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739章 玉潇被抓,子耀闯阵

第739章 玉潇被抓,子耀闯阵


      第739章玉潇被抓,子耀闯阵
  
      南宫凛看了一眼穆北陵,警告说道,“如果凌宜娴出了什么意外,你就终身留在雾幻海,陪葬。”
  
      穆北陵被他威胁的很不爽。但,事实就是如此。离不开雾幻海,只能老死在此。
  
      凌宜娴也看了穆北陵一眼。从今天开始,总算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
  
      “世子,你有没有带药?荒岛上的药差不多都被我采光了!”凌宜娴问道。
  
      南宫凛扫了一眼穆北陵的伤,又看了看架子凌宜娴脖子上的刀,嗯了一声。
  
      给凌宜娴他们留了一批物资和药物,南宫凛再次启程。
  
      临走之前,凌宜娴说,香杉树似乎是某种药物,有药用价值。
  
      但是具体有什么用,她还没发现。
  
      隐约验证了叶慕兮的猜测。
  
      南宫凛来去一阵风,离开荒岛。
  
      凌宜娴拿着几瓶药,脸色大好,“穆北陵,现在你该不会要杀了我吧?”
  
      穆北陵冷哼一声。
  
      “我发现这些药里,有一种药,可以加快伤口愈合,就是用起来会有点疼。”凌宜娴拿起其中一个药瓶,笑的犹如狐狸,“你要不要试试?”
  
      凌宜娴又拿起另一瓶,感叹,“这么好的内服治愈的药都有,就是黄连加的多了点,有点苦。不过堂堂汗皇,怎么会怕苦呢?”
  
      “还有这个,配合施针的时候用,真的是,特别好!”
  
      看着凌宜娴如数家珍的摆弄着几个药瓶,穆北陵莫名头皮发麻。
  
      “凌宜娴,本汗警告你,你要是敢谋害本汗,本汗就杀了你垫背!”穆北陵冷冷看着她。
  
      凌宜娴笑的一脸善良,“可是这些真的是治伤的药啊,不信你试试,对你的伤势没帮助,我任由你处置。”
  
      “你现在也是任由我处置!哼。把本汗惹火了,我就是离不开雾幻海,也要杀了你。”穆北陵威胁道。
  
      凌宜娴一本认真的点点头,“我懂我懂。但这确实是良药,良药苦口,所以,汗皇竟然还怕疼怕苦?”
  
      “本汗何惧。你别想玩什么花样。要是这些东西没用,本汗就捅你一个窟窿,让你试一遍。”穆北陵冷道。
  
      凌宜娴笑了,“是。”
  
      当然有用,而且比之前那些草药有用多了。不过疗伤的药那么多,凌宜娴偏偏给他选了又苦又疼又难受的。
  
      伤嘛,大夫给你治好。但怎么治,哼哼。
  
      她可要好好报仇了。
  
      “凌宜娴。”穆北陵看着她一脸“翻身农奴做地主”的神情,就很不想看见她这么高兴,邪恶的挑了挑眉。
  
      凌宜娴警惕看他,“干嘛?”
  
      “崇山峻岭,风景不错。”穆北陵一脸邪气,眼神直直落在某处。
  
      凌宜娴顺着他的目光,就看见自己破开的领口,和露出来的雪肌。
  
      “啊!”凌宜娴尖叫一声捂住胸,蹭蹭跑去找新衣裳。
  
      看着她羞恼跑开的背影,穆北陵哈哈大笑。
  
      ……
  
      海天泽看着面前被他打晕的女子,眉峰皱起。
  
      这女人,他已经审问过了。
  
      不是叶慕兮。
  
      南宫玉潇。
  
      这个名字,仙姬说过,那是南宫凛唯一的妹妹。
  
      倒是一个不错的筹码。
  
      海天泽冷笑一声,喂她吃了一颗凝心丹,将人带上船。
  
      ……
  
      荒岛。
  
      萧子耀困在此地已经半个月,这里荒无人烟,四周都是浓雾,根本走不出去。
  
      几乎翻遍了荒岛,也没找到离开的办法。
  
      这海岛以一座巨大的荒山为主,草木葱茏,兔子野鸡也不少,倒不至于饿死。
  
      只是,怎么离开呢?慕兮他们,又在哪?
  
      “哎,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萧子耀一拳砸在山壁上,簌簌石灰落下。
  
      蓦地,萧子耀发现这上面竟然有字。
  
      是有人用刀刻出来的。
  
      因为年代久远,山壁上长满了藤蔓,又风吹雨打,累积了厚厚一层石灰。
  
      直到此时,才露出些许模糊的字迹。
  
      “这是……”萧子耀连忙将那些藤蔓扯下来,把山壁刷的干干净净。
  
      “为救友人之子,擅闯前辈的生杀大阵,却悟机关奥义,必将传承前辈所学,后学晚辈唐术子留。”
  
      萧子耀震惊了。
  
      唐术子,那不是唐门的开派祖师吗?
  
      唐门机关术上说,唐门祖师是五百年前的一个机关天才,萧子耀还当是吹牛呢。
  
      五百年前,谁知道谁啊。
  
      但是在这个地方出现了。
  
      “难道我天生和唐门有缘,这都能遇上?”萧子耀惊讶,随即挠挠头,“我怎么没发现这荒岛上有什么生杀大阵。难道是虚虚实实的奇门八卦阵法已达到顶峰,连我都被蒙骗,见山不知山吗?”
  
      他也算是一个机关术天才,但是在这转悠了半个月,却连这里有个生杀大阵都没发现。
  
      足以说明,这个生杀大阵,真是牛。
  
      “救友人之子?我唐门前辈还真是高风亮节,也不知道是救谁,竟然闯到了雾幻海。对了,唐术子前辈后来离开了这里,不然,唐门就不可能在中原创立……所以,肯定是有办法离开!”萧子耀恍然大悟。
  
      “说什么雾幻海有进无出,我唐门前辈难道不是人吗?”萧子耀不由好笑,“嘿,有点巧啊,那本书上记载的雾幻海的事,也是五百年前……”
  
      等等,都是五百年前?
  
      都是救友人之子?
  
      都是进入雾幻海又活着出来的人?
  
      该不会,这说的就是同一个人吧!
  
      “难道那本书上记载的人,就是唐术子前辈?而这里,就是找到梦醒草的地方?”萧子耀怔怔看着眼前的大山,突然满脸惊喜,兴奋喊道,“琇儿,我找到了!我找到地方了!”
  
      一定是的。
  
      不然哪有这么巧。
  
      雾幻海有梦醒草,就是这里。
  
      唐术子前辈,就是在生杀大阵里,找到了梦醒草。
  
      自己要找梦醒草,那就只能闯一次生杀大阵。
  
      “我一定会找到梦醒草!等着吧,你一定会醒过来的!”萧子耀握紧拳头,满脸斗志。
  
      生杀大阵,以萧子耀目前的机关水准,连找都找不到。
  
      更不要说闯。
  
      闯生杀大阵,生死难料。
  
      但是,刀山火海,他都要进去
  
      就为了那个,将丑丑的木头人,送给他的小女子。
  
      “我萧子耀可是机关术的天才。唐术子前辈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生杀大阵,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