫做骨肉相残的绝望,什么叫做进退两难的选择。”叶慕兮抿唇,眉目间温良依旧,“真不知道大娘造了什么孽,会遭这样的报应。”
  
      “你……”赵梦兰气的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晕了过去。
  
      珍珠连忙喊道,“大夫快来看看,我们夫人晕了!”
  
      叶慕兮转身走了出去,眼神里一片冰冷。前世因为自小养在大房,叶慕兮视赵梦兰为母,视叶婉柔姐妹为自己最好的姐妹。
  
      尤其是娘亲去世后,叶慕兮更是孝顺赵梦兰,可是结果呢?赵梦兰连同叶婉柔姐妹,一直都在谋害她,谋夺凌武侯府的家产。
  
      他们一家人处心积虑的对付她,她却把他们当成最亲的人,直到自己被剥皮削骨,直到重生一世,彻底看清这一家人的真面目。
  
      叶婉芙被剥皮的时候,赵梦兰看着很心痛吧?可前世自己被叶婉柔剥皮的时候,这个口口声声说把自己当成亲生女儿的大娘,却也是主谋之一。
  
      前世她失去娘亲和弟弟的惨痛滋味,也要让赵梦兰好好尝尝,不然真枉费了前世她们的“母女”情分。
  
      可怜吗?无辜吗?叶慕兮并不觉得,对于谋害自己全家的人,受再多的折磨和煎熬,她也不会心软一丝一毫。
  
      她的心,早就冷了。
  
      叶慕兮从内室走了出来,外屋里老太君坐在太师椅上,几个奴婢跪在地上正叙述着事情的经过,等她们汇报完了,叶慕兮才说道,“祖母,大娘伤势严重,险些丧命,万幸救了回来,需要卧床休养三个月。三姐的脸……救不回来了。”
  
      “唉。”老太君早有心理准备,重重叹了一口气,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岁,难受说道,“慕兮,你听听她们说的,叶婉柔做的这叫什么混账事。弑母杀妹,她这般心狠歹毒,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如此蛇蝎心肠。”
  
      叶慕兮说道,“祖母,大姐毁容后,心性偏激,一时做出不可挽回的事这也是谁都没料到的事……”
  
      “你不要再叫她大姐。从现在开始,叶婉柔已经被我逐出叶家,从叶家族谱除名。她跟我们叶家没有丝毫关系。”老太君颇有些受打击,自己看着长大的孙女,竟然做出这种事,让她觉得自己实在是瞎了眼。
  
      叶慕兮一愣,“除名?”
  
      “程家的人亲眼目睹了这件事,程元杰还被叶婉柔刺伤,刚从外面传来的消息,他们已经报官。叶婉柔弑母杀妹的事,只怕已经传的江州满城风雨。立刻跟她撇清关系,不然我们叶家百年声誉,就被这个孽障败坏殆尽了。”老太君说到最后一句话,脸色变得更深沉了几分,语气冷厉。
  
      突逢大变,但是老太君已经渐渐反应过来,站在叶家的立场上做出了最合适的应对。
  
      叶慕兮立在一边,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