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613章 难道我真的那么丑

第613章 难道我真的那么丑

画屏江,花船。
  
  陆清明又来了,不过这次老鸨已经知道这位是户部侍郎,还是世子妃的好友,哪敢怠慢。
  
  不仅没收敲门砖金子,还拉着花舞影说了半天的好话,让她好好招待陆大人,千万不能让陆大人不高兴。
  
  闺房里。
  
  花舞影没什么好脸色。
  
  “不知在下以前是否得罪舞影姑娘,还请指点迷津。”陆清明苦笑。
  
  花舞影不冷不热说道,“陆大人乃是朝廷命官,身份如此尊贵,怎么会得罪我?就算得罪我一个小小的花魁,难道我还敢找你算账不成。”
  
  陆清明默然。昨天不就已经算账了吗?
  
  “妈妈让我好好招待你,不过我困乏的很,陆大人你就随意喝茶吧,我去睡了。”花舞影冷淡说道。
  
  陆清明连忙说道,“舞影姑娘等等,在下有事相询。昨天那刘西泉,似乎和舞影姑娘关系匪浅。”
  
  “喔?你想打听他的消息,我倒是知道不少,但是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呢。”花舞影柳眉一挑,闲闲说道。
  
  陆清明顿时噎住了。
  
  想了想从怀中拿出来叶慕兮给他准备的“贿赂”。两枚黄橙橙的金元宝。
  
  “还请舞影姑娘行个方便。”
  
  花舞影见此,随手从香囊取出一枚东海珍珠,摆在陆清明面前。
  
  “东海珍珠?连这个都有,刘西泉送你的?”陆清明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花舞影不置可否。
  
  陆清明无奈了。很明显,他送钱,但人家不差钱。
  
  “不如我们玩个游戏,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能回答上,就可以问我一个问题。”花舞影看着陆清明,说道,“你要是回答不上,也不用在这烦我了,请回。”
  
  陆清明正色说道,“姑娘请问。”
  
  “什么火没有烟?”花舞影脸色有了几分兴致。
  
  陆清明瞬间反应过来,“萤火。”
  
  “这么快?行,你问吧。”花舞影没想到他猜的这么快,倒是有些惊讶。
  
  陆清明道,“舞影姑娘,刘西泉只是个普通的管事,却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你知道他的钱从哪儿来的吗?”
  
  “他卖的东西很值钱。”花舞影倒是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陆清明一怔,“他卖什么?”
  
  “不知道。”花舞影干脆说道,“反正不是粮食。”
  
  陆清明思索了一下,继续问道,“那舞影姑娘知道相关的消息吗?”
  
  “这是第三个问题了。”花舞影微微挑眉,“你得先回答我两个问题。”
  
  不知道也算一个答案啊。
  
  陆清明不由好笑,但也不和她计较,“姑娘请问?”
  
  ……
  
  就这样一问一答之间,花舞影虽然问的刁钻古怪,摆明了难为陆清明。
  
  但只要陆清明能够回答上,她也没有藏私,知无不言。
  
  花舞影知道的也不多,毕竟她只是个外人,但是也给了陆清明很多重要消息。
  
  比如,两日前刘西泉来和花舞影告别,表示要出一趟远门。也就是要去东海送货。但世子突然出现,吓的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那批货现在还藏在画屏江某处。
  
  “谢姑娘解惑。在下先告辞了。”陆清明抱拳说道。已经问完,没必要久留。
  
  花舞影知道他不是专门来喝花酒,必有所图。不过这一问一答之间,也让花舞影对他更佩服了。那些刁难的问题,他眨眼就能想到答案,新科状元,名副其实。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虽然你没问题可问,但这个问题,你也要回答。”花舞影有几分蛮横说道。tqr1
  
  陆清明倒是脾气好,浅笑,“承蒙姑娘帮忙,理应回答。姑娘请问?”
  
  “我要问你,本花魁真的那么丑,让你唯恐避之不及??”花舞影盯着陆清明,喝问道。
  
  陆清明一愣,“姑娘说笑了。你是花魁,容貌自然是上上佳。若是避之不及,我又为何两次前来。”
  
  “你此次来,是有求于我。你第一次可是连河都跳了,还想抵赖?”花舞影哀怨说道。
  
  陆清明不明所以,“在下并没有……”
  
  “我看你也是个君子,怎么还死不承认?元宵节,上元河,花船,还需要我跟你细说吗?”花舞影杀气腾腾说道。
  
  陆清明终于反应过来,“原来你说的是那次,但我跳河和姑娘无关。那日花灯船失火,我是急着救火才跳河的。”
  
  “你说……”花舞影脸上的怒气顿时一散。
  
  陆清明哭笑不得,“原来舞影姑娘便是那日花船里的花魁,若是舞影姑娘不信,我有朋友也在画屏江,正是她的花灯船失火,寻来一问便知。”
  
  “原来……”花舞影握紧绣帕,脸色微红,“倒是奴家误会公子了,平白给公子惹了麻烦……”
  
  陆清明拱拱手,“无妨,事情已经过去,无需介怀。难怪姑娘如此不待见我,真是误会一场。先告辞了。”
  
  “陆大人,我送送你。”花舞影怪错了人,心底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画屏江,小舟上,谢绮霜频频往花船探头。
  
  “潇白,你说陆大人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这么久还没出来。”谢绮霜担忧说道。
  
  叶潇白抱着剑坐在一边,“谢小姐放心,那老鸨已经知道陆大人的身份,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他的。陆大人身份尊贵,花船的人只会把他供起来。”
  
  “那他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出来,就是打探消息,也该问完了吧……那花魁对他很不客气,不知道和陆大人有什么仇怨,该不会趁其不备……”谢绮霜说道。
  
  叶潇白随口安慰说道,“谢小姐你就放心吧,戏本里也没说欠债的风流公子会闹出人命,说不准是在哄佳人耽误了点时间……”
  
  “那不可能,就陆大人那榆木疙瘩的脑子,他要是会哄人就奇怪了……”谢绮霜不信。
  
  话音刚落,就见陆清明和花舞影一道走了出来。陆清明对着他们的小船招招手,叶潇白立即划船过去接他。
  
  “看吧我说什么,昨天还要打要杀的,今天就好了。”叶潇白嘿嘿一笑,“不用担心了吧。”
  
  担心倒是不担心了,就是有点不开心。
  
  小船儿近了,陆清明说道,“舞影姑娘不必送了,在下告辞。”
  
  “陆大人,以后常来啊。”花舞影笑盈盈说道。
  
  谢绮霜的脸色更难看了。常来?常来喝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