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566章 我等你,接我回家

第1566章 我等你,接我回家

话音刚落,君天烈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魔君的身后,就在魔君回头时,直接将一枚金色的长翎,插在了他的后心窝。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机的把握,恰到好处。
  
  那金翎顿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仿佛化尸水,瞬间将魔君的后心窝腐蚀出一个大窟窿,心脏处的血肉骨骼全部消失,只剩下一颗核桃大小漆黑的魔心,散发着暗黑色的光辉,将金翎的光芒挡了回去。
  
  “噗!”
  
  魔君喷出一口鲜血,当即重残。他肉身遭此重创,也就幸亏魔心强悍,不然当场就死了。
  
  那金翎是什么……
  
  竟然如此恐怖。
  
  魔君忌惮地扫了金翎一眼,恶狠狠瞪着两人,但他也知道正魔本就不两立,他要是有机会,也绝不会手软。
  
  “我知道你魔种和魇牙都想要。”君天烈望着他,扬起一抹得意自傲的蔑笑,“但不好意思,我们也都想要,还想顺便捅你两刀。”
  
  杀魔君很难,但重创他,对明年的三千年之战,也有很大好处。
  
  魔君捂着胸口,这次伤的太重,他连魔气都调不起来,栽了。
  
  但是,釜底抽薪的,也不止君天烈。“君天烈,算你厉害,魔种和魇牙,归你了。但这一局,还是我赢了。你们是不是以为没了九幽界,控制上古神器,也能赢我?”魔君冷笑一声,“别做梦了,神器,我一个都不会留给你们。本君早知道你会
  
  安排人守在埋伏地点,就等我的人和神器宿主打个两败俱伤再去捡便宜,但是,本君不会给你当渔翁的机会。”
  
  君天烈脸色一凝,故作轻松道,“你以为你那些至尊,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未免太小瞧神器宿主。”
  
  “本君可从没敢小瞧他们,而是用款待帝君的礼数招待他们。”魔君狞笑一声,身体渐渐化为一团魔气,消散在了天地间,只留下一句猖狂的宣战:
  
  “一年后,域外战场,你们死定了。”
  
  天羽帝立即在四面八方布下结界。但是下一刻,还是失去了他的气息。
  
  魔君跑了。
  
  他们交手十几万年,自然也清楚,同为帝君级别的高手,一方逃跑,另一方根本留不下。
  
  这也是正常。
  
  魇牙还在和那宝盒对抗。魔族第一圣器,没那么容易被收服。
  
  “天羽兄,帮我一把。”君天烈指着魇牙道。
  
  天羽帝扯了扯唇角,“魔器你又用不了,收它干什么?”
  
  “将它封印,以免落入魔族手中。听他刚才所言,神器宿主们可能出事了,我们得尽快赶过去。”君天烈脸色多了一丝凝重。
  
  天羽帝皱了皱眉,视线落在穆北陵身上,“那他呢?”
  
  此时穆北陵已经陷入暴走,死死攥着魇牙,想要将其抽离。
  
  但是魇牙却被宝盒里的特殊力量吸住,局面一时胶着。穆北陵没有管他们这边的战况,或者说他现在已经对外界的一切,浑然不觉,只是不顾一切想要抽走魇牙。
  
  “灭了。”君天烈毫不犹豫说道。
  
  天羽帝迟疑了片刻,“留下他,也许魔族能内讧,不然我们少了一个九幽界,明年的域外之战也许……”
  
  “这不是当初九幽帝的论调吗?天羽兄这是认可了他当初的判断,觉得我们之前追杀魔种都做错了?”君天烈反问。
  
  天羽帝立即改了口风,“本君怎么会做错。你要杀就杀,你那个金翎……是什么?”“凤凰族的神翎。我以前探访伏羲山遗迹得到,只是凤凰族的神物,非凤凰族不可用,所以一直让它明珠蒙尘。”君天烈看着手中的金翎,眼神有几分怀念,话锋一转,“后来我家小辈觉醒血脉,才教了我凤
  
  凰族的口诀操控它。”
  
  君天烈身为人族帝君,收集了很多遗迹里的宝物,只是如同古妖玉决,那些宝物都只对特定的人有用。
  
  一般人就算得到凤凰金翎也没用,根本无法发挥出它真正的作用。
  
  凤凰金翎是天地间第一只凤凰陨落之后,留下的遗物,拥有强大的净化之力。除了上古十大神器,没有几件神器能和它相提并论,在凤凰族,和凤凰玉玺一样珍贵。
  
  不过它更是一件武器,历代帝君所持之物。
  
  凰莲蓉就曾经以此为武器,陪她战斗过。现在重新拾回,也让她觉得无比贴心。
  
  这么强大的宝物,也唯有凤凰族历代王者知道使用方法。
  
  不过那是凤凰族的秘辛,一般人都不清楚,用来糊弄外行,这个借口足够了。
  
  天羽帝也没怀疑,他对上古之事,知之甚少。
  
  “动手吧。灭了魔种,我和你联手,封印魇牙。”天羽帝说道。
  
  君天烈点头,手中的金翎嗖地一下射入穆北陵的胸膛。
  
  耀眼的金光闪烁。
  
  和魔君的遭遇一样,金翎的净化,瞬间就将穆北陵的胸前腐蚀了一个大窟窿,露出了里面的黑色魔心。
  
  “北陵!”
  
  凌宜娴的虚影从魇牙里跳了下来,伸手便要拔出金翎。但她如今乃是魇牙之灵,魔灵之体,手指刚碰上金翎便被腐蚀成透明。
  
  “住手!”穆北陵立即喝止。
  
  这种一种如同被化尸水溶解的痛处,直接灼烧灵魂。但凌宜娴咬牙,换了一只手,握住那金翎,狠狠地拔了出来,“你快走!”
  
  “砰!”
  
  金翎从穆北陵的身体里掉落,但凌宜娴的大半个身子,被净化成了虚无。
  
  一半透明,一半凝实。
  
  看起来十分虚幻。
  
  她没有流一滴血,但那痛楚,却不亚于血流成河。
  
  “娴儿,我不会和你分开!”穆北陵依旧紧紧攥着刀柄。
  
  但凌宜娴却只是冲着他笑了笑,用最后的魔力,一点灵光落在他的眉心。
  
  “我等你,接我回家。北陵,以前你等我醒来,等了那么久。这一次就换我等你……”凌宜娴看着她,努力抿起嘴角扯起一抹笑容,“这样才公平,对不对……”
  
  灵光落在他的眉心,穆北陵的身影渐渐变成一团魔气,消散在了天地间。
  
  和魔君一模一样的消失手段。
  
  他还没有晋升帝君,所以无法像魔君一样,使出这一招。但借助魇牙之力却可以。
  
  他随时都可以借魇牙逃命,但他没有。
  
  因为她被困在了这里,他想带她一起走。否则,不如两个人都死在这里。
  
  可是凌宜娴不能连累他。
  
  直到他渐渐消失,她眼角那滴泪,这才滑落下来。
  
  北陵,我愿意等你很久很久。只是我不敢告诉你,我没这个机会了。
  
  魇牙之灵,最终化为透明,星星点点消失在天地间……魇牙也瞬间失去了所有光辉,变成一柄黯淡无光的凡铁,被封在了宝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