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350章 景州瘟疫

第350章 景州瘟疫

.*    “我带你去景州。”
  
      果然,下一刻某人的声音就透着一丝无奈传来。
  
      南宫凛一把将叶慕兮拉住拥入怀中,他真是拿这个小女子没办法。明知道她故意演戏,但是,瞧她这小委屈的样子,演戏也让他心疼。
  
      只不过,虽然很想看她吃醋的样子,但是吃寂无咎的醋,夫人口味未免新奇。
  
      “带她去?景州那么危险你带她去?”寂无咎眉头一皱。
  
      南宫凛淡淡说道,“有我在。更何况,夫人说的对,回京路上说不准有其他意外。在我身边,我最安心。”
  
      在我身边,我最安心。
  
      叶慕兮心底一暖。
  
      其实她想去,也是担心他。rIHM
  
      希望自己能够去了景州,想起一些有用的记忆,希望能够帮得上他的忙。
  
      要不是南宫凛要去景州,明知道景州危险,以叶慕兮这“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性格,绝对不会去景州。
  
      “我去景州,国师大人好像很不乐意?”叶慕兮黛眉一挑,笑的意味深长,“不好意思,让你错失和世子大人独处的良机。”
  
      寂无咎揉了揉眉心,关心她的死活,我真是最近中毒太久,脑子不太清楚。
  
      ……
  
      一个月后,叶慕兮一行仨人抵达景州附近的幽州。
  
      越靠近景州,越是荒凉。原本繁华的城池,如今已经是人去楼空,满目苍凉。
  
      “快走快走,这要是被毒人咬了,那可就没命了。”
  
      “对啊,景州可真是惨,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无数的难民拖家带口,一个个往京城方向而去。
  
      叶慕兮听见他们的对话,心底疑惑,拦住一个中年妇人问道,“大姐,麻烦问一下,你们说的毒人是什么?”
  
      那中年妇人一看叶慕兮一身大家闺秀的模样,不敢得罪,连忙说道,“这位小姐,景州城里发生瘟疫了!凡是被传染的人都变成了毒人,特别可怕,还咬人……你还是别往北边去了,不然被传染可就惨了……”
  
      “景州城里出现了瘟疫?”叶慕兮蹙眉,又问道,“哦对了,但就算景州城有瘟疫,朝廷不是派了大军过来吗?你们在幽州城,怎么也都跑了?”
  
      那妇人叹气,“哎,朝廷的军队本来是要打下景州城,但是才交手一次,那些士兵好多都被毒人抓了,全部被传染了,现在在幽州城也不安全了……赶紧跑吧……谁知道什么时候那些毒人就攻破幽州了。”
  
      一听这话,南宫凛的脸色瞬间冰冷。
  
      这下叶慕兮也没说笑的心思了,一行人径直去了幽州城的城主府,那是靖安侯的军营主帐。寂无咎戴着斗篷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也不用担心被人认出身份。
  
      “来人止步!这里是靖安军营,禁止入内。”城主府门前守将一拦。
  
      南宫凛拿出一枚令牌。
  
      那守将一看令牌顿时愣住了,这才看向南宫凛,立即抱拳行礼,“参见少帅!”
  
      南宫凛嗯了一声,带着叶慕兮等人进去了。
  
      还没走到主帐,就遇上了端着一个草药盘子的商陆,看见南宫凛,手中的盘子瞬间砸在地上,一脸震惊,“世子!”
  
      “看见我,吓成这样?”南宫凛眉眼一沉,“出什么事了?”
  
      商陆连忙摆手,“没……没事……没……”
  
      “说。”南宫凛冷道,眸光锋利,仿佛可以看透人心。
  
      商陆跪下行礼,神情悲戚,“世子恕罪,侯爷他……他……”
  
      “我爹?”南宫凛脸色一变,犹如旋风一般眨眼就冲进了主帐。
  
      ……
  
      城主府主殿,一个铁笼子里,一个犹如行尸走肉一样的将军,狠狠拍打着铁栏杆。
  
      他表情狰狞,张牙咧嘴,眼神中已经没有清明之色,彻底失去了理智。
  
      披头散发,十指发黑。
  
      南宫凛就站在铁笼子前,脸色冰冷如寒霜。眼前这个人,哪里能看出昔日威风凛凛的靖安侯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凛冷冷问道。
  
      赛华佗说道,“世子恕罪。侯爷率兵赶到景州,就发现景州城里出现瘟疫,里面的人都变成了毒人。那控制景州的毒王心怀不轨,驱使毒人攻城,侯爷为了以免这些毒人跑出景州,祸害其他百姓,就率领军队封锁幽州。但是在封锁的时候,很多士兵都被传染了……侯爷和那个毒王交手,把毒王打成重伤,但是,自己也中了毒王一掌……”
  
      “世子,这种毒闻所未闻,它和瘟疫一样到处传播,凡是中毒的人都会失去理智,嗜血吃生肉,见人就抓,就见人就咬。而他们的牙齿和指甲里都是毒,只要被咬到或者被抓破,就会传染……侯爷在失去理智之前,让我等封锁消息,不能告诉世子,以免世子你一时冲动,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谢!黄!泉!”南宫凛拳头捏的咯吱响,眼神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的,“赛华佗,我爹昏迷多久了?”
  
      赛华佗自责说道,“已有十日。世子恕罪,老夫还没有找到能够解毒的办法……”
  
      南宫凛转身就走。
  
      叶慕兮连忙拦在他前面,“世子,你去哪?”
  
      “找谢黄泉拿解药。”南宫凛言简意赅。
  
      叶慕兮说道,“世子你先冷静一下!现在景州城里被谢黄泉控制的毒人有几十万,太危险了,你就这么去,未必能见到谢黄泉。”
  
      “对啊,世子,四姑娘说的对。侯爷就是怕你去景州,才让我们封锁消息。世子武功高强,以一敌百,但是只要被抓一下就会传染,即便是世子您也不能保证,被这么多毒人包围,他们碰不到您吧。”赛华佗也赶紧说道。
  
      冷寻上前一步请命,“世子,请允许属下替您去。”
  
      “拿解药未必要正面对敌。”寂无咎看向南宫凛。
  
      南宫凛刚才见自己爹变成这样了,一时气愤,此时被众人一劝,也稍稍冷静了几分。心急如焚,但是必须要保持理智。
  
      因为要拿到解药,就不能冲动。
  
      必须想到一个万全之策,不能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