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224章 为了不让世子英年丧妻

第224章 为了不让世子英年丧妻


      大庭广众之下的话不是什么秘密,南宫凛一言一行都被有心人关注着,他们刚走,这里发生的事情也传遍了上院。
  
      所有闺秀都知道凌萱儿竟然去参加靖安侯府的家宴了。而且似乎还关系联姻大事。
  
      而叶慕兮,被南宫凛一句外人打发了。一对比,叶慕兮没什么威胁,倒是凌萱儿有可能会成为世子妃,成为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公主殿下,您别生气。”两个宫女连忙劝道。
  
      永和公主是凤凰宫之主,刚和两位皇兄寒暄完,正要来找南宫凛,没想到他已经离开书院回府了。
  
      而刚才发生的事情,自然也传到了她的耳中。
  
      气的她当场便砸碎了两个价值千金的玉杯。
  
      “本宫怎么能不生气。若不是父皇不愿意给我赐婚,南宫凛岂能容她们那些庸脂俗粉染指。”永和公主气道,“凌萱儿,敢跟本宫抢男人,还想当世子妃?真是痴心妄想,做梦。你吩咐下去,凤凰宫里的人都给我好好想办法,谁能想到一个让凌萱儿身败名裂滚出京城的办法,本公主重重有赏!”
  
      那宫女连忙称是,又问道,“那公主殿下命令奴婢盯着的那个叶慕兮……该怎么处理?”
  
      “听说她救了南宫凛的命,我还以为,世子看上她了呢。不过今日一看,世子心里并没有她。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罢了,先不要动手。她毕竟是世子的恩人,若是让世子知道本公主对他的恩人动手,只怕要怪罪本宫了。”永和公主无奈地皱了皱眉。想她皇家贵女,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的想法。
  
      但,却也不得不考虑他的心情,谁让他是南宫凛。
  
      “还是要盯着她。如果这女人胆敢对世子有丝毫觊觎之心,直接杀了。本公主亲自上门讨要的霓裳仙裙,世子不给我,却送给她了,真是令人生气。”
  
      宫女连忙称是。
  
      “长乐宫已经有两个本宫最讨厌的女人,现在又多了一个。那两个本宫动不了,这一个,凌萱儿,你给本宫等着。”
  
      ……
  
      叶慕兮没有久留,径直离开朝凰书院。
  
      朝凰四宫齐聚,还有两位王爷在,都是一群身份尊贵之人,不想招惹麻烦。
  
      宛秋新雇了一个车夫,此时便直接上了马车,回家。
  
      “小姐,世子难道要和凌萱儿成亲吗?竟然请凌萱儿参加家宴?”茗画颇为不平说道,“世子还说喜欢小姐呢,怎么这才两日不见,小姐倒是成了外人。”
  
      叶慕兮抿唇一笑,“他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假谁知道,不过世子是为了我好。上院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我是他的恩人,是护身符,但如果是他的自己人,就成了催命符。”
  
      这么一点小伎俩她都看不出来,那她就真的不是叶慕兮了。
  
      南宫凛,只是想护她。
  
      所以才说她是一个外人。
  
      当然如果叶慕兮愿意嫁给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靖安世子妃,身份贵重,一般计谋难以奏效,他也能名正言顺的护她。而叶慕兮,无权无势,他依旧护她,可碍于身份,有些事也鞭长莫及。
  
      叶慕兮同他想的一样,也不愿意让外人知道他们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倒不是怕闺秀们的明枪暗箭,输的最惨莫过于一死,她岂会怕死?而是,不想掉进有心人的陷阱,成为对付他的工具。
  
      靖安世子这个位置,看似高不可攀,又有多少双暗中的手,想把他拉下来。
  
      她懂他,知他,信他,依赖他,担心他,却……不敢爱他。
  
      “家宴也不是他邀请的,侯爷和凌家本来就是故交,请凌萱儿吃饭也不算什么。真算起情谊深厚,君家更胜一筹。南宫凛和君亦璃都没能定下婚事,更何况和凌萱儿……”叶慕兮顿了顿,说道:“即便他真的定下婚事,也与我无关。”
  
      “但凌萱儿是我的敌人,我要对付,可不会因为她跟靖安侯府攀上关系,就放她一马。她要嫁给南宫凛,为了不让世子英年丧妻,看来我只能更快一些了。”叶慕兮最后这句话冰冷了下来。
  
      宛秋和茗画都忍不住低笑。咱们小姐,还真是别扭又腹黑啊。
  
      叶慕兮本来还想给凌萱儿找个对手,现在看来不用了……
  
      君亦璃故意在书院点破此事,已经给凌萱儿找了无数对手。
  
      不过叶慕兮也很清楚,女子的尊贵地位其实和家族息息相关。只要凌家不倒,只要她爹还是布政使,那凌萱儿就一直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叶慕兮要一劳永逸。
  
      只是怎么搜刮脑海中的记忆,都想不起前世凌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凌泽庆在叶慕兮成为睿王妃之前,已经不是江南的布政使,她也压根没见过凌萱儿,对凌家更是没什么印象……
  
      叶慕兮怎么会没事关注一个前江南布政使的生平经历。
  
      “如果在两年后,凌泽庆就不再是江南布政使,他一定是犯了什么罪被免职了。”叶慕兮在心底暗自思忖,“如果自己能够知道前世凌泽庆是因为什么被罢官的话,那就找到扳倒凌家的关键。但也不一定,说不准凌泽庆是突发疾病而死,或者被人刺杀呢?”
  
      叶慕兮想了又想,这次比扳倒程家难。
  
      程启明的案子她了解,可是凌泽庆是毫无记忆的人……
  
      唯一能确定,两年之内江南布政使会换人。q8zc
  
      “还是认为凌泽庆是因罪被罢职……不然按照目前来看,如果凌泽庆真的意外死了,侯府也会看着往日情面多加照顾凌萱儿,她这么会兴风作浪,自己前世不可能没听过她。除非凌萱儿变成了罪臣之女被牵连了……”
  
      叶慕兮在心底仔细思考了一遍,难道要去找南宫凛查一查凌家吗?
  
      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毕竟这次毫无证据……
  
      再说了,看起来侯府和凌家交情匪浅……
  
      正在思索间,马车抵达了别院门口。
  
      刚下车,竹吟就在门口守着,说道,“四小姐!陈家来人了,七小姐让奴婢在门口等着您,您快进去吧,小姐可真是招架不住她们。”
  
      “陈家?”叶慕兮黛眉一挑,暂时把对付凌家按下,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