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547章 慕慕,我想你了

第547章 慕慕,我想你了

“今日值守的刘习览已被罢职,皇上却没有责罚睿王,难道是宸王没有告诉皇上,君骁勇差点被灭口的原因?”陆清明疑惑问道。
  
  叶慕兮抿唇,“皇上必然已经知道,不然也不会让你单独关押君骁勇。三年前圣火教险些颠覆大乾,皇上不会想再来一次。不是只要责罚睿王才叫处置,且看着吧。”
  
  一连数日,看似风平浪静,但睿王党派系大臣,或被调职,或被明升暗降,短短几日之间,就被排斥权力中心,唯独只剩下一两个难以撼动的大臣孤掌难鸣。
  
  事后皇甫晟才知道君骁勇并没有出卖自己,自己被宸王骗了,倒是派人灭口,一来引起皇帝猜忌,牵连了派系大臣。二来和君骁勇的合作完了。
  
  心底对皇甫宸恨得牙痒痒,但也无可奈何。
  
  君骁勇风波刚刚平息,漠北便传出了一个惊天大消息。
  
  ……
  
  南苑,叶慕兮摆着一局玲珑棋子。
  
  睿王多年积攒的根基,都被叶慕兮一点点蚕食瓦解。
  
  从叶云裳到徐琼莹,再到君骁勇,加上这次派系大臣尽数被打压,他手中除了一个硕果仅存的叶尚书,已经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势力。
  
  底牌用尽,黔驴技穷,就是狗急跳墙之时。
  
  别人肯定想不到,叶慕兮自己被逼婚如此境地,还有闲情逸致去对付其他人。
  
  不过对叶慕兮来说,眼前的路,格外清晰。
  
  等到大婚之日,陪嫁暗卫混入宸王府,偷取水月莲,远走高飞,千里走漠北,寻她的心上人。
  
  至于京城这个烂摊子,反正皇上看在她爹的面子上,也不会拿她怎么样。
  
  她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唯独只担心,一直了无音讯的南宫凛。
  
  “小姐!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漠北传来八百里加急,世子出现了!世子活了!而且世子还找到了英王皇甫琰,立下大功劳。”宛秋急匆匆走进来禀报。
  
  叶慕兮手中的棋子啪嗒一声摔在棋盘上,乱了一局好棋。
  
  “你说什么?世子出现了!”叶慕兮又惊又喜。
  
  宛秋连忙点头,“小姐,千真万确,世子出现了!”
  
  “小姐,好消息,宫里刚刚传出消息,皇上听闻世子找到英王,龙颜大悦,命世子立即押送英王回京。”茗画连忙进来禀报,“小姐马上就可以看见世子了!”
  
  叶慕兮脸上难以抑制喜悦,“太好了。世子真的没事,他回来了。太好了。”
  
  “从漠北到京城需要半个月的脚程,只怕世子回来的时候,小姐您这边婚事都已经结束了……”宛秋说道。
  
  叶慕兮笑道,“那正好,我们抢了水月莲,就往漠北方向撤,和他汇合。正好在路上遇见他。”
  
  “就怕世子听说了小姐和宸王的婚事,对小姐心生嫌隙。”宛秋担心说道。
  
  叶慕兮抿唇,“等我出逃,他便知道一切真相。便是一时误会,这也说得清。无需担心。”
  
  “小姐说的极是。”
  
  南宫凛还活着的消息传遍了京城,有人欢喜有人愁。当然最令人瞩目的还是宸王和叶慕兮的婚事,叶慕兮因为南宫凛身死才改嫁,如今南宫凛即将回来,到时候以宸王妃身份再见,不知多尴尬。
  
  不少人幸灾乐祸,不少人冷嘲热讽。
  
  不过,宸王府和叶家都浑然不觉,亲事有条不紊的办着,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出什么变故。
  
  白驹过隙,一晃便到了十一月二十五,距离宸王大婚,不过三日。
  
  “小姐不好了!世子来了!”宛秋急匆匆跑进来。本来世子回来应该是好事,但此时距离婚事还有三日,徒生变数。
  
  要是等到大婚之后再回来,正好叶慕兮也可以直接跟他说明一切。如今这个时间点,却是搅乱了一池春水。
  
  叶慕兮微微一愣,也没想到南宫凛会比预料之中快这么多天。她知道自己身边就有宸王的暗线,也知道宸王一定严密盯着南宫凛。
  
  此时和南宫凛坦白一切,万一被皇甫宸提前得知,销毁水月莲,一拍两散的可能占几成?
  
  不能冒险。
  
  “不见。”叶慕兮稳了稳心神,但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声线都不稳了。
  
  岂是不想见?实是不能见。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一个冷傲的声音,“叶慕兮,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另嫁他人。”
  
  下一刻,叶潇白被人一掌打了进来,摔在地上,“小姐,属下阻拦不力,世子闯进来了……”
  
  两人打了个照面。
  
  数月未见,却恍若隔世。
  
  他一袭红衣如旧,银丝缭乱,风尘仆仆,那一张英俊的令人窒息的脸,如鬼斧雕琢完美无瑕,只一眼,便令人弥足深陷。
  
  唯有狭眸一片冰寒,冷冽不可亲近。
  
  叶慕兮掩在袖袍里的拳头瞬间捏紧,指甲深深掐进掌心。
  
  只有这疼痛才能提醒她,克制,冷静,不要冲过去拥抱他。
  
  叶慕兮就这么站在原地,但是南宫凛却一步步迫近,瞬息便走到她的面前,将她一把狠狠拥入怀中。
  
  “慕慕,我想你了。”沙哑的声音,磁性而清冷,却胜过所有的甜言蜜语。
  
  叶慕兮的眼眶瞬间湿润,眼泪盈盈在眶。tqr1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我也很想你啊,世子。很想很想。
  
  所有的克制瞬间化为乌有,她压根舍不得推开他。
  
  可这温存不过片刻,便被人打断。
  
  “小姐,宸王殿下来了。”门房来报。
  
  叶慕兮瞬间反应过来,果然,皇甫宸早就盯着了,南宫凛才刚刚回来,他就已经来了。
  
  此时还不是儿女情长之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叶慕兮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请宸王殿下在正厅稍等,我这就过去。”
  
  “你不准见他。”南宫凛紧紧抱着她,霸道命令。
  
  叶慕兮将眼泪生生忍了回去,轻笑了一声说道,“世子何出此言。宸王殿下乃臣女的未婚夫,见一面,又有何不可。倒是还请世子自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