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644章 魇牙里苏醒的灵魂

第1644章 魇牙里苏醒的灵魂

魇牙依旧没有任何反应。Ww.la
  
  他第一次养灵之时,还以为很快就能等到她苏醒。但日复一日,玉不离也渐渐明白,魇牙之灵所遭受的重创,没那么简单。
  
  也许再过百万年,他依旧等不到她醒来。
  
  好在他是天禁神玉,就是命长。
  
  玉不离一如既往养灵之时,突然魇牙之上亮起一抹灵光。很浅很浅的一抹灵光,但确实是活生生的灵魂。
  
  灵魂!
  
  她的灵魂!
  
  玉不离脸色一变,握住魇牙的手更用力了。鲜血滋滋而落,但是……
  
  这一丝灵魂之力实在太弱,虚弱的仅仅只有一丝感觉,根本无法凝聚成灵体。
  
  玉不离想了想,突然将手伸入了自己的胸膛。
  
  噗!
  
  琉璃一般的玉手穿透血肉,顿时散落一地鲜血淋漓。
  
  没一会儿,他就从自己的胸膛里掏出来一块玉。
  
  那玉不过手指大小粗细,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这是玉不离从自己的本体里扯出来的一块。他是玉,不是人,就算少了一截,也不会死,只是折损本源之力而已。
  
  他的手指泛起淡淡的玉光,以指为刀,瞬间就将那玉雕刻成了一个女子的模样。
  
  凌宜娴的模样。
  
  一模一样。
  
  她自从和魇牙合二为一之后,本就没有*,是依附于魇牙而存在的器灵。
  
  但神玉养灵。
  
  他以自己的玉,却能为她造就一具暂时栖息的躯体。
  
  “引灵入玉!”玉不离的食指点在魇牙之上,那一抹灵光在他的指引之下,顺利地落入玉人之中。
  
  她受此重创,灵魂残破的只剩下这一缕了吗?
  
  玉不离十分心疼。但没办法,他在魇牙之中再感受不到其他的灵魂气息。
  
  看来这一抹灵光,就是她最后剩下的东西。
  
  灵光落入玉人之上后,玉不离再次掐起一个神诀,“化身!”
  
  瞬间,那小小的一截玉人,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女子。真正的仙肌玉骨,婉婉动人。
  
  和凌宜娴一模一样。
  
  “你回来了!”玉不离满目惊喜。
  
  那眉目温婉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眼神一片空洞,“你是谁?”
  
  “我是玉不离,你忘记了吗?在秘境里面我们曾经见过!”玉不离连忙说道。
  
  她蹙眉思索了一下未果,抬眸看他,“那我是谁?”
  
  “你是……”玉不离正要回答,突然反应过来。她不是没有想起自己,而是……
  
  神魂不全,缺失了记忆。
  
  “你是我的未婚妻。”玉不离脑海中灵光一闪,几乎就在瞬间,编造了一个完美的谎言,“天烈帝君将魇牙交给我封印,在封印过程中,魇牙暴动,你被魇牙所伤,灵魂被吸了进去……”
  
  “虽然你*被毁,但我用神玉为你重铸了*,又唤醒你的一缕灵魂,只是你神魂不全,所以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不过没关系,那不重要,你还活着就好。”
  
  神玉女子听的一头雾水。什么魇牙,什么*?那她现在算什么,是人是鬼?
  
  还有……
  
  未婚夫?
  
  眼前这个人吗?
  
  可是却给自己一种很陌生的感觉。
  
  “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可能没听懂我的意思。你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担心,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会保护你。”玉不离望着她,诚恳说道。
  
  神玉女子的眸光微微闪动,点点头,“我知道了。那……我叫什么?”
  
  “月牙儿。”玉不离看着她,这一模一样的容颜,他又想起那时候,他询问她的芳名。
  
  她说,在我们那个地方,女子若是许人,要冠夫姓。
  
  所以她是穆凌氏。
  
  那低垂的眉眼里,满是动人的娇羞。
  
  这个名字,他一点都不喜欢。从今以后这世上都不会再有穆凌氏,只有他的月牙儿。
  
  “月牙儿?”神玉女子微愣,念着这个十分陌生的名字,缓缓点头。
  
  ……
  
  天羽界。
  
  天羽帝逃回来后,就立即闭关。和死人脸当了几万年的对手,一直胜负未分。没想到对方先自己一步,突破了帝君的层次。
  
  他很明白,除非他也突破帝君,否则他压根不是南宫凛的对手。
  
  但这数万年他都未曾突破,哪有那么容易。
  
  半妖。
  
  他只是半妖。
  
  天羽帝看着自己手中的妖帝玉玺,眸光一片深沉。传闻妖帝玉玺是妖帝传承的一部分,能助任何一个妖族修炼,但是他占据玉玺几万年,却未从这玉玺里得到丝毫好处。
  
  就因为自己是半妖,血脉得不到承认吗?
  
  哪怕他自己炼出妖灵,血脉,还是并非真正的妖族。
  
  可恶。
  
  天羽帝盯着玉玺,想起南宫凛已经突破,气闷地将它摔在地上。玉玺自然无恙,安静地滚到了角落。
  
  也就在此时,天羽帝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状。
  
  帝君境界,冥冥之中会有天人感应。
  
  他掐指一算,只见茫茫星空之中,属于他的那颗帝星旁边,突然亮起了另外一颗……
  
  帝星。
  
  寂无咎?
  
  不是。
  
  这不是他。
  
  这颗帝星一出现,他的帝星便一闪一闪,交相辉映。这种星象,数万年前曾经出现过,叫做双子帝星。
  
  这颗帝星,代表的另一个人。
  
  但不可能。
  
  她早已经陨落数万年,不可能……
  
  天羽帝的眼睛,死死盯着双子帝星,没有移开。
  
  天羽界的另一处,金银花二人组正在藏书阁里翻阅。
  
  “初代魔尊的年代,对应的是数万年前,血魔这家伙肯定是在胡说八道。数万年前的事怎么查证,那时候我家老祖都还没出生吧。”羽明雀扒拉着尘封的卷宗,满肚子怨气。
  
  金银花轻笑,安慰道,“反正现在域外之战结束,不忙战事,帮他查一查也行。不然他天天黏在你鞋底,做什么都不方便。”
  
  血魔说他喝过孔雀血,年份应该是在初代魔尊。他是初代魔尊那个年代诞生的血魔,他活的太久,又是魔,记忆乱七八糟。
  
  “而且我也觉得他很奇怪。这么多魔族,他是唯一一个能与我族血脉气息相融的魔。”金银花说道,“说不准真的和前辈们有什么瓜葛。”
  
  “银花,你还信他胡说八道啊?”羽明雀哼了一声,“关键是数万年前要是真的有一支孔雀,那可是轰动我们整个天羽界的大事,怎么也会记载在册,就像本姑娘一样。”
  
  金银花说道,“所以假设他没有说谎,真的有一只孔雀,又没有被天羽族宗卷记载,那这就是一个非同一般的秘密了。”“你这神神叨叨……说的我都有点兴趣了。继续查吧。”羽明雀应了一声,突然感觉脚底一阵滚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