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400章 夫人想我想得睡不着吗

第400章 夫人想我想得睡不着吗

.*    伤君骁勇容易,但他们这个层次,打不赢,想跑还是容易。
  
      南宫凛看着自己掌心,眼神冰冷。
  
      无影针。
  
      都察院调查了这么多年,一直查不到使用无影针的人,今日竟然意外被他发现。
  
      君骁勇,我们找你很久了。
  
      玄冰寒毒,无药可解。瞬间就会使人的筋脉冻死,要是换成一般人,此时这一只手都已经僵硬坏死,动弹不得。
  
      但是无影针刺入南宫凛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
  
      南宫凛对准自己手掌穴道嗖嗖连点了几下,那两根无影针竟然硬生生被逼了出来。
  
      “玄冰寒毒再奇妙,只要属于毒,就对我没用。”南宫凛看着手中的玄冰银针,收了起来。
  
      视线落在地上那只鲜血淋漓的胳膊,南宫凛唇边勾起一抹冷酷的森然之色,手中的龙鳞匕对准那只断臂砰砰砰砰不知道做了些什么。
  
      下一刻,南宫凛足尖一点,消失在了夜色深处。
  
      而就在南宫凛走了之后一刻钟,已经逃跑的君骁勇又回来了。断臂也有一定的几率能够接好,他料想九幽帝君不会想这么多。
  
      所以估算着他走了之后,偷偷摸回来。
  
      “九幽帝君,呵呵,你中了无影针,就算不死,手也废了!”君骁勇咬牙切齿,在月色下四处搜寻自己的断臂,“但我只要能找到手,我就还有可能……啊,我的手!”
  
      来到之前断臂处,君骁勇睚眦欲裂。
  
      一地红色稠黏的血迹里,原本的那只胳膊,被削成了肉片,只剩下几根白骨和血淋淋的肉片一堆。
  
      而在旁边还有刀锋划下的八个大字。
  
      “凉拌前蹄,请君享用。”
  
      “啊啊啊!九幽帝君,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君骁勇仰天怒吼,喷出一口鲜血。
  
      硬生生被气吐血了。
  
      ……
  
      花泉山,更漏声声,五更天。
  
      南宫凛一直没来,叶凌霄便让叶慕兮先回房休息,他派人去接应,明日再说。
  
      总不能一直在门口干等着不睡觉。
  
      叶慕兮毫无睡意,但是不想爹爹担心,也只得依言回到房间,熄灯躺在床上,但是心底压根就放心不下。
  
      南宫凛和爹爹一同出城,但是距离爹爹来花泉山已经过去两个时辰,南宫凛还没有来……
  
      不用想,肯定是那辆马车有问题,南宫凛已经跟对方交上手了。
  
      他是跟君骁勇单打独斗,还是和那一群人群挑?外面的情况到底如何。
  
      “世子武功高强,就算君骁勇和那些黑衣人联起手,也不是他的对手。他肯定没事的,不过打打杀杀,也不全看武功高低。一时不察,照样会吃了别人的暗亏,暗箭难防啊……世子这么久都没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爹爹不是已经派人去接应吗?怎么毫无消息……”叶慕兮翻来覆去睡不着,自言自语。
  
      “不能再想了,越想越乱。还是睡觉吧,说不准一觉醒来,世子就来了。可是……完全睡不着……”
  
      一阵清风拂过,一个清冷而磁性的声音响起,“诗经曰,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夫人,你这是想我想得睡不着吗?”
  
      “世子!”叶慕兮听见这个声音瞬间就清醒了,掀起被子起来。
  
      但是因为熄灯太黑,脚刚刚伸下床就没踩稳,扑通向着前方摔去,直直扑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南宫凛双手抱住怀中的人儿,薄唇弯起一抹弧度,“难得夫人投怀送抱,在下甚感欣慰。”
  
      “你闭嘴!点灯,让我看看你。”叶慕兮的双手在他身上胡乱摸。
  
      她闻到一丝淡淡地血腥味。
  
      南宫凛倒是可以夜视,把怀中的小人儿瞧的清清楚楚。脸色红润,没有受伤,完好无损。
  
      他刚刚抵达花泉山,外面的侍卫说叶慕兮已经睡了。
  
      不过,不亲眼看一看她,怎么能够安心。
  
      所以,他便来了。原只是想看一眼,却没想到听见了叶慕兮的自语。
  
      这小女子从来都羞于说那些关心他担心他的话,冷不丁听见她的关切,一颗冰冷的心都被她融化。
  
      “我没事。”南宫凛将她拦腰抱起坐在床上,任由着她在自己身上乱摸,抿唇,“怎么,担心我?”
  
      叶慕兮有些急,恼道,“谁担心你,我闻到血腥味了!你快让我看看!”
  
      口是心非。
  
      “那是别人的血。你的夫君武功高强,君骁勇加上那些黑衣人一起都不是对手,你怕什么?”南宫凛揶揄笑道,后半句是叶慕兮自己刚才说的话。
  
      叶慕兮怒道,“不管,必须点灯,我要看看你。”
  
      被她的小手乱摸的地方,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瞬间燥热起来。
  
      “我真没受伤。”南宫凛的声音变得暗哑而缱绻,大手握着叶慕兮的玉手落在自己的脸颊上,一寸寸往下抚摸,“请夫人,检查。”
  
      他英挺的眉骨,鬼斧雕琢般精致的眼眸,他的薄唇,他的下颌,他的喉结,他的锁骨,他的胸膛……
  
      指间蔓延,一路向下。
  
      虽然看不见,但是触手摸到的东西,瞬间在她脑海中有了清晰的景象。
  
      毕竟她看过……
  
      叶慕兮俏脸腾地一下红了。柔弱无骨的小手被他攥在手心,就像是被人蛊惑了一般,不知怎么移不开手。
  
      蓦地,叶慕兮手一顿,好像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立即羞恼的不知道该把手放哪。想要抽出来,但是小手被人攥的紧紧地,掌心发热。
  
      “你耍流氓……”话还说完,樱唇就被人封上了。
  
      “唔……”
  
      过了不知道多久,叶慕兮和南宫凛两人躺在床上。
  
      叶慕兮一张俏脸红的比熟透的苹果还鲜艳,南宫凛真是个混蛋,色魔,流氓。叶慕兮再一次在心底把那些说南宫凛不近女色的传闻吐槽了一百遍,有他在旁边,她哪里睡得下。rXlC
  
      “别动。”南宫凛清冷的声音淡淡传来。
  
      叶慕兮不满了,翻了个身看着南宫凛,怒道,“我自己的床,你平白占了一半,我把你赶不走,你还不准我动了?”
  
      话音刚落,南宫凛已经一把将她箍入怀中,薄唇再次封住了她的唇,几乎是狠狠地啃吻了一顿,才意犹未尽放开她。
  
      “你乱动,我忍不住。”南宫凛狭长眸光看着她,充斥着克制而隐忍的情欲,薄唇轻勾,“不过如果你不介意……”
  
      “我不动!我真不动!”叶慕兮立即诚恳说道。
  
      南宫凛瞧她这小媳妇模样,低笑一声,却更难克制对她的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