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393章 君天烈登门,唤醒玉玺

第1393章 君天烈登门,唤醒玉玺

两日后,人族帝君抵达北渊战场,寒九霄亲自相迎,举办了盛大的接风宴。
  
  但君天烈把这些繁文缛节都免了。
  
  来到北渊营地第一件事,就是拜见南宫凛。“九幽兄来的真快,看来还真是思妻心切……”君天烈微笑说道,“神算子已经算出,封魔井就在明日往后,七日之内出世,大致方位是在黑水河西北一带,这次九幽兄为了凰儿,亲自下去取凤凰玉玺,此等
  
  恩情,我君天烈铭记在心,必有厚报!”
  
  南宫凛淡淡说道,“客气了。”
  
  “那此次就有赖九幽兄了。”君天烈说道,“哎,凰儿遇到这种意外,真是给九幽兄添麻烦了。”
  
  叶慕兮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两人的对话,脚步不由一顿,默默退了回去。
  
  ……
  
  君天烈拜访后就告辞,没想到在离开的路上,却被叶慕兮拦住了。
  
  “九幽后有何事吗?”君天烈客气问道。
  
  叶慕兮问道,“之前听闻公主受伤昏迷,不知现在可安好?”
  
  “哎,凰儿觉醒失败,幸亏九幽兄仗义相助。这次若能顺利取到凤凰玉玺,就能为凰儿续命一百年。”君天烈叹了口气说道,“承蒙族后关心。”
  
  叶慕兮微怔。她刚才听到他们的对话,还不确定。原来,南宫凛真的是为了凰酒儿取凤凰玉玺。
  
  他无端端要取凤凰族的东西,叶慕兮就猜到了和凰酒儿有关。
  
  只是……
  
  以她如今这个尴尬的身份,却不好过问他们之间的事。
  
  “觉醒失败?是出了什么意外?”
  
  君天烈更惆怅了,叹气道,“不是意外,只能算运气不好。凰儿只有一丝真灵转世,没有凤魂,灵体太过稀薄,无法完全觉醒……”
  
  凤魂二字,顿时狠狠地戳到了叶慕兮的痛处。
  
  “可惜了,现在上古凤凰族已经灭绝,世间已无凤魂,只能先用玉玺续命一百年,再看看……”
  
  ……
  
  明明凤魂就在自己身体里,南宫凛为什么没有直接取出来,给凰酒儿?
  
  既可以省了找玉玺的麻烦,又能救凰酒儿。
  
  事到如今,他依旧不想要自己的命,也算是她得到的最后的宠爱吧。
  
  叶慕兮叹了一口气,手掌覆上心脏的地方。
  
  别人命悬一线,自己却靠着对方保命的东西苟活于世,这种滋味,生不如死。
  
  还不如直接把凤魂抽出来还给她。
  
  最起码,她叶慕兮可以清清白白离开人世,不欠任何人的。
  
  这一刻,万般负面情绪压上心头,一种难以言喻的自我厌恶的厌世情绪蔓延开来。
  
  噗通,噗通。
  
  心脏剧烈跳动,就像打鼓一般越来越快。
  
  “慕兮,你干什么!”朝凰戒里的墨千歌被惊醒,吓了一跳。
  
  叶慕兮竟然自己硬生生地抽取凤魂……
  
  一股古老澎湃的气息,从她的眉心一点点溢出来……
  
  “嗡嗡嗡……”
  
  凤魂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将叶慕兮包裹。
  
  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了。
  
  但是——
  
  下一刻,越来越多的凤魂之力涌入叶慕兮的身体里,一股玄之又玄的神文不自觉的浮现……
  
  “铮!”
  
  叶慕兮仿佛听到了一丝清鸣。“酒儿,这是我们凤凰族的王之玉玺,你父君寿元将近,我凤凰一族是时候挑选新的帝王。你是神女,伏羲琴的宿主,就是命定的凤凰族之主。这枚玉玺,由你继承。”一个雍容的妇人,将一枚凤凰玉玺递
  
  给她。
  
  那玉玺通体晶莹,紫玉贵气,上雕一个凤凰,下刻一枚神秘古老的图腾。
  
  玉玺通灵,凰酒儿的视线落在它的身上,它立即散发出莹莹光辉,像是在和她打招呼。
  
  “对不起,母后。我无法担当帝王重任。我已经决定,今生今世,不论神君在哪,我就在哪。他是我生存的意义。”凰酒儿的视线只是轻轻扫过玉玺,望着那妇人语气坚决,“还请母后另择继承人吧。”
  
  “酒儿,你跟着神君已经近一万年。他却未曾多看你一眼,你何必如此执迷不悟。你不回凤凰族,也不想续命了吗?”
  
  “当然想。我看了他一万年,还没有看够。但若命尽于此,那就让我看到一万年的最后一天。还请母后,成全!”
  
  那枚无数人垂涎欲滴的凤凰玉玺,就这么被她推开了。
  
  叶慕兮的眉心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同一时间,那封魔井里沉睡的凤凰玉玺突然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它,被唤醒了!
  
  “嗤嗤嗤……”
  
  光芒渐渐散去,叶慕兮刷地一下睁开眼睛,看向北方。
  
  她看到了。
  
  封魔井里的凤凰玉玺。
  
  没想到她强制取出凤魂,意外引起凤魂的保护,竟然找到了凤凰玉玺的位置。
  
  找到了!
  
  “慕兮你可算醒了?你刚怎么想不开自杀啊?”墨千歌一脸后怕。跟了这位随时找死的宿主,他心脏都不好了。
  
  叶慕兮回过神,扯了扯唇角,“没事,刚才一时情绪激动。就算要还凤魂,也得办完这件事。”
  
  “你别想不开,南宫凛不是要下去找凤凰玉玺吗?他没要你交出凤魂,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得了……”
  
  “他倒是什么都没跟我说,是怕我不自在吧。”叶慕兮收拾好了情绪,向着大殿走去。
  
  殿内的南宫凛正在摆着一盘棋局。
  
  这人,明明没了在凡间的记忆,但自从觉醒了对棋艺的熟悉感之后,他常常摆一盘棋局,恢复了在凡间的习惯。
  
  偶尔冷不丁看他一眼,和凡间时候一模一样。
  
  “嗯?”南宫凛注意到她的视线,抬眸看她。
  
  叶慕兮就在他对面坐下,拎起一枚白子,落入棋盘。南宫凛也落一子,你来我往,叶慕兮看着他,仿佛这一年多的跌跌撞撞,都不存在,只是某个下午他们对弈之时,她打了个盹,醒来,他们还在下棋。
  
  平局。
  
  一如既往。
  
  “今天这么好兴致?”南宫凛挑眉。
  
  叶慕兮随手收着棋子,“嗯……我刚感应到了凤凰玉玺,锁定了封魔井的位置,值得高兴一下。”
  
  南宫凛整个人都僵住了,就这么直直看着她。
  
  “怎么了?”叶慕兮不解问道。
  
  停顿了很久。南宫凛的脸色恢复一如既往的淡然,“嗯,确实值得高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