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435章 尹国公主来使

第435章 尹国公主来使

<>最快更新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最新章节!
  
  六月十二,西域诸国之尹国派遣使臣入京,以珍稀奇宝献与陛下,请求联姻和亲,圣上大悦,令左都御史南宫凛主持接见使臣。.org雅文吧
  
  君陌尘将尹国公主一行人送入专供使臣休息的琉璃宫,微微颔首行礼:
  
  “公主殿下和诸位大人请在此休息,若有任何需要,找我便可。”
  
  那女子穿着一袭印着繁复图腾的长裙,头戴西域纱巾,声音倒是清脆动听,不太高兴说道,“你就是那个南宫凛?”
  
  “在下只是世子身边的一个幕僚而已。世子大人日理万机,不得空闲,还请公主殿下见谅。”
  
  那女子怒道,“皇上不是让他招待我吗?他竟然敢这么玩忽职守,我要告诉我姐夫去,哼!”
  
  “公主,您就别闹了。”女子身边年长的男子连忙将她拉到身后,转而对着君陌尘说道,“有劳,给大人添麻烦了。”
  
  君陌尘涵养极好,并没有因为女子的无理而有丝毫异色,“这是在下分内之事。就先不打扰诸位了,告辞。”
  
  待到君陌尘走了之后,那尹国公主才愤愤然说道:
  
  “大乾王朝不是礼仪之邦吗?就这么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派一个无官无职的下人过来跟我们打交道,真是轻贱我,你干嘛拦着我。我要找皇帝姐夫说理去!不把本公主当回事吗?”
  
  那年长的男子成熟稳重,是这一行使臣的主使官,名为尹谦。闻言无奈苦笑:
  
  “公主殿下,臣下知道您不满意王上将您送到大乾联姻,但您也不能如此找茬,破坏两国邦交。自大公主嫁给大乾皇帝为贵妃,我们尹国和大乾往来频繁,有大乾扶持,已经是西域诸国之首。但如今皇帝已经年迈,万一驾崩,被西域那些狼子野心的小国抱上新皇的大腿,我们尹国西域之首的地位,就难保了啊!”
  
  “皇帝姐夫不是还没死吗?你们用得着这么急把我也送来联姻。”那女子冷哼一声。
  
  尹谦连忙说道,“嘘!公主殿下小点声,这叫未雨绸缪。您先好好休息,我去找君陌尘打探打探消息,您就别闹了,大乾皇帝也已经同意联姻,此事无可逆转,公主殿下不如和臣下一起看看京城的青年才俊,说不准能有人能入公主的法眼?”
  
  “滚出去!这群绣花枕头我统统不喜欢。”女子转身沉下脸。
  
  尹谦劝道,“公主殿下,这是您身为王族子弟的责任和……”
  
  “闭嘴!你再说一个字,我让你这辈子都不能说话信不信。”女子阴森森说道。
  
  尹谦立即吓的脸色惨白,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出去,顺手关上门。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由无奈。
  
  锦瑟公主是尹王最小的公主,老来得子,自幼得王上王后宠爱,在尹国素来横行霸道。
  
  十年前,她一母同胞的姐姐嫁给大乾皇帝为贵妃,锦瑟公主随使臣团来大乾,途径西域和大乾之界天山,被天山的武功和蛊术吸引,拜入门派,修得一身武功和神出鬼没的蛊毒之术。
  
  她本就嚣张任性,仗着武功和蛊毒,所有敢招惹她的人,非死即残。好在尹国也没人敢惹她,她嫌尹国无趣,倒是常常作江湖人打扮,在大乾民间玩耍。
  
  如果遇上武功解决不了的麻烦,立即就把自家贵妃姐姐的招牌亮出来,连皇室也为她收拾了不少烂摊子。
  
  不过她倒又有些聪明,知道大乾皇帝是她爹都不敢得罪的人,在皇上面前素来乖巧可爱,就连无礼的叫姐夫,也不被皇上怪罪,反倒觉得她天真无邪。
  
  ……
  
  云笙别院。tqR1
  
  南宫凛和叶慕兮相对而坐,面前摆着一盘残局,两人下棋的手法都是不快不慢,就如闲庭信步,又如信手拈来,你来我往,悠然自在。
  
  不知道的还以为棋局很简单,随便下的玩玩。
  
  旁边的赛华佗已经把胡子都快揪下来了,完全看不懂这两人的路数,棋局一下生,一下死,他都看懵了。
  
  君陌尘走了进来,看见他们的棋局,讶然说道,“已经破到残局十七了。这才两天的功夫,这么快?”
  
  “如果不是我横加阻挠,她还能破的更快。”南宫凛说着,拎着一枚黑棋慢悠悠放在棋盘,再次封死了叶慕兮的生路。
  
  而叶慕兮微微蹙眉,修长的双指夹起一枚白子落在棋盘,说道,“靖安世子可比残局难缠多了。”
  
  白子落盘,死路转生,再次翻盘。
  
  “《残局密谱》已经是我能找到的最难的残局,收容了自古以来最难破解的一百残局。我还以为能让两位消遣半年,看这样子,也就够你们玩一个月。”君陌尘不由好笑。
  
  南宫凛看向对面的叶慕兮,唇线上挑,“有叶慕兮,这棋能下一辈子。”
  
  叶慕兮轻瞪了他一眼,眉目间风情流转。
  
  这个混蛋,好好下棋,乱说什么情话。
  
  “世子说的对,两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世子妃还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能跟世子下棋,下这么久的人。”君陌尘真心实意夸奖道。
  
  他们如此默契合拍,外人嫉恨羡慕叶慕兮独得南宫凛宠爱,又有几人知,他们本就如此相配。
  
  叶慕兮似笑非笑看着他,“公子是说你自己不是人吗?”
  
  “诶?”君陌尘不由失笑,“抱歉,把自己算漏了。不过有了世子妃,我在世子眼中也只算个哪里需要往哪里摆的物件。”
  
  叶慕兮捂嘴轻笑,“公子这是吃醋了?你们下了十几年棋,我可都没吃醋呢。”
  
  “世子妃……”君陌尘被她打趣的只能僵硬着脸,尴尬。
  
  南宫凛啧了一声,道,“他是哀怨我把他扔去琉璃宫招待使臣。”
  
  “使臣?听说西域尹国来使,好像还是一位公主。”叶慕兮扬眉,说道,“接待使臣之事不是一向都由礼部大臣主持吗?怎么还算都察院的差事了?”
  
  君陌尘解释道,“世子妃有所不知,两国来使,每次都会互相比试切磋,以扬国威。而西域诸国知道我大乾上国人才济济,正儿八经比试很难赢我们,所以要求他们出题,我们大乾自诩当世第一大国,自然不能为难小国,也不知道是哪位先帝下的旨意,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是番邦出题。而这题目之刁钻,我估计那位先帝泉下有知,只怕要后悔了。”
  
  叶慕兮想起来了。前世也有外国使臣出使,众臣都是百般推诿,谁都不愿意接待。
  
  叶慕兮讶然,“世子一向不喜麻烦,怎么会接这个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