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715章 我没觉得你是拖累

第1715章 我没觉得你是拖累

小÷说◎网】,♂小÷说◎网】,
  
  “你……怎么来了……”羽明雀艰难问道。她现在被电的全身发麻,舌头也是麻痹的,说话都不利索。
  
  暮沉楼头也没回,冷静说道,“立即恢复疗伤,撕了这个鬼网!”
  
  “你加入,会被抹杀!不动手起码只用死一个人……”羽明雀话音未落,又是一道雷光亮起。
  
  “噼里啪啦!”
  
  暮沉楼被电的摇摇欲坠,这雷光比起刚才电羽明雀,果然强了十倍不止。
  
  他的双手,也在瞬间,血肉模糊。
  
  “赶紧恢复,本帝还不想跟你陪葬。”暮沉楼闷哼了一声,说道。
  
  羽明雀一边将一枚妖丹塞入嘴里,一边说道,“不想跟我陪葬,那你进来干什么?”
  
  “我来捡尸。没想到你还没死。”暮沉楼微微偏头,回头冲着她扯了扯唇角,“现在已经跳进来没办法,就指望着你带我出去了。”
  
  羽明雀突然无言以对。
  
  她有没有死,他当然看得出来……
  
  只是这家伙的性格,真是傲娇别扭啊!这种时候还不肯承认……
  
  但她心底为什么就莫名地有点开心呢。
  
  ……
  
  第十关,。
  
  金银花浑身血肉淋漓,疼的呼吸都在颤抖,但是她死死咬牙,不肯闭上眼睛。
  
  祁少衍说过,他不会给她收尸。
  
  一旦不敌,他会出手。
  
  所以,她连一声疼,也没敢叫出来,就怕他突然出手,连累他一起。
  
  但这,本就是它们禽族的克星,她生受这天雷之痛,已经忍耐到到了极致……
  
  试炼十关,哪有那么好过。
  
  死在这里的上古天才,从来都不少。
  
  而今,也不会缺她金银花一个。
  
  还是不行吗?
  
  还是要连累他吗?
  
  不想!不要!不可以!
  
  金银花的眼眸里,一簇簇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
  
  仿佛某种蜕变,悄然而生。
  
  但她还需要时间……
  
  ,不会给她时间。
  
  “轰隆隆!”
  
  一道又一道的天雷劈下,她似乎闻到自己翅膀烤焦的味道,再一击,肉身也要焦糊了。
  
  没来得及。
  
  “轰隆隆!”
  
  天雷落下,一把折扇落在了她的头顶,自动变了形状,扇面犹如一个小尖帽儿帐篷一般,将她圈入其中,保护。
  
  他轻飘飘地落在了她的旁边,手中捧着一枚看似普通的石头。
  
  “轰隆隆!”
  
  的雷,全部被石头吸引,落在了他的身上。
  
  引灵石。
  
  雷光,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多出了一个陌生的气息,试炼之门自动判定闯关者失败,所以直接开启抹杀模式。
  
  伤害倍增。
  
  祁少衍没到帝君境界,和金银花如今晋升后的至尊,境界相当。
  
  但这伤害,却是十倍。
  
  他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这疼痛,深入骨髓,根本无法忍!
  
  他一个大男人也差点被电的鬼哭狼嚎。
  
  虽然金银花刚才承受的比他弱一些,但被雷劈了这么久,她这么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竟然一声都不吭。
  
  是因为自己之前说的那句话吧?
  
  “这么疼……”祁少衍微微低下头,看着脚边的女子,扯起唇角,“你都不知道疼吗?”
  
  如果早知道是这么疼,他也不会等到这一刻才进来了。
  
  金银花一看见他,眼眶就红了,“对不起,我还是……拖累你了。”
  
  “我没觉得是拖累。”祁少衍收回视线,背对着她站着,就犹如一座沉稳的山,挡在了她的前面,“抓紧时间恢复。最后一关,我和你一起闯。”
  
  抹杀已经开启,要么两个人一起过关,要么一起死。
  
  金银花眼眸里的金色火焰,再次燃烧起来……
  
  “噼里啪啦!”
  
  天雷不断劈在祁少衍身上,鲜血淋漓,触目惊心。金银花想要专心恢复,但是她此时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看着祁少衍的伤,心底非常焦急,无法平静。
  
  自己拖累了他,自己没用,自己一无是处……
  
  她眼眸中,那金色的火焰,泛起了红色的血光。
  
  祁少衍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金银花刚才在进行一种蜕变,蜕变本就是人心最脆弱的时刻,最容易被心魔侵扰。
  
  而她现在已经一只脚踏入走火入魔的边缘,焦急暴虐愤怒悲伤自卑等种种负面情绪,他在旁边都感受到了。
  
  可想而知,此时金银花对自己是何等厌弃。
  
  一旦心魔占据上风,轻则重残白痴,重则直接反噬而亡。
  
  “银花。”
  
  金银花恍恍惚惚,眼中的金色火焰,已经逐渐被血红色覆盖,似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银花!”祁少衍直接走到她的面前,修长如玉的手掌,因为被雷电所伤,焦黑而血肉模糊。
  
  但是刚刚碰到她的脸。
  
  那双眸失神的小女子,顿时,清醒了。
  
  他的气息。
  
  他的味道。
  
  金乌族有一个特点,嗅觉灵敏,而且能记住一个气息很久很久,藏在心底,十分深刻。
  
  深刻到在她受心魔影响之际,闻到他的气息,也乍然清醒。
  
  “对不起!”金银花的眼眸恢复清明,那金色火焰在她瞳孔之中流转,但距离蜕变,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她恨自己的弱小和无能,恨自己到最后一刻,不论多么努力,还是他的累赘。
  
  “我知道。”祁少衍似乎一眼就看透了她在想什么。
  
  小女子的心思,对于他来说,一目了然。
  
  连猜都不需要猜,全部在这懊恼的眼神里写满了。
  
  “我刚才说过了,你不是累赘。”他顿了顿,那温柔的眼眸,似乎漾起阳光一般,“如果你没听懂,我再解释一下。保护你,我很高兴。陪你闯关,我很高兴。一起死在这里……”
  
  “我也很高兴。”
  
  ……
  
  初见是在天羽的秘境试炼。
  
  他是被人族彰显两族友谊,派去保护她的护卫。她是天羽帝族的小公主,有着几分小聪明和乖巧。但到底是被宠大的小姑娘,不知人间险恶。
  
  被食人蚁包围,又被寒九霄丢下,一个人慌了神地哭喊。
  
  他赶过去,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金色长裙的小公主,被独自遗弃在铺天盖地的蚁潮之中,清丽的小脸上满是惊恐和绝望,眼泪簌簌。他连想都没想,冲进去将她抱起来,又冲了出来。