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57章 我作证他不是断袖

第157章 我作证他不是断袖


      二楼,夏迎春的香闺。
  
      屏退了伺候的奴婢,三个人坐在梨花木圆桌前,桌上摆着三两碟点心,一壶清酒。
  
      “两位公子爷,时辰尚早,你们是想听曲呢,还是看舞?”夏迎春眼神在两人身上打量,娇笑。
  
      叶慕兮和南宫凛对视一眼,“不用。”
  
      “哎哟,这大白天的两位就这么着急,要跟奴家二龙戏凤,白日宣淫么?”夏迎春一副害羞的样子,主动起来把屋里的窗子给关了,转身说道,“两位床上请。”
  
      叶慕兮觉得这位花魁也实在是太心急了,也懒得找一些理由,直接开门见山说道,“迎春姑娘且慢,我来找你只为一事相商,对你并无他想。”
  
      “商量事情?跟奴家这么一个花魁,除了床上的事,还有什么能跟两位公子爷商量。”夏迎春掩嘴一笑。
  
      叶慕兮说道,“石中玉。”
  
      夏迎春眼神一闪,再次看向南宫凛和叶慕兮,脸上那种对待客人的媚笑淡了几分,“早料到两位不会是为了**一度来找我,但没想到,你们也要石中玉。”
  
      万两银子就为了买个青楼花魁睡一觉,夏迎春才不信他们这么蠢。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也来找过迎春姑娘?”叶慕兮诧异。
  
      夏迎春在凳子上坐下,随手拨弄着手中的手绢,“嗯。四海商行曾经有人来找我,还说背后收购的人,是位惹不起的大人物。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威逼利诱,我都没有同意。其实石中玉在我手中多年,别说别人了,要不是上个月无意间打碎了顽石,露出里面的冰晶玉髓,我也不知道这东西这么值钱。”
  
      石中玉从外表来看就是一块灰不溜秋的丑石,不是精通此道的人,就是拿着石中玉也认不出来。
  
      夏迎春已经有这块丑石十年,虽然长得丑,但是天然有着如意的形状,据说是夏迎春早年间无意间捡到的,看它兆头讨喜,就留着当镇纸用着,一直搁在书桌上。
  
      直到上个月收拾房间的婢女不小心将镇纸顽石摔地上,摔破了一个角,露出了里面的白玉,夏迎春觉得这东西挺奇怪,找了人鉴定,才得知是石中玉,哪怕她尽快封锁了消息,但以四海商行的情报网,还是查到了。
  
      “石中玉对于姑娘来说,只是一个镇纸,一个玩物。但是对在下,却是一件至关重要的药材。还望姑娘割爱,不管是钱财,还是其他条件,姑娘尽管可以提,我们诚心诚意,希望能有的商量。”叶慕兮诚意十足说道。q8zc
  
      夏迎春柳眉轻挑了一下,笑意盈盈,“谁说石中玉对我就是一个玩物,它对公子爷至关重要,对我,同样不可或缺。”
  
      明明就当一个镇纸随手搁在案桌上的,现在一听叶慕兮的话,反而说不可缺了。
  
      “姑娘是想抬价?我并没有贬低石中玉的价值,更没有否认石中玉对我的重要性,就是摆明了,迎春姑娘尽管可以提价。不用抬,它就值得一个高价。倒不是因为它本身珍贵,而是因为姑娘若能割爱,就是帮了我大忙,我自然愿意竭力付出代价,迎春姑娘无需如此。”叶慕兮望着她,缓缓说道。
  
      其实一般做买卖,看中一样东西都不会表现出非要不可,让人觉得它不值得那么高的价钱。
  
      叶慕兮能卖粮坑皇甫晟一把,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但是她就直接表示了石中玉非要不可,只要你给,随便你漫天开价。
  
      因为石中玉,关系了叶泓的病情。在叶慕兮心中,它就值得高价。而且她断定夏迎春不简单,绕那些条条道道,不过是弄巧成拙。不如直接表示诚意。
  
      夏迎春的眼神果然变了又变,落在叶慕兮身上,久久没有说话。
  
      “公子爷果然非同一般,诚意十足。”夏迎春抿唇一笑,“只可惜,我想要的东西,你们给不起。”
  
      叶慕兮心底稍微安了几分。
  
      就怕你无欲无求,只要有想要的东西,就好商量。
  
      “我在胭脂楼十年。若是要钱,多少人愿意为我一掷千金,我不缺钱。要是想脱离这个烟花之地,这十年也不知道多少人曾经愿意纳我为妾。同行的姐妹们,大多在最风光的时候挑了一个富商嫁人,我却一直留在胭脂楼。”夏迎春脸上没了那种惯用的媚笑,清清淡淡的,望向叶慕兮,“其实不用别人娶我,我攒的钱也就够离开胭脂楼,衣食无忧一辈子。金钱对我没用,权势就更不用提了,我这么一个小女子,难道还指望去当官吗?公子,我这么说,你还觉得,你能给得起我想要的东西?”
  
      叶慕兮眼神一凝。夏迎春用不着说谎,从今天目睹的她的手段,十年时间,这女人攒下的钱足够离开胭脂楼,而且还说不准是个颇有家底的小富婆。
  
      但是她却自甘堕落,宁愿在青楼当个花魁。
  
      “难道,迎春姑娘,想要人娶你为正妻?”叶慕兮想了想。
  
      夏迎春吃吃一笑,“公子爷真是说笑了。奴家还未堕落风尘的时候,倒也曾有人娶我为妻。但如今我都已经是这等身份,怎么会奢望为人正妻。更何况世间男人薄幸,正妻又能如何。山盟海誓向来都是说的漂亮,但真到了那时候,也不过是兔死狗烹,弃之如敝履。”
  
      简直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就如同前世的皇甫晟和她。
  
      “迎春姑娘说的对。”叶慕兮感同身受。
  
      夏迎春略有些诧异地看了叶慕兮一眼,“姑娘,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却也能悟得出这样的道理。奴家还以为,没有经历过的小女子,都和奴家年轻时候那样,少女怀春,自以为,觅得一良人,便可托付一生,相敬如宾,琴瑟和鸣呢。”
  
      “你……看出我是女子?”叶慕兮一愣。
  
      夏迎春抿唇一笑,“奴家见多了男人的眼神,姑娘这眼神,可不是男人看我的眼神,再加上你我能相谈甚欢,奴家便断定,你不会是男子。还有这位公子爷……”
  
      “他眼神也不像男人,奴家刚开始还以为他喜欢男人呢。”
  
      夏迎春笑道。
  
      直到,看见他望着身边女子的眼神,才知道判断错了。
  
      叶慕兮看向南宫凛,实在是忍不住,小手捂着嘴低笑。
  
      哈哈哈,世子爷竟然被人当成喜欢男人,笑死人了。
  
      南宫凛面无表情看向叶慕兮。叶慕兮立即收敛笑意,绷着一张脸,但没憋住,眨眼又笑翻了。
  
      南宫凛揉了揉眉心,由着她了。
  
      叶慕兮见夏迎春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索性也不压着嗓子了,恢复了自己的声音,随口解释说道,“迎春姑娘,我作证,他不是断袖,顶多就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