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823章 谁是凶手?都不是善茬

第823章 谁是凶手?都不是善茬

    第823章谁是凶手?都不是善茬
  
      静贵妃连忙跪下,“皇上明鉴,臣妾没有对您下毒,臣妾是无辜的。”
  
      “朕和你相伴多年,自然知道你素来忠厚。”皇帝沉声说道,“那日贵妃前来,朕也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贵妃一片赤诚,送了朕一串她诵经多年的佛珠,以期朕早日痊愈。江千,你再想想,那日还有什么不同。”
  
      江千道,“皇上,七日前和寻常一样,确无不同。”
  
      “皇上,可能把佛珠给草民一观?”赛华佗说道。
  
      皇帝看了静贵妃一眼,从手上取下一串佛珠,递给赛华佗。
  
      赛华佗拿起佛珠,先是放在鼻尖闻了一下,又细细摩挲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头拧成了疙瘩。
  
      众人看着他如此,没人说话,空气紧张了起来。
  
      “草民想明白了。皇上,这串佛珠有毒。”赛华佗正色道。
  
      静贵妃怒道,“你休要污蔑我。这佛珠怎么可能有毒。”
  
      “赛神医,凡是皇上近身的东西,御医们都检查过了的,您说话可得慎重。”江千说道。
  
      其中一个御医说道,“不错,静贵妃的这串佛珠,我等都查探过,确认没有问题。赛神医可别胡说。”
  
      “赛华佗,你一个江湖郎中,会一点旁门左道的医术,竟敢污蔑贵妃娘娘。难道御医们都学艺不精,没有发现佛珠上的毒,只有你看出来了?”姚丞相讽刺说道。
  
      叶凌博接过话,“赛神医和贵妃娘娘无冤无仇,如此居心叵测的污蔑,是受何人指使?”
  
      他们丝毫不放过能拖叶慕兮下水的机会。
  
      “诸位大臣和御医们不要激动,老朽话还没有说完。这佛珠上确实有毒,不过也不算是毒,这佛珠常年在佛堂供奉,受香火熏陶,有着浓郁的香灰气味。不过,请几位御医仔细品品,这香灰气味是否和西域一种很名贵的香料,安魂香类似。”赛华佗将那一串佛珠,递给面前的几位御医。
  
      几个白胡子御医一一品鉴后,脸色各异。
  
      佛珠上的香灰味,乃是常事,普通人都不会想到,西域的安魂香,其实也是这种味道。
  
      “可是,就算是安魂香,也是无毒。只不过是让人安神入眠而已。”一个御医说道。
  
      赛华佗点点头,“不错,安魂香确实无毒,否则以诸位的医术,早该发现不对劲。但皇上每日喝的补药里却有一种草药和它相冲,两相一起,正好配了七日断命散。”
  
      “和南方参相冲?”那御医终于反应过来了,脸色惨白,冷汗淋漓,跪下请罪,“微臣死罪,还请皇上饶命。”
  
      静贵妃申辩道,“皇上,臣妾真的不知道什么安魂香啊。臣妾……臣妾不知道是谁下此毒手……”
  
      太医院开药方在前,静贵妃送佛珠在后。
  
      有两种可能。静贵妃知道安魂香和南方参相克之后,故意送了佛珠。或者,就是静贵妃收买的御医,故意开的这个药方。
  
      不过不管是哪种可能,静贵妃的嫌疑都洗脱不了。
  
      “贵妃娘娘,佛珠是你送的,那你倒是说说,是谁下的毒?”一个中立派大臣耿直说道。
  
      静贵妃一时无语,不知该如何辩解。
  
      “朕所知,这莲花佛珠是你的钟爱,供奉在你的小佛堂足有七八年。”皇帝脸色难看,“贵妃,是谁进了你的宫,下了毒,你真的不知?”
  
      静贵妃听见这句话就知道不好了,急道,“皇上,臣妾何必要害您呢。皇后已废,臣妾已经是后宫品阶最高的女人,臣妾仗着您的荣宠,主持六宫。臣妾感激涕零,怎么会自寻死路?”
  
      “那可说不准。皇储中唯有英王是一等亲王,若是皇上有个三长两短,没有诏书,你又是贵妃,那他就就能名正言顺登基。但若是皇上过两年又相中了别的皇子册封亲王或太子,岂不是动摇了你的地位。”另有一个大臣说道。
  
      一时间,静贵妃被推倒了风尖浪口。
  
      英王党和中立党互怼,撕的不可开交。
  
      叶慕兮直觉这事不是静贵妃干的,应该和兰若仙脱不了关系。
  
      很像她的手笔,和栽赃叶惜薇一样的套路,非常熟悉。
  
      “贵妃,朕记得,你素来喜好兰草,是吗?”皇帝突然挑眉,问道。
  
      静贵妃一愣,不明所以,还是答道,“臣妾素来喜兰……”
  
      “今日世子妃给朕送来了一个消息,朕本还觉得太过荒谬,但如今看来,这手绢上的图,就是告诉朕,你要害朕。静妃,朕对你一向荣宠有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为了让琰儿登基,对朕下毒。你说,琰儿知不知道此事?”皇帝暴怒,将案桌上的一方手绢,狠狠砸在静贵妃头上。
  
      手绢飘然落下,露出上面的画。
  
      兰草,刀,龙。这兰草,皇上认为,就是指凶手,静贵妃。
  
      “皇上,臣妾冤枉,臣妾没有害您。琰儿更是毫不知情,他一个月前就去东宸剿灭反贼,他什么都不知道!”静贵妃慌了,连忙说道。
  
      皇帝冷冷盯着她,“你非要说你是冤枉,那你说,谁陷害你?”
  
      “臣妾不知道,但臣妾真的是被人陷害!连臣妾都不知道有人要害皇上,有人却提前画了这幅画,说臣妾要害您,这陷害臣妾的人,必然是提前知道此事之人!”静贵妃到底是在宫斗里剩下的赢家,一下就把黑锅甩了。
  
      “皇上明察,臣妾真的是被人陷害。”
  
      叶慕兮眸光一沉。静贵妃这话,倒是说自己害她了?
  
      “这帕子是世子妃送的,你的意思是世子妃陷害?胡说。世子妃和你无冤无仇,陷害你干什么?”皇帝冷道。
  
      静贵妃看了叶慕兮一眼,眼神愤恨,“臣妾也不知道,但是臣妾真的是被人陷害。”
  
      “皇上,臣相信贵妃娘娘绝对没有谋害您,这一定是小人陷害!”叶凌博上前一步,维护说道,“叶慕兮居心叵测,一直对我等抱有敌意。先是英王的姚侧妃因她而死,接着我的小女叶惜薇,被她污蔑了一个罪名关进大牢,如今连静贵妃娘娘也因她有罪,她这是要一步步谋害英王啊!”
  
      叶慕兮皱眉,“叶尚书,我为何要谋害英王?”
  
      “你和反贼寂无咎私交甚厚,以为谁都不知道吗?否则你又怎么会有圣火教的圣物流月珠!寂无咎在东南造反,你夫君南宫凛却压不住局势,让月华国重建,分明就是故意放水!你们夫妻俩早就和寂无咎勾结了。如今害死皇上,嫁祸英王,乱我大乾江山,为反贼寂无咎铺路。”叶凌博越说,越觉得理直气壮,怒道:
  
      “皇上,叶慕兮陷害贵妃娘娘,其实是要嫁祸英王,此心险恶,还望明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