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895章 我要当嫂子

第895章 我要当嫂子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寂桃夭刚刚听了一个大概,就被寂无咎赶走了。
  
  云叔并不信任寂无咎,但也大致告诉了他,如果能够开启通天大阵,也许有救。至于南宫凛的身世,一概没说。
  
  “明明知道这是一线生机,还要跟我议和。不过也是,像南宫凛这样的人,如果背负了数十万数百万的性命才能活下去,他不会要。生死在命,无愧于心。原来是这个意思。”寂无咎眼神中多了一丝怅然。
  
  云叔皱着眉头说道,“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开启通天之路,把南宫凛送走,就是我的目的。而你想要去九州大陆,寻找复生你亲人的办法,我们的目标还是一致的,我没有骗你。”
  
  “你太不了解他。他这个人,独断又霸道,自己做的决定,不容许别人更改。他既然不肯走这条路,那谁都逼迫不了。包括你。”寂无咎淡淡说道,“我答应和他议和,不会更改。”
  
  其实在得知这个事实的一瞬间,寂无咎想过,把南宫凛送走吧。
  
  如果真的有通天之路,真的有一线生机。就算是坑杀无辜百姓又如何,送他走吧。
  
  但寂无咎很快便发现,他还是在逃避。以前逃避父母已死的事实,如今逃避南宫凛将要消失的事实。
  
  可人若不是遇到了根本不想接受的事实,怎么会第一时间只是想逃避呢。
  
  如此惨淡,毫无退路。
  
  “我寂无咎的朋友和宿敌,当然也不会这么差劲。”寂无咎远远看着大乾的方向,眼眸里藏着深深的忧郁。
  
  这是南宫凛的决定,他尊重。
  
  只是,叶慕兮该有多难过。
  
  和云叔不欢而散,寂无咎刚出门,就遇上守在外面的寂桃夭。
  
  “哥哥,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南宫凛快要死了?”寂桃夭一把攥住寂无咎的袖子,质问道。
  
  寂无咎挑眉,“字面意思。自己理解。”
  
  “那你刚才说的,你在这个世间割舍不下的人,是谁?”寂桃夭眼中满是敌意。她太清楚,寂无咎说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寂无咎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轻佻的笑意,“什么时候我的事情,也轮到你来管了?今天的事,你别乱说话。放心,就算议和,我也让大乾封你一个公主,财富权势,应有尽有,跟着本皇,吃香喝辣。”
  
  “谁要当什么公主,我可是要嫁给你的人。”寂桃夭气鼓鼓说道,“那个流月珠呢,快给我给我。”
  
  寂无咎嗤笑一声,“惯出你一身脾气。流月珠,那是你未来嫂子的聘礼。”
  
  “凭什么我就不能当嫂子啊,我要当嫂子!”寂桃夭不忿,怒道。
  
  这话说的,周围的护法都忍不住笑了。自己当自己的嫂子,这还真是新鲜说法。
  
  寂无咎也被逗乐了,伸了个懒腰,“你是我妹妹,别闹。”
  
  “又不是亲妹妹,寂无咎,你别走,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叶慕兮,不然你为什么把流月珠给她!”寂桃夭一把扯住他的袖子,委屈说道,“你是不是打算,南宫凛死后,你就跟叶慕兮在一起!就不要我了!”
  
  寂无咎邪眉一挑,邪眸寒光冷冽,“本皇看在你所做的一切的份上,拿你当妹妹,你别得寸进尺。”
  
  寂桃夭脸色一僵,他已经挥袖离开。
  
  只留下一个背影。
  
  她当然清楚,她在他眼中,不过是一颗棋子,一颗报复皇甫一族的棋子。
  
  只是她这枚棋子太尽心尽力,为了他甘愿牺牲,这一路走来,才让他对她愈发容忍。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情,他都可以惯着。
  
  但唯独一点,他一直都没给过她在一起的机会。
  
  流月珠是他母亲的遗物,留给未来的儿媳。寂无咎毫不犹豫给了叶慕兮,寂桃夭心底很清楚,这代表了什么。
  
  寂桃夭吃过叶慕兮的醋,也吃过南宫凛的醋,这两人对寂无咎都比她重要,但是他们两人在一起,她反而放心了。
  
  可如今,这个平衡被打破了。
  
  南宫凛不知得了什么绝症,要死了。叶慕兮会不会被他趁虚而入?他们会不会在一起?
  
  不行。
  
  绝对不可以。
  
  哥哥是我的。
  
  “寂无咎,我不会成全你。你喜欢叶慕兮,那我就要你们只能当敌人,当不成朋友。”寂桃夭紧紧攥着拳头,“我告诉你,我寂桃夭要的东西,绝不让给别人。呵,议和,然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出现在她身边,安慰她照顾她陪伴她?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绝不!”
  
  ……
  
  九州大陆,九幽界。
  
  一座宏伟却又全部笼罩在一片黑雾里的宫殿里,一袭华丽黑袍的中年男子,看着紧闭的大门,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面容端正,有种上位者的气势,不怒自威。
  
  “尊主,老祖已经二十多年毫无音讯,明年的三帝会盟,若是老祖不出现,只怕有人起疑。”一袭黑衣的老者,微微躬身说道。
  
  那被称为尊主的男子墨瞳幽深,银白色的长发平添一丝冷酷,“我近日感知到老祖的九幽之力,应该快要回归。无需担忧。”
  
  “还有一桩要事,天羽族的人似乎在筹备什么,当年阴谋偷窃我们老祖的圣物,如今还不死心。”
  
  “一群宵小之辈,也配跟我们老祖抢东西?那一片无灵之地,就是他们的老祖也去不了。你我且安心等待老祖回归。”尊主冷冽说道。
  
  若是这一幕让普通人看到,肯定要吓一跳。九幽界的尊主,已经是九州大陆的绝顶高手,能被他称为老祖的人,那是什么怪物?
  
  ……
  
  九州大陆,天羽界。
  
  一处被封禁的禁地,寻常只有守卫的护卫,今日却来了不少衣着光鲜的大人物。
  
  “这祭灵大阵都过了一千年,也没什么变化。父尊还派我来,我堂堂炎家三少,却来干这种守门的活,传出去要被九幽族的家伙笑死。”一个背生双翅的青年男子,看着禁地的一处神秘而古老的大阵,抱怨说道。
  
  为首的中年人沉稳说道,“这是老祖之令。千年前我们差一点就能成功,可惜功败垂成。此次老祖算到,机缘就在近日,祭灵大阵,就是变数。三公子,拿回那一件东西,可是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