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19章 罢黜程玉娇的选秀资格

第119章 罢黜程玉娇的选秀资格


      收拾完了程玉娇,叶慕兮走到林诗韵面前。
  
      林诗韵已经被刚才的一幕吓住了,连连退后,惶恐说道,“我可没污蔑你娘,我说的是实话,怎么?你父母做出来的事,还不让人说了?”
  
      “我父母并无不可让人说的事,也得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什么叫做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叫做私相授受?你也是江州人,这件事在江州不是秘密,你和程玉娇既然知道我娘的来历,怎么只说其一,不说其二?”叶慕兮冷冷看着她,“不要脸这个词那还是自己端着吧,我娘承受不起。”
  
      说着,叶慕兮看向场中的闺秀说道,“我娘确实是罪臣之女,但是在林家获罪之前,我父母就已经定下了娃娃亲,两家早就行了文定之礼,互相交换了庚帖,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文书信物一一俱全,只等操办婚事。”
  
      “天有不测风云,我外公家获罪,我爹有情有义,并没有因为我娘是罪臣之后便悔婚。按大乾律,被判全家流放的女眷,若有婚约,归其夫。于是我爹将我娘光明正大的接了回来,在接回来的时候,押送我娘全家流放的朝廷命官有感我爹娘情比金坚,当场为他们主婚拜堂,传为一段佳话。”
  
      “所以,说我爹娘如何的,请把事情了解清楚再来说话。至于程玉娇刚才说我祖母不满意,你又不是我祖母,你怎么知道我祖母不满意?我们叶家书香世家,最重信义,怎么会做出这种悔婚的事情。不信,诸位大可以问问我祖母,可满意这婚事?”
  
      最后这句话就是光明正大的耍无赖了。叶老太君心里一千万个不满意,也不会承认。不然那就是嫌贫爱富,不守承诺。
  
      “说的不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正是礼考的主考魏老夫子。魏老夫子乃是朝廷的国子监祭酒,德高望重,就是脾气暴躁了一点,正好在江南省亲,就被南宫凛抓了壮丁当主考。
  
      众女一看是他老人家来了,齐齐起身行礼。
  
      “老夫前来放榜,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么一出好戏。”魏老夫子摸着白花花的胡子,脸色严肃说道,“自朝凰娘娘以来,我大乾三年一度朝凰选秀,以九品定闺秀,成为定制。寻常人都知道闺秀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朝凰书院第一科开考的不是才艺,不是文采,而是德。第二科也不是才艺,而是礼。诸位想必就该明白,闺秀排在最前面的并非才艺,而是德礼。无德无礼之人,即便再有才,也不配称为闺秀。所以,程玉娇,你的德礼考试很好,可是老夫此时所见,却正如这位姑娘所言,让你过了的德礼考试,那便是老夫瞎了眼。老夫宣布,你德礼这两科,不合格。”
  
      这话一出,就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刚才叶慕兮这么说的时候,大家还没在意。但是没想到考官会因为这一点,就罢黜了程玉娇的成绩。
  
      但凡一科不合格,第一轮就不能过关,就没法参加后面的考核。也就是说,程玉娇第一轮就被淘汰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废除我的成绩,我明明考的很好……”程玉娇急了,愤怒说道,“你公然徇私偏袒!你跟叶慕兮什么关系,你收了她什么好处?”
  
      魏老夫子不怒反笑,“老夫主考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说徇私,呵呵。难怪你会如此污蔑别人的家母,如此作派,程家的家教,可真是叫老夫大开眼界。等回到京城,必然参程启明一本。连家都教不好,还做什么官。”
  
      魏老夫子可是出了名软硬不吃,清廉正直,脾气又臭又硬。能说出叶慕兮收买他老人家这种话,程玉娇真是被取消资格的噩耗,打击的说话都不带脑子了。
  
      叶慕兮也没想到魏老夫子这么火爆直接,就这么把程玉娇给革除了。她刚才那一番话只是给自己打程玉娇留一个理由,方便闹大了之后还有一句借口。
  
      没想到魏老夫子是个这么正直的人。
  
      “魏老夫子,程玉娇也是无心之失,直接革除,未免太过了吧。她德礼两科,应该考得不错,就这么革除,岂不是白费了辛苦。再者,叶慕兮也打了她,比起程玉娇,这才是真正的有辱斯文……”凌萱儿蹙眉说道。
  
      刚才被叶慕兮一句话堵得她哑口无言,还没回过神又听魏老夫子这一番话。
  
      程玉娇要是这么失去了资格,那还真是长叶慕兮威风,灭她们自己志气。
  
      “程玉娇考的确实很好,四科全过,其中德试这一科还是上品。”魏老夫子板着脸说道,“但是妇德不是写在纸上的,这等言行不一者,更是可恶。至于打人……老夫觉得有人辱及家慈,我也不能忍,虽然拳脚有辱斯文,但不违背德礼,事出有因,乃是至孝之举。至于打人是否犯法,那就和老夫没关系,老夫只管考试,不管刑法……”
  
      叶清瑶本来还担心这个老夫子因为打人把嫡姐的资格也革除,听见这一番合情合理的话,简直想欢呼一声。
  
      叶慕兮也有些意外。她前世今生见识到了太多的恶意,难得遇到这么正直的人。
  
      “不行,你不能革除我的成绩,不行……”程玉娇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一心想让叶慕兮失去考核资格,结果反而是恶有恶报,自己失去了资格。
  
      魏老夫子不再理她,对着身边的两个佐官说道,“放榜。”
  
      两人将一卷卷长长的卷轴贴在石壁上。这上面写满了闺秀的名字和成绩,如果四科没有过关的,则不会出现在上面。
  
      看见程玉娇就这么三言两语被撤销了资格,其他人都心有戚戚然,心想在这个老夫子面前一定要恭谦有礼,不然程玉娇就是前车之鉴。
  
      此时放榜,连凌萱儿也没心情帮程玉娇叫屈,全部都忐忑不安的看着放榜的榜单。q8zc
  
      榜单分为上榜和中榜。中榜就是四科都过关,全部获得中品牙雕竹牌的人,上榜则是其中有一科或者多科获得上品牙雕竹牌。
  
      虽然第一轮就筛掉了近一半的闺秀,但是能过四关的人也不少,中榜足有十几卷,密密麻麻都是名字。
  
      凌萱儿等人则首先看上榜。上榜只有一卷,不过百来个名字。
  
      而且这百来个名字,基本上都是获得一枚上牌,占了九成九。
  
      “快看!林诗韵小姐,一个上牌,三个中牌,不愧是江州第一才女。”
  
      “程玉娇也是一个上牌三个中牌,可惜她被革除了。”
  
      “孙清佳小姐可是扬州赫赫有名的才女,没想到连一个上品都没捞到,看来是在中榜了。”
  
      “你以为上品很容易吗?听说朝凰考核,中牌就很难了,要是能拿一个上牌,基本就是这方面的大家,可以当宗师。比如算科越到后面越难,能过关的都是算学大师。比如礼考那一科,听说还没有世家闺秀能拿到上品。因为祭祀大礼里好多规矩,也就皇族里的嬷嬷清楚,要不是在皇族经常参与大礼的人,压根没办法做到那么规矩。所以一直以来,朝凰选秀第一关,能拿到一个上品就不错了,两个上品全江南也就几个人,要是能有三个上品……啧啧,那绝对是第一,至于四个上品,嘿,压根不可能。”一个常年负责考核的佐官说道。
  
      其他人这才纷纷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一边放榜,众人就一边议论了起来。确实如那个佐官所说,礼和算两科基本上没有人能拿到上品。
  
      目前看到的名单成绩最好的就是两个上牌。
  
      “叶清瑶,三个中品,一个上品。”叶慕兮看见名单上的字,冲着叶清瑶笑了笑,“恭喜清瑶,第一轮过关了。”
  
      叶清瑶满是激动,“我还在中榜看自己的名字呢,原来竟然侥幸获得了一个上品。”
  
      每一州不过两三个人能获得一个上品,叶清瑶在江州也算首屈一指了。
  
      “快看,第一名出来了!三个上品,除了礼考,剩下三科全部是上等,太厉害了。凌萱儿,不愧是江南第一闺秀,真是名副其实啊。”有人眼尖,指着上榜说道。
  
      此时这一卷上榜,由上而下的顺序排列,凌萱儿在第一位,三枚上牌,一枚中牌。
  
      林诗韵获得了一个上牌眉飞色舞,看见凌萱儿如此成绩,心里暗自嫉妒,不过表面上却是逢迎说道,“萱儿小姐真是名副其实,这一下就获得了三枚上品牙雕竹牌,可不像某些人是投机取巧,这是硬碰硬考出来的。”
  
      “就是,哎呀,你们看,上榜竟然没有叶慕兮的名字,难道她在中榜?”另一个闺秀幸灾乐祸说道。
  
      一般闺秀能入中榜就不错了,但对于叶慕兮凌萱儿之流,不能进入上榜,就是对不住自己的名声。
  
      凌萱儿也仔细看了一遍,确实没有发现叶慕兮的名字,心底满是惊喜。本来她押了一万两赌叶慕兮第一轮不能过关,没想到程玉娇这个蠢货办事这么不靠谱,让叶慕兮顺利考完了。
  
      以叶慕兮的才能,能考完,想必第一轮能过关。这一万两,凌萱儿亏定了。
  
      不过即便是亏钱,那也要看怎么个亏法。叶慕兮现在连一枚上品竹牌都拿不到,只能待在中榜,凌萱儿比赢钱还高兴。
  
      一个是连上榜都没进入的人,一个是第一轮考核的第一名,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叶慕兮确实已经拿到了三枚牙雕竹牌,但那是非正式考试之前拿到的,而凌萱儿是正规考出来的,外人看来当然是凌萱儿更胜一筹。其实以南宫凛那挑剔的性子,他的考核比书院正规的考核严格多了。
  
      能在正式考核拿到上品,在他那说不准都只算中。
  
      可普通老百姓哪懂那么多,一个是大考,一个是小考,当然是大考更权威。
  
      “不对啊,姐姐你的名字是不是被写漏了啊,我都能拿一个上品,姐姐怎么可能一个上品都拿不到呢?”叶清瑶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